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哈尔滨: 39

  罗世诚自今年寒假期间参加了共青团以后,夜里经常有活动。开学的时候,他和另外两个进步同学把行李搬进学生宿舍,占了一间三个人住的小房间。主要是为了夜里活动方便。一中学生宿舍的条件在哈尔滨三所公立中学里是首屈一指的,有人编成顺口溜说:“进学堂,把书念,一中是旅馆,二中是饭店,三中干眼馋……”

  罗世诚壮烈牺牲的情况,王一民一点也不知道。他非常想念这心爱的学生,一心想要搭救他出狱。第二天他很早就到学校里来了,想找到玉旨一郎,请他实现昨天的诺言,设法领自己去探监。

  一中的宿舍小房间多,而且都是单人铁床,没有木板铺,也没有向空间发展的吊铺。有的房间只住三四个学生,收拾得再干净点,就真像旅馆了。在伪满洲国的招牌刚挂出来那几年,学生生活还没有像后来那样法西斯化,还带点自由主义的色彩。住宿舍也是自由结合,讲先来后到,谁来早了谁占好房间。

  玉旨一郎整个上午都没有到学校里来。中午,下课铃响了,王一民刚要去吃午饭,校役老冯跑来了,说玉旨副校长给他打来电话,请他到校长室里去接。

  罗世诚他们三个占的房间不但好,而且靠一头,很清静。他们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红漆地板擦得溜明锃亮,床单浆洗得板板整整,墙上还挂了一张建国体操的挂图,两把网球拍子,一张课程表。

  王一民快步向校长室走去。

  在刚刚开学那一段时间里,他们这间宿舍还常常受到褒奖,舍监老师对他们很放心,从来也没到这房间里查过寝。不久,训育主任丁秃爪子的手伸到住宿学生这边来了。于是对寄宿生管得越来越紧,规矩也越来越严了。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必须就寝熄灯,发现有擅自夜不归寝的人,第一次是叫到合监老师屋里训斥一顿;第二次是将名字写到学校大楼前边的揭示板上;第三次是在全校师生大会上宣布记过一次。记过三次就要开除。所以闹得学生都很紧张,轻易不敢违犯这规矩。有那半夜回来的学生,也都得像窃贼一样,跳院墙,钻窗户,脱下鞋子光着脚,一点响动不敢出地爬到床上去。

  老校长孔庆繁不在屋里,训育主任丁于正站在校长那大写字台前翻看文稿。一见王一民进来了,他立刻笑容满面地迎上前来,那股热乎劲是王一民从来没有见过的。他伸着秃爪子说:“王先生,还没吃午饭吧?”

  这情形被丁秃爪子发现了,他忽然搬到学校来住,到夜晚,就像阴魂一样出现在熄灯后的学生宿舍内外,经常埋伏在黑漆漆的角落里,亲自扑上去抓那跳墙钻窗的学生。有时他还偷偷地摸到那没有归宿的学生床上,钻进那为打掩护而虚设的被窝里,像僵尸一样直卧不动。一直等到那学生拎着鞋,跷着脚,自以为人不知鬼不觉地摸到床前,想要往被窝里钻的时候,他才腾一下跳起来。这阴损的招数吓坏了青年学生,他却从中得到乐趣。人世上的坏人从来都是从别人的痛苦中来寻求乐趣的。纵火犯在烈焰飞腾中欢喜若狂!强奸犯在啼哭号叫中寻欢作乐。有些惯窃所以至死不改,就是因为当他心跳着把手伸进别人衣兜里,掏出大把钱来的时候,他会因这强烈的刺激而得到无限的快乐。丁于的损招激起了住宿学生的愤恨,更妨碍了罗世诚他们的活动。当他们三个研究对付办法的时候,肖光义竟帮他们谋划出一个将计就计,以毒攻毒的办法,罗世诚他们高兴地依计而行了。

  王一民没有和他寒暄,直望着撂在写字台上的电话耳机说,“有我的电话!”

  在一个有星无月的夜晚,快到就寝的时候,预先隐藏在宿舍楼前的罗世诚,看见丁秃爪子从正楼门内溜出来,躲在门廊前的大柱子后面,向操场上窥视着。罗世诚看准了以后,便哈着腰顺着墙根向校门外边溜,他故意让自己的脚踢在一个破铁盒子上,当地响了一声,然后又故意蹲下身子潜伏了一会儿,才又继续向外溜,等溜到校门前的时候,他三步变成两步地跑出去了。;

  “对,玉旨副校长找王先生说话。”

