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com回到诸神的世界:夏鼐与古埃及孟图神庙

  
 夏鼐是中国考古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中国考古事业的主要指导者和组织者。除了将自己毕生精力投入到中国考古之外,他亦与另一个古老文明——埃及文明与埃及考古,结下了不解之缘。

夏鼐是中国考古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中国考古事业的主要指导者和组织者。除了将自己毕生精力投入到中国考古之外,他亦与另一个古老文明——埃及文明与埃及考古,结下了不解之缘。

  艾尔曼特:夏鼐的埃及考古之旅

艾尔曼特:夏鼐的埃及考古之旅

  夏鼐于1934年申请赴英留学,由本科的中国近代经济史改学考古学专业,并在伦敦大学师从著名的埃及学家格兰维尔学习埃及考古,1946年免答辩获得伦敦大学的埃及考古学博士学位。留学期间,夏鼐不仅学习了埃及及近东考古学、国外考古学理论与技术方法以及人类学等相关方面的知识,完成了令后人难以逾越的《古代埃及的串珠研究》,还先后参加了埃及艾尔曼特遗址(Armant)和巴勒斯坦杜韦尔遗址(Tell
Duweir)的考古发掘。

夏鼐于1934年申请赴英留学,由本科的中国近代经济史改学考古学专业,并在伦敦大学师从著名的埃及学家格兰维尔学习埃及考古,1946年免答辩获得伦敦大学的埃及考古学博士学位。留学期间,夏鼐不仅学习了埃及及近东考古学、国外考古学理论与技术方法以及人类学等相关方面的知识,完成了令后人难以逾越的《古代埃及的串珠研究》,还先后参加了埃及艾尔曼特遗址和巴勒斯坦杜韦尔遗址(Tell
Duweir)的考古发掘。

  1938年2月3日,夏鼐结束了在艾尔曼特遗址为期一个月的考古实习。次日,他又开启了一番考察,在当天的日记中他写道:

1938年2月3日,夏鼐结束了在艾尔曼特遗址为期一个月的考古实习。次日,他又开启了一番考察,在当天的日记中他写道:

  今日预备以整天的工夫专逛卡尔纳克……时已近11时,我要赴Temple of
Montu(孟图神庙),驴夫甚觉惊怪,谓为什么专找这些人家罕来的残石块参观,放着伟大的阿蒙神庙不去,因为坚持要去,没法子,他只好跟我来。绕道至Sandstone
Portal of Ptolemy
Evergetes(托勒密·奥厄葛提斯砂岩石门),门锁着不能进去,绕一个弯,经Gate of
Thutmose I(吐特摩斯一世之门),由南面进来,孟图神庙,Ptolematic Temple and
Small
Chapel(托勒密神庙和小教堂)都很残破荒凉,还不及穆特神庙湖光寺影,风景引人,放在阿蒙神庙之旁,自然罕有人来观光。(《夏鼐日记》卷二,1938年2月4日)

今日预备以整天的工夫专逛卡尔纳克……时已近11时,我要赴Temple of
Montu,驴夫甚觉惊怪,谓为什么专找这些人家罕来的残石块参观,放着伟大的阿蒙神庙不去,因为坚持要去,没法子,他只好跟我来。绕道至Sandstone
Portal of Ptolemy
Evergetes(托勒密·奥厄葛提斯砂岩石门),门锁着不能进去,绕一个弯,经Gate
of Thutmose I,由南面进来,孟图神庙,Ptolematic Temple and Small
Chapel(托勒密神庙和小教堂)都很残破荒凉,还不及穆特神庙湖光寺影,风景引人,放在阿蒙神庙之旁,自然罕有人来观光。(《夏鼐日记》卷二,1938年2月4日)

  日记中提到的“卡尔纳克”是现存世界上最大的古代神庙群,阿蒙神庙作为中心神庙,其布满铭文的多柱厅和墙壁上的浮雕蔚为壮观,历经千年沧桑,闻名遐迩。而当日,夏鼐却绕过了阿蒙神庙,径直去了相对偏僻的孟图神庙,令人颇感意外。这是否与孟图神在底比斯的崇拜、孟图神信仰与艾尔曼特遗址有关,日记中并未道出,也给我们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日记中提到的“卡尔纳克”是现存世界上最大的古代神庙群,阿蒙神庙作为中心神庙,其布满铭文的多柱厅和墙壁上的浮雕蔚为壮观,历经千年沧桑,闻名遐迩。而当日,夏鼐却绕过了阿蒙神庙,径直去了相对偏僻的孟图神庙,令人颇感意外。这是否与孟图神在底比斯的崇拜、孟图神信仰与艾尔曼特遗址有关,日记中并未道出,也给我们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孟图神:底比斯之主

孟图神:底比斯之主

  孟图神最早出现在古王国第6王朝(约公元前24世纪),北部萨卡拉遗址内的金字塔铭文中曾记载着孟图神的名字。同一时期,在南方底比斯墓葬中,出土了相关铭文“孟图神,艾尔曼特之主”,表明孟图神是埃及南部最古老、最重要的神明之一,是底比斯地区的主神。根据文献记载,艾尔曼特是孟图神信仰的起源地,又称“南方的赫利奥波利斯”。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位于埃及北部,是下埃及著名的太阳城,以崇拜太阳神拉而闻名。艾尔曼特与赫利奥波利斯并称为埃及南北两座太阳城。

孟图神最早出现在古王国第6王朝,北部萨卡拉遗址内的金字塔铭文中曾记载着孟图神的名字。同一时期,在南方底比斯墓葬中,出土了相关铭文“孟图神,艾尔曼特之主”,表明孟图神是埃及南部最古老、最重要的神明之一,是底比斯地区的主神。根据文献记载,艾尔曼特是孟图神信仰的起源地,又称“南方的赫利奥波利斯”。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位于埃及北部,是下埃及著名的太阳城,以崇拜太阳神拉而闻名。艾尔曼特与赫利奥波利斯并称为埃及南北两座太阳城。

