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利亚多利德历史之旅:真正穿越时光的旅行

  漂亮的马–强壮的驴

维利纳宫(VillenaPalace)非常值得参观,它是巴利亚多利德宫庭式建筑中最美丽的典范,也是国家雕塑博物馆(NationalMuseumofSculpture)的总部。博物馆前身是卡洛斯一世国王身为王子时的宫邸,富丽堂皇的正门立面是早期银匠式风格的典型,这种风格因颇似首饰匠人的手艺而得名,装饰纹样极尽繁复华丽。馆内珍藏有许多13世纪至18世纪期间美仑美奂的雕塑精品和绘画作品,大部分出自杰出雕塑家之手,如:师从文艺复兴大师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的阿隆索·贝鲁格特(AlonsodeBerruguete)、胡安•德•胡尼(JuandeJuni)、格雷戈里奥•费尔南德斯、费利佩•维格尔尼(FelipeVigarny)、迭戈•德•圣劳埃(DiegodeSiloé)、胡安•马丁内斯•蒙塔内斯(JuanMartínezMontañés)和阿隆索•卡诺(AlonsoCano),其中最负盛名的是表现主义风格和巴洛克自然主义的作品,具有哥特-弗拉芒风格﹑西班牙-弗拉芒风格及文艺复兴风格的作品也极具魅力。博物馆藏品均在圣格雷戈里奥学院(SaintGregoryCollege)展览,15世纪末期起它被誉为建筑界的一颗明珠。您还可以在太阳之家、圣贝尼托长老教堂(ChurchofSaintBenitotheAncient)和当代艺术复制品的收藏中心欣赏这些作品。

图片 1  但是,奥尔登堡不仅是一个动物的城市,而且也是一个历史和文化的城市:最著名的历史人物是安东?君特伯爵,十七世纪初他在这里执政。今天人们还可以在奥尔登堡内城的
“安东?君特伯爵之家”红色的砖墙正面找到被画在那上面的骄傲的伯爵,戴着白色的卷曲假发骑在他最喜欢的名叫“仙鹤”的白色高头大马上。此外,伯爵也每年一次亲自“大驾光临”,在小市场游行队伍的最前面穿过人群。

图片 2
巴利亚多利德 索里利亚故居博物馆

  伯爵和宫殿

图片 3
巴利亚多利德 维利纳宫

  丰富的、部分作品令人震惊的艺术家豪尔斯特严森则具有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魅力。这位不仅画画,而且也写作的多方面天才逝世于1995年。有人甚至把他的作品与西班牙的戈雅相提并论。“画你自己,然后上帝画你”,严森曾经这样写道。这个城市的著名儿子留下了两万张素描和三千张版画作品。他生于汉堡,长在奥尔登堡,选择了这个城市作为定居的地方。奥尔登堡市也把他选为“自己的艺术家”。在奥尔登堡,严森的作品无处不在。他的印刷品悬挂在每一个广告商店里、咖啡馆里、公共场所里并装饰着无数客厅。

巴利亚多利德大教堂(CatedraldeValladolid)建于16世纪,教区博物馆(MuseumoftheDiocese)内珍藏着一幅非常珍贵的祭坛画和一个圣体龛。

  一个奥尔登堡的艺术家

旅途始于圣克鲁斯宫(SantaCruzPalace),它由红衣主教(CardinalMendoza)建于15世纪,最初是以哥特式风格建造,但后来朝着文艺复兴风格转变,18世纪时又增加了些新古典元素。建议您参观宫殿内3层楼高的半圆拱形庭院;小教堂内放置着杰出雕塑家格雷戈里奥•费尔南德斯(GregorioFernández)的作品《克里斯多德拉鲁》;图书馆内珍藏有许多佳作,包括著名的《ElBeatodeValcavado》插画手稿,以及阿尔贝托•西蒙尼斯-阿雷利亚诺•阿朗索基金会(AlbertoJiménez-ArellanoAlonsoFoundation)的精选集。另外,巴利亚多利德大学博物馆就位于宫殿前的RectorTejerina建筑内。

  奥尔登堡人有两种最喜爱的动物——马和强壮的驴。即使这里大街上的情况还远远不能和北京相比:自行车也还是不能从城市图像上抹去的。人们在横过马路的时候必须注意自行车的情况已经多于注意汽车了。荷兰的自行车在这里特别受欢迎,人们常常坐在有点坚硬的坐垫上舒适地迎风骑车。在奥尔登堡,骑着自行车几乎可以舒舒服服地到达任何地方。在引进自行车以前,城市面貌主要是马的印记。奥尔登堡过去是、现在仍然以养马著称。马市场上的纪念碑使人回忆起奥尔登堡饲养并出售的昂贵的马。为了不使马市场上的石头骏马感到无聊,多年来就有无数兔子在它的脚下跳来跳去。它们占据了那个交通安全岛,有地下通道供它们通行,善良的市场商贩喂养它们,给市民提供了一种特别的娱乐形式。

索里利亚故居博物馆(ZorrillaHouse-Museum)是西班牙诗人何塞•索里利亚(JoséZorrilla)的出生地,馆内珍藏有许多他的个人物品、纪念品、家具和再现浪漫主义时代的内部装饰。

  150.000
奥尔登堡人也把一系列轶事归功于“他们的这位伯爵”,但都完全是实实在在的:在市中心立着他那黄色的带有文艺复兴装饰风格的宫殿,今天是一个博物馆。田园诗般的花园及其温室和从前的狩猎区“最老的树”都在城市的心脏,是伯爵历史的残余。但是,奥尔登堡的正式象征是拉潘,一座十五世纪的塔楼。除此之外,就是典型的北德风格的教堂,例如拉木贝尔蒂教堂和它的用红砖建造的又尖又细的塔楼。奥尔登堡就是这样一个使人感到亲切的小城,她也许有点像在沉睡,但却带有一份伯爵的魅力。

著名西班牙作家米格尔•德•塞万提斯(MigueldeCervantes)的铜像屹立在大学广场(UniversitySquare)上。巴利亚多利德大学(UniversidaddeValladolid)巴利亚多利德主校区的历史可追溯至18世纪,其主建筑是巴利亚多利德巴洛克式建筑最重要的典范。

图片 4
巴利亚多利德 圣克鲁斯宫

图片 5
巴利亚多利德 圣保罗教堂

图片 6
巴利亚多利德 大学广场

图片 7
巴利亚多利德 皇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