  学校大门上的门灯得熄灯铃声响了以后才关灭,这时还明晃晃地亮着。罗世诚那大个子的特征又很明显,所以丁于一眼就认出来了。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等熄灯铃响过半个小时以后,就悄悄地摸到罗世诚的宿舍门前,伏身在门上听,他听到里面发出轻微的鼾声,还有咬牙的吱吱声,于是他就像个惯偷一样,轻轻地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地溜进屋,伏身在地下窥视着屋里的床铺。见一张床上没有任何动静,便轻轻地往那张床前挪,手扒着床沿,神长脖子往床上看,伸出那只残存着三个指头的右手,试探着往被头部分按,再顺着被头往下摸,当认定床上的确没人时,便不出一点声响地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一切准备停当,就等着抓人了。可这时,他的眼皮打起架来,经过这一阵紧张地折腾,怎能不疲倦呢。他闭上了眼睛……

  王一民点点头,走到写字台前拿起耳机,刚说了一声“喂”,耳机里立刻传来玉旨一郎的声音:“是王一民老师吗?”

  大约又过了一会儿,正当他迷迷糊糊要睡过去的时候,猛然觉得盖在他身上的棉被鼓起来了,还没等他睁开眼睛,棉被呼一下子蒙在他头上。他觉出不对,刚抬手要掀被,胳膊被按住了;刚伸腿要蹬被,大腿又被压住了;刚一挺腰,肚子上又好像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肠子挤得生疼。他忍不住哎哟上了。

  “是我。

  这时只听有人喊叫着:“宿舍里钻进贼来了!来抓贼呀!来呀!”

  “我是玉旨一郎,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你身旁有没有别人?”

  接着就听地板通通直响,大概有很多人跑来了,喊声也连成了一片:“使劲按住!别放跑了!”

  “有。”王一民看了丁于一眼说,“丁主任在这里。

  “快去报告舍监老师!”

  “你请他先出去一下。

  “给派出所挂电话!”

  “好。”王一民抬起头望着丁于,还没等他张口,精灵的丁于便一边往后退着一边说:“好,不打搅了,你说话,你说话……”

  “丁训育主任,丁老师也在学校呢!”

  丁于退出门外,轻轻地关严了门。

  “对,把丁老师请来!”

  王一民侧棱着耳朵听了听,门外静悄悄的,没有听见了于离开的脚步声。他知道了于这人行动鬼祟,可能在门外偷听;又估计玉旨一郎八成是通知他探监的事,即或不是,自己也要提出这要求,这些都是不宜于让了于知道的。想到这里,他便放下耳机,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前,猛一推门,门被撞得呕卿一声,他忙探头向外一看,只见了于正手捂着脑袋往门后缩,那副无地自容的狼狈相,真是难画难描。王一民一皱眉说:“丁主任,您要是想听的话就请进来,我可以告诉副校长……”

  丁秃爪子在大被里连着急带上火,又问得喘不上气来,已经憋出了一身汗。这时忙直着嗓子喊道:“哎!我就是你们的丁老师!快放开我!”

  “不,不。”丁于的猴脸红得像猴腚,他忙摆着秃手爪子说,“王先生不要误会,我是怕有别人进来打搅你和副校长说话,所以才在这……这里守护,对,在这守护。

  外面有人喊:“哎,听着,被窝里的贼说话了!”

  王一民冷冷地说:“不敢劳驾。;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好,我就走,我就走。

  于是丁秃爪子只好拼力再喊一遍:“我就是丁于,丁主任,快放开我!”

  丁于一转身,贴着墙边溜走了。

  外边嗡嗡上了,嗡嗡之声形成了争论。有人说:“别听他瞎说,哪能是丁老师呢,老师还能钻学生被窝。”

  王一民退回屋里,随手插上屋门,又去拿起耳机说:“让您久等了。”

  有人说:“怎么不能钻呢,这又不是女生的。”

  “怎么回事?丁主任不愿意走吗?”

  有人说:“女生的他也钻过呀,他在师专时候就干过那埋汰事!”

  “不,他走了。可是躲在门外听……”

  有人说:“他八成把咱们学生当成开相公窑子的啦。”

  “可恶!这个一脸猴相的丁秃爪子!”这个日本副校长竟叫起丁于的外号来了,可见这外号是如何深入人心了。

  有人说:“对,秃爪子啥事都能干出来呀!”

  王一民没有再说什么。

  有人说:“快别瞎说了,我看不能是丁老师,一定是冒充的。”

  耳机里又传来玉旨一郎的声音:“好了,我们谈正事吧。这事对你这位和学生有深厚感情的老师来说,可能是很不幸的。”

  这时有一个人挑高了嗓子喊道:“我看这样好不?让他把右手伸出来给咱们看看吧,是不是丁老师一看手就明白了!”

  王一民的心猛往下一沉,忙问道:“什么事?”

