您现在的位置: 金沙城娱乐中心手机版 >> 学子天空 >> 半梅文学社 >> 正文
返回列表   发布于:2019-9-23    点击数:
吊兰

小时候,家里养着一盆吊兰,郁郁葱葱的,翠绿的叶片上镶着一道道金边,一朵朵小白花旺盛地开着。母亲似乎格外不喜欢这盆吊兰,经常不给它浇水。但它依旧茂盛,丝毫不受影响。

母亲对我,也是十分的严格。依稀记得小时候,她总是逼着我上各种我不愿意上的兴趣班:钢琴,书法一样不落。练琴的苦,是常人无法体会的。有时,会为了背一张谱子,从白天谈到黑夜。一旁的吊兰,努力生长着,不因叶片缺水而耷拉着,而是依旧生机勃勃。我想,我和吊兰一样,受着母亲的约束,痛苦而无法脱身。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间,已是十年。在这十年的光阴中,吊兰依旧郁郁葱葱着,好似从未变过,让人恍如隔世。而我,已不是童年稚嫩的模样,变得成熟了。而对于音乐的聆听与感受,似乎比常人更加优异。家里的植物,不停地变换着,从上个月的多肉到下个月的绿萝,唯有那一盆吊兰依然茂盛着,傲立群雄。我似乎明白了母亲的用心,那曾让我与吊兰痛苦的约束如今竟显得淡然,温暖起来了。

上了初中,便觉得小时候被逼着学的那些东西竟有了用武之地。从开幕式表演到钢琴独奏,从《梦中的婚礼》到《克罗地亚狂想曲》,无不信手拈来。我渐渐理解了母亲的用心。

回想童年时光,曾羡慕伙伴们自由自在地玩耍,而我却独自在钢琴旁苦着累着。如今看来,却要感谢母亲的坚持与约束,让我多才多艺,让我的生活充实而幸福。

身旁的吊兰开了花,米白色的,小小的,却有着“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的韧劲,我想吊兰是幸福的,因为那曾经痛苦的约束换来了它如今的郁郁葱葱。

 

                           (引导老师:张春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 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省扬州市梅岭中学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44255号 技术支撑:海晨科技

    苏公网安备 32109202000109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