  第11王朝时,来自底比斯的法老孟图霍特普二世率部族重新统一了上、下埃及,他的名字当中就包含孟图神。孟图神信仰在第11王朝时曾一度达到顶峰,这一时期的法老均以孟图神命名。自第12王朝起,太阳神阿蒙信仰逐渐发展,最终于第17王朝末期彻底取代孟图神,成为底比斯地区的主要信仰,进而成为全埃及所供奉的神明。尽管如此,孟图神在底比斯依然占据重要的地位,出土铭文中仍被称作“底比斯之主”。

第11王朝时,来自底比斯的法老孟图霍特普二世率部族重新统一了上、下埃及,他的名字当中就包含孟图神。孟图神信仰在第11王朝时曾一度达到顶峰,这一时期的法老均以孟图神命名。自第12王朝起,太阳神阿蒙信仰逐渐发展,最终于第17王朝末期彻底取代孟图神,成为底比斯地区的主要信仰,进而成为全埃及所供奉的神明。尽管如此,孟图神在底比斯依然占据重要的地位,出土铭文中仍被称作“底比斯之主”。

  古王国的孟图神与星辰相关,被视为天空中围绕着太阳神的天神之一。他常以人身鹰头的形象出现,头饰为两根羽毛和太阳圆盘,手执权杖,有时还佩戴象征王权的双蛇头冠。太阳神属性和创世神属性是孟图神信仰的本源。这使得孟图神在古代埃及泛神论的环境中有别于其他一般神明,在国家宗教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鹰头荷鲁斯”的形象也印证了其太阳神的属性。“圣牛”是孟图神的另一种形象。法国埃及学家罗格认为,在新王国之前的文献中从未提及过孟图神的战神属性,圣牛代表着孟图神所拥有的“繁育力”,而非后人所混淆的“战斗的公牛”。

古王国的孟图神与星辰相关,被视为天空中围绕着太阳神的天神之一。他常以人身鹰头的形象出现,头饰为两根羽毛和太阳圆盘,手执权杖,有时还佩戴象征王权的双蛇头冠。太阳神属性和创世神属性是孟图神信仰的本源。这使得孟图神在古代埃及泛神论的环境中有别于其他一般神明,在国家宗教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鹰头荷鲁斯”的形象也印证了其太阳神的属性。“圣牛”是孟图神的另一种形象。法国埃及学家罗格认为,在新王国之前的文献中从未提及过孟图神的战神属性,圣牛代表着孟图神所拥有的“繁育力”,而非后人所混淆的“战斗的公牛”。

  新王国时期,孟图神与太阳神拉和阿蒙神相结合,被称作阿蒙-拉-孟图。由于此时阿蒙信仰繁盛,孟图神最初所拥有的太阳神、创世神和圣牛代表的“繁育力”属性不再被提及,转而以战神、守护神的形象出现在此时的文献中。在古代埃及的后期,孟图神以圣牛布齐斯的形象在艾尔曼特继续接受供奉,直至罗马皇帝戴克里先时期(4世纪)。

新王国时期,孟图神与太阳神拉和阿蒙神相结合,被称作阿蒙-拉-孟图。由于此时阿蒙信仰繁盛,孟图神最初所拥有的太阳神、创世神和圣牛代表的“繁育力”属性不再被提及,转而以战神、守护神的形象出现在此时的文献中。在古代埃及的后期,孟图神以圣牛布齐斯的形象在艾尔曼特继续接受供奉,直至罗马皇帝戴克里先时期。

  孟图神庙:底比斯的庇护圣所

孟图神庙:底比斯的庇护圣所

  在底比斯地区,供奉孟图神的神庙遗址主要有四座:艾尔曼特、梅达姆德、陶德和卡尔纳克北部。它们分布在古城的四个方位,共同拱卫着底比斯,被考古学家称作“底比斯的庇护圣所”,法国埃及学家德里奥东称它们是“底比斯的精神守卫”。

在底比斯地区,供奉孟图神的神庙遗址主要有四座:艾尔曼特、梅达姆德、陶德和卡尔纳克北部。它们分布在古城的四个方位,共同拱卫着底比斯,被考古学家称作“底比斯的庇护圣所”,法国埃及学家德里奥东称它们是“底比斯的精神守卫”。

  艾尔曼特遗址
艾尔曼特遗址,古称赫尔蒙迪斯(Hermonthis),位于埃及南部名城卢克索西南约9公里处,行政区划隶属于基纳省。坐落于尼罗河西岸的艾尔曼特毗邻著名的国王谷,自古以来就是底比斯的陵墓区。考古发现表明,该地区拥有贯穿埃及史前时期至希腊罗马时期各阶段的墓葬遗存。中王国时期,法老为供奉底比斯主神孟图神在艾尔曼特建造了一座神庙,后王朝和托勒密时期的法老在原有基础上又加以修缮扩建。

艾尔曼特遗址
艾尔曼特遗址,古称赫尔蒙迪斯(Hermonthis),位于埃及南部名城卢克索西南约9公里处,行政区划隶属于基纳省。坐落于尼罗河西岸的艾尔曼特毗邻著名的国王谷,自古以来就是底比斯的陵墓区。考古发现表明,该地区拥有贯穿埃及史前时期至希腊罗马时期各阶段的墓葬遗存。中王国时期,法老为供奉底比斯主神孟图神在艾尔曼特建造了一座神庙,后王朝和托勒密时期的法老在原有基础上又加以修缮扩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