  这个有趣的提议立刻换来了满堂好:“好哇!让他把右手伸出来!快伸出来呀!”

  “你的学生罗世诚已经不在了。”

  丁秃爪子平常最怕人提他的手,更不愿意让人看他的右手。这时一听这话忙要把右手往身底下藏,但是被人按得紧紧的,一动也动不得,正在他无计可施的时候,从被窝外面探进来两三只手,像几把铁钩子一样搭住了他的右胳臂,一使劲,整个胳臂都被拽出去了。

  “什么?”王一民只觉头顶轰地一热,耳机几乎掉在桌上。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忙又问了一句:“您说什么?”

  屋里登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罗世诚不在了,他于昨天死去了!”

  随着笑声只听人们喊道:“好大个秃爪子呀!是丁老师呀!”

  王一民几乎失声地惊叫起来,他忙控制一下自己的感情,让那夺眶而出的泪水默默地滴在写字台上。他声音有些发颤地说道:“您,您能告诉我他是怎么……不在的吗?”

  “哎,同学们别走哇!让了老师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这个……不便再说了。因为你昨天表示要和他见一面,我也答应了,所以今天才告诉你。他的死现在警方还在封锁消息,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我最近一两天也不能到学校去了。好了,再见吧。”

  “快松开他吧!”

  王一民直觉头昏耳鸣,没有听清对方后面的话。他还想问一下罗世诚的遗体在什么地方,忙又对着电话耳机喊了两声,却没有反响,耳机里传来嗡嗡的响声,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这时丁秃爪子只觉得胳臂、腿、肚子等器官都同时一阵轻松。他忙手足并用,猛一使劲,棉被呼一下被抛到一旁去了,他腾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由于空气骤然一变,加上蹦的又急,他只觉头发沉,眼发晕,身子晃了几晃,扑通一声跌坐在地板上了,汗珠子像大雨点子一样滚下来,学生们又是一阵大笑。

  王一民放下耳机,泪水不住地往下流。他急忙克制了一下自己,掏出手绢儿把脸上和写字台上的泪水擦净。

  丁秃爪子忙稳了稳心神,用手一摩挲脑门子,又往地下一甩,汗水甩落在地下。他手一扶铁床,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他再定睛一看,寝室里电灯通亮,身旁和床前已经没一个人了,人都挤在门前边和那两张床顶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穿着背心、裤权,个别也有光着膀子的,看样子都是现从床上爬起来的。人很多,表情可都差不多,都是张着大嘴看着他笑,但笑和笑也有差异,这里边有开心的笑,也有讽刺的笑,嘲弄的笑,解恨的笑,挑逗的笑。丁秃爪子面对着这些笑脸,气不打一处来,他知道今天自己是被学生当活宝给耍笑了,使自己丢尽了人,出尽了丑,堂堂的训育主任竟吃了这么个亏,这还了得!他越想越气,不由得大喝了一声:“笑什么?说!谁是领头的!给我站出来!”

  操场上传来学生的喊声、嬉笑声。他走到窗前向外看,篮球场、网球场上奔跑着生龙活虎般的年轻人。球场外,一群学生分成两伙在抢篮球。院墙下,三三两两的学生在漫步闲谈。在众多的学生中,他发现在一棵高大的钻天杨下站着矮小的肖光义,他正仰头往天边上看着。他在看什么?想什么?是不是也在望眼欲穿地想着那亲爱的同学和战友?幻想他能从天边上飞回来?肖光义呀!你怎知道,我们永远也见不着那熟悉的高大身影了!肖光义呀,我怎么把这撕裂人心的消息告诉你?

  没人吱声,没人站出来,有人还在笑。

  王一民离开窗前,一转身,瞥见了墙上高悬的博仪戴着白手套、拄着洋刀的大照片,他的目光不由得停在那上边了。他好像又看见那镜框里的玻璃被打得七裂八瓣,照片被分割得支离破碎,溥仪的两只眼睛被挖掉了,脸上出现了两个大窟窿……他仿佛又看见,罗世诚站在一旁,眼睛兴奋得直放光,高兴得嘴都闭不上……

  “‘枯拉’!‘巴嘎’!”丁秃爪子气极了,竟骂了两句日本话。他喘了一口粗气继续喊道,“是谁领头喊抓贼的?是谁拿大被蒙我脑袋的?是谁出损招要看我的这个……是谁?站出来!”

  王一民眼睛里又噙满了泪水。

  仍然没有人动弹,笑的人又多起来。

  走廊里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笑闹声,是一群学生跑过去了。

  这时丁秃爪子忽然看见一个大个子站在人群后边,也在看着他笑,是那种最刺激他的笑——挑逗的笑。他不由得气往上撞。他甚至有点后悔,怎么早没发现这个罪魁祸首,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很显然,这一切都是他领头整的!这个混账学生,今天决不能轻饶了他!于是他使力气大吼了一声:“罗世诚!站出来!”

