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的数学课

最近的一次周记中,即将迈入毕业班的陈媛子同学写了一首小诗:“老师,找个时间,还是那些人、那些座位,这次您可以拖堂……”叶老师给她打了五角星,“孩子希望老师拖堂,这样的表达出乎我的意料。她的进步很明显。”在此之前,陈媛子的作文中能让叶老师印象深刻的并不多。陈媛子笑道:“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思考这篇。”

这时候同学们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

一页班刊,就像一片熠熠生辉的星空,照亮了孩子们的写作之路。下一步,叶老师表示,会让孩子们参与班刊的校对、排版。“一整套流程经历下来,当他们拿到班刊时,成就感会更大。”

以前陈宥祯天天不交作业,不是说不记得数学作业是什么,就是忘带作业本。现在他每天都有交了,而且完成得很好。

第一笔稿费:金额虽小,却意义非凡

图片 1

图片 2

下课后,全办公室的老师跑来问我,你们四(2)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你打了?怎么全班哭得和鬼一样?全校都听见了。

令他印象尤为深刻的是,有位同学把“受尽折磨”的周记撰写经历描述出来:“妈妈催我写周记,我想了好久,没什么好写的。我一拍脑袋,计上心头,把这个过程写下来就算是周记吧。”

我说:我只是说,如果他们以后假如纪律再这么差,再吵再闹,我就不教他们了。

“当孩子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章登上精美的班刊时,那份溢于言表的激动,是再多的鼓励话语都无法带来的。”万泽宇同学的爸爸说,“《星空物语》在孩子的心中点起了自信的光亮。”

我会把我的名字交出去,我引咎辞职,你们知不知道,你们上课纪律不好,大吵大闹,我有一天有可能会离开你们的?

孩子留言:我们班是个出版社,人人都是小作家

周记一篇,题目:《周五的数学课》

不说稿费,单是刊登周记就足以令同学们激动不已了。每次拿回周记时,同学们都是既小心翼翼又迫不及待地翻开。如果页面上有“录用”标记,他们立马舒展眉头、喜笑颜开,甚至会催促家长连夜编辑成电子稿。

我接着说:但是你让我交出谁的名单?虽然有个别同学上课比较吵闹,但是每一个同学都是我们的伙伴,他们陪伴我们一起学习了那么多年,你们想让他们离开我们吗?

昔日的周末写照:抓耳挠腮写周记

于是我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一直看着他,我看到他坐立不安,我看到他的嘴唇真的因为干燥而有点开裂,我看到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汗水一滴滴地流,我看到他盯着别人有带水瓶的人喝水而吞口水。

叶老师告诉同学们,班里将要推出班刊《星空物语》,刊登优秀周记,作者可以拿到稿费作为奖励。

图片 3

孩子的眼中,一花一草、一饮一食都有着与成人眼中不同的风采。叶老师希望同学们能够学会观察、感受和记录生活,让周记成为创作,而非一想到就抓耳挠腮的任务。

陈志城以前也是不做作业,我以前只知道批评他,前天去他家家访我才知道,原来他家住得很偏僻,在山里,没有网络,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只有一个八十多岁的爷爷照顾他。与其说是爷爷照顾他,不如说是他照顾爷爷。你们作业不会做,有爸爸妈妈监督,可以问同学,但是却没人可以帮助他,他只能靠自己。所以我每天留他下来做作业,不会做的题目亲自教他,如果我没空不在,我就留多两个成绩好的同学辅导他,他现在也能考八十多分了,既然他爸爸不在他身边,那叶老师只能当他爸爸,管着他。

稿费数额不多,根据篇幅长短,2元至5元不等。但这却是许多孩子拿到的第一笔稿费,意义非同凡响。

我止住眼泪,继续说:但是你们的进步我都看在眼里,每一个人的进步我都看得见。

在杭州,很多孩子并不缺零花钱,但毕竟是自己挣得的稿费,“仪式感”一定要有。每个装稿费的信封,都由同学们精心“打造”,上面画着梳小辫的微笑女孩、素雅的牵牛花或萌萌的小熊。

图片 4

“他可能是熬了好久,实在没辙了,抑或是在向我表达某种无声的抗议吧。”叶老师默默问自己,“是不是可以变一变呢?让写周记也能成为一件有趣的事。”

所以,教导处让我交出五个上课调皮捣蛋的学生的名单,你让我怎么交!如果名单交出去了,他们说不定就要离开我们班了,我真的舍不得你们。

叶老师明显感觉到,同学们提高了对写作的自我要求,写作水平也在逐渐进步。“同学们对生活的观察和体悟更深了,文笔更灵动了,常常会有习作让我耳目一新。”

图片 5

“我们班是个出版社,人人都是小作家。”汪想同学在周记中写道。

我又说:学校召开了会议,对于我们四年级的纪律问题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从今天开始,如果还有个别同学严重影响课堂纪律,那么我们老师就必须把他的名字交出去,然后他就不能再留在我们班学习了。

