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首次发掘明代土洞式佛窟遗址

洞窟立面分布图

  K2、K3、K6为小型龛式窟,保存状况较差,从残存后壁可以看出上部皆呈拱形,后两窟内发现有石质造像龛、圆雕石造像、泥质塑像头部、石供器等共计10件遗物。K3底部原本铺石板,放置有5件石刻、1件泥塑。其中,造像龛3件,造像表面均覆泥塑形,2件背后尚可见题刻,有“天宝”纪年;圆雕造像1件,为圆雕倚坐弥勒像,袒露左臂,右手残,左手拂膝,背后为水平粗凿痕,跣足踏莲,“V”形莲枝,造像表面残存少量覆泥,像高68厘米;背屏式造像1件,为带尖拱形背屏的佛像头部,颈部残断处有圆孔。K6位于最西侧,其中发现造像碑3件,石供器(残)1件。造像碑样式同K3,其中1件背后也可见“天宝”纪年题刻。

  遗址内最大的一座洞窟处于中部,平面呈向右倾斜的矩形,后部开龛。龛顶为尖拱形,龛后部高台上塑三佛并坐。前部中南部东、西两壁绘有大幅壁画。此外,根据四件在原位的石柱础,推测原来窟内中南部有柱式结构。窟内佛龛与前部壁面上分布有数组出资人题名,均为家庭式的组合。龛内还发现有汉画像门扉1件、纪年石柱身1件、石兽墩1件、圆口石供器1件、石夯1件。

K5主尊地藏菩萨

  龛式窟保存状况较差,从残存后壁可以看出上部皆呈拱形,后两窟内发现有石质造像龛、圆雕石造像、泥质塑像头部、石供器等共计10件遗物。其中,造像表面覆泥塑形,部分背后尚可见题刻,有“天宝”纪年。

K4画像石门扉 K4纪年石柱

     中新社西安8月26日电
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了解到,该省首次发掘了一处明代土洞式佛窟遗址。遗址完整保存了明代中期造像、壁画、洞窟形制的原貌,具有十分重要的考古和文化遗产价值。

图片 1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该省绥德县满堂川镇修筑生产道路时发现的佛窟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清理出礼佛窟2座、龛式窟3座、僧房窟1座。洞窟均坐北面南,系开凿于黄土断崖上的土洞窟。

K4三维剖视图

  石窟所在地距黄河较近,处于陕西、山西、内蒙古三省交通的要道上,为研究明代中期这一地区的地理交通、佛教文化交流、氏族分布等都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K5三维剖视图

  专家表示,该类型的土洞式佛窟遗址还保存了礼佛窟和僧房窟的组合,在陕北乃至整个陕西地区都十分少见,加之掩埋较早,除局部破坏和坍塌之外,整体上完整保存了明代中期造像、壁画、洞窟形制的原貌,具有十分重要的考古和文化遗产价值。

图片 2

     (

  该类型的土洞式佛窟遗址还保存了礼佛窟和僧房窟的组合,在陕北乃至整个陕西地区都十分少见,加之掩埋较早,除局部破坏和坍塌之外,整体上完整保存了明代中期造像、壁画、洞窟形制的原貌,具有十分重要的考古和文化遗产价值。造像题材中,三佛、地藏菩萨和地狱变的组合在陕北地区明代佛教遗存中也具有明显的地域特色。石窟所在地距黄河较近,处于陕西、山西、内蒙三省交通的要道上,为研究明代中期这一地区的地理交通、佛教文化交流、氏族分布等都提供了宝贵的资料。(作者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此次发掘出土的遗物中,画像石门扉与绥德县藏1998年发掘的白家山张文卿墓(东汉永元十六年)石门图案为相同范本。造像龛与圆雕造像的时代根据造像风格与题记判断为唐代中期。石柱身、石供器上的纪年题刻可以推断其为明代中期。出土的陶盆、板瓦等也具有明代特征。

(图文转自:中国文物信息网)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田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