  王一民忙又振作了一下精神。他忽然想到了罗世诚的家,他家里一定还不知道这不幸的消息。自己既然知道了他家的地址,又取得了替官方寻找他家的权利,为什么不去一次呢?这个念头一起来,便遏制不住了。他立刻从校长室走出来,找到了于,向他请假。他没有做详细说明,只说临时发生一件事情,要出去一下。丁于立即点头答应了,而且还像心领神会似的微笑着说:“王先生有事尽管出去办,今天办不完明天还可以接着办,我马上找人替你代课。”说完又神秘地笑了笑。

  罗世诚几乎一点也没犹疑地从人后面挤出来了,他脸上还挂着那种笑容,看样子是满不在乎。更使丁秃爪子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也穿着背心、裤衩,也好像是才从床上爬起来的。丁秃爪子眨了眨眼睛,忽然想明白了,用手一指罗世诚说:“啊!把衣裳脱了,也想假装成才从床上爬起来的。说!你出去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夜不归宿?”

  王一民明白他这笑的含意。但是王一民没有说什么,他乐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只要对工作有利就行。

  他话音才住,罗世诚立刻说道:“报告老师,学生从来不会假装,更没有夜不归宿。就寝铃还没响学生就躺在床上了,这有同屋同学可以证明。”

  王一民离开了学校,没顾得上吃中饭,就往花园街住处走去。他想先找到李汉超,汇报一下情况,取得领导的同意,然后再去罗家。

  站在床上的两个学生齐声说:“对,我们三个同时躺下的。”

  王一民拐进街口,就看见石玉芳正领着小超在门口玩。小超一看见他,就招着小手叫叔叔。只三天时间,小超就喜欢上他这王叔叔了。

  站在门口的一个学生说:“我看见了,我来给罗世诚送书,见他脱衣服躺下了,那时候就寝铃刚响过,熄灯铃还没响。”

  王一民赶过去抱起小超连连亲了两口,问道:“叔叔扎不扎?”

  接着又有好几个学生为罗世诚作证,喊声连成一片。

  小超笑着喊:“叔叔没胡子,不扎。”

  “住口!”丁秃爪子气得脖筋都蹦起来了,他指着罗世诚喊道,‘我亲眼看见你溜出学校大门的,你贴着宿舍楼的墙根往出溜,行动鬼祟,举止慌张……“

  王一民笑了。压在心上的乌云让小超天真的话语冲破了一条缝。他忙问石玉芳:“大哥回来没有?”

  丁秃爪子的话还没说完,罗世诚就问道:“请问了老师,那是什么时候?就寝铃响了没有?”

  “十点多钟回来的。”石玉芳左右看了看,又压低声音说,“在屋里忙着写什么呢,我怕小超闹,就领她出来了。”

  “还没有,可是快响了。”

463.com,  “好,我找他有事情,大嫂领小超在这玩吧。”

  “没响就允许我出去呀!”罗世诚这时对着同学们说道,“不错,就寝前我是出去了一次。我这几天泻肚,拉得肚子发空,跑到学校对面小铺买了两个面包,一来一去五分钟都没有用了。”

  石玉芳会意地点点头。

  “对,他是出去买面包来的,还给我一个呢,”站在床上的学生一哈腰,从枕头底下掏出半个面包来。

  王一民又亲了亲小超,才把小超放在地下,转身进了院门。

  罗世诚又接着说:“这事小铺掌柜的可以证明,请丁老师去调查。”

  王一民走进屋门的时候,见李汉超正伏身在写字台上看报。大概他没看清走进院里的是什么人,听见有人来,就把正写的东西收起来了。

  “调查什么?”丁秃爪子一挥手说,“买面包是光明正大的事,可你为什么行动那么鬼祟?”

  李汉超回过头来,看见进来的是王一民,便点点头说:“我正想找你呢。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你先坐下。”

  “请问老师,我是怎么鬼祟的?”

  王一民一看李汉超那郑重的样子,知道他要说的是一件不寻常的事,便先将自己要汇报的事儿压下,坐下听李汉超的。

  “你哈着腰往前跑,整出个响动还蹲下……”

  李汉超把椅子向前挪了挪,手按在王一民膝盖上,声音低沉地说:“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听了不要难过……”

  “报告老师,我闹肚子呀,肚子疼,我是捂着肚子跑的,跑着跑着疼了,就得蹲下。这怎么能说是鬼祟呢?”

  李汉超刚说到这儿,王一民马上意识到他要说的是什么事儿了,便问道:“你要告诉我的是罗世诚牺牲的消息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