语文老师叶建红把这项写作鼓励计划称为“梦想孵化器”。

为什么全校都能听到四(2)班的哭声,四(2)班一共62个学生,那一节课却哭了63个。

原来,五班的优秀周记可以登上班刊《星空物语》,小作者可以挣得稿费!双重鼓励之下,同学们纷纷爱上了写作,他们的巧思妙笔如同小星星一样闪亮。

或许是受我的感染,全班同学都哭了,小孩子的哭泣可没我那么温柔,他们发生嚎啕的哭声,眼泪如泉涌般喷出,整栋楼都回荡着他们的声音。

小学生们都有过写周记的经历,但是这位“老朋友”却不太讨喜。叶老师发现,许多同学都是“为了写周记而写周记”。

图片 6

家长和老师再也不用催孩子们写周记。每周一,袁子沁同学都会跑进办公室:“老师,周记批好了吗?”袁子沁并不是语文课代表,可是每篇周记都是他精雕细琢而成,所以他很关心。

图片 7

浙江在线5月2日讯(浙江在线见习记者
童健)
一提及写周记,许多孩子就要“头大”了。然而,在杭州行知小学五班,同学们写每一篇周记,都带着满满的创作热情,还会催着老师批改。

陈棋和汪磊,天天和同学打架,有一次因为打架被我教训,因为汪磊态度不端正,我说话狠了点,把他说哭了。然后他路上看到我,招呼也不打,直接无视我。陈棋路上看到我就掉头走,陈棋曾经在课上对我说脏话,你爸爸说我可以随便体罚打你,打断你的腿都没关系,但叶老师什么时候打过你,我宁可打自己都不舍得打你。其他人哭了我不惊讶,你们两个会哭,代表你们也原谅了叶老师,知道叶老师是为了你们好。

叶老师认为:“就像成年人‘不服老’一样,孩子们也总是‘不服小’。当他们能通过劳动创造出经济价值时,就是觉得自己很伟大的时候。”

我说:你可以忍耐一下吗?现在开着大会,全部人都安静听,不能离开,除非你问班主任,班主任同意了,你可以去拿水喝。

小学生写周记可以挣稿费!班上老师说这是梦想孵化器

最后还是想说一句,能来到这所学校真好。

《星空物语》已推出了11期。如今,在同学们看来,周记不仅是作业、任务,更是有趣的创作。

陈棋和我说:叶老师,我口渴,我可以去喝水吗?

稿费从何而来?原来,叶老师提前和家长们沟通过,并获得支持。家委会专门设立了“《星空物语》稿费基金”。

陈棋看着那杯水明显一楞,接过水杯喝了起来,说了一句:谢谢老师。

叶老师记性不好,我足足花了差不多三个月才终于认清楚了你们每一个人,不管你们多不喜欢叶老师,多恨叶老师,但叶老师还是狠喜欢你们每一个同学,我很庆幸上天给我教到你们班。

我听了以后,眼泪控制不住得掉下来,不停地点点头,嘴里不停得重复道:改,我一定改,我可以改,让我继续教他们,我一定会改的。

我先看着他们,一动不动,一声不吭,持续了3分钟,可能是全班同学发现我的异样,渐渐得安静下来。

图片 8

陈棋听了,也不说话,就是一副哀怨的眼神看着我。

接下来他终于安分了。

都不是,而是,被人遗忘的时候。

我看同学们都安静下来了,于是开口说话:你们知道吗?如果你们的纪律还是这么乱,下个礼拜,可能就会有同学永远离开我们了。

甚至有家长联名去找了校长和教育局,就为了不要让我离开。

如果真的要交名单,非得要交名单,我只能在名单上写上三个字:叶菁华。

你们知道叶老师为什么那么喜欢给你们讲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故事吗?因为我想让你们记住叶老师。记住一个故事就记住了一个老师,我真的很害怕有一天你们都把我忘了,就像我从来没教过你们,有一天,在路上擦肩而过,形同陌路。

班主任肖老师给四(2)班的孩子布置了这个周末的作业:

图片 9

我无奈地说:肚子痛要上厕所,那是没办法的事,但是口渴是可以忍耐的,叶老师也口渴,但是不能因为一点点难受就克制不住,想怎样就怎样。

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下午,我刮了胡子,洗了个头,穿了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去给孩子们监考,全部学生都被我惊艳了,纷纷问我:叶老师,为什么穿得那么帅?

图片 10

哀兵必胜,每一个学生都是一边擦眼泪一边考试的,试卷我还没改,但我知道这次成绩绝对不会差,而且会是最好的一次。

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如此的不可或缺。

于是我悄悄地离开操场,去办公室,用一次性水杯,装了一杯凉水,用手拿在背后,慢慢的,一步步的,偷偷地回到操场,走到他身边,塞到他手里,在他耳边说:给,喝了吧,别让其他同学看到。

有一些同学上课严重影响其他同学的学习,导致上课效率低下,大部分同学受到影响,没办法更好得接收知识,所以导致他们这半个学期来,成绩退步很大,和隔壁平行班相差了10多个点的平均值,这是非常严重的情况,引起了学校的高度关注。所以学校采取紧急措施,必须狠抓纪律,哪怕不上课,也要把纪律整顿过来,不然孩子们就毁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