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贸易合法化,对大象是福音还是灾难?

  我们来到了一处岩石丛生的路上,驾驶我们的陆虎直达山顶去见两个肯尼亚野生动物服役站(Kenya
Wildlife
Service)的军人。我们加入他们是为了一起做一次防猎杀巡逻,他们都配有枪支并且有权力击毙猎杀者。和两个不讲英文的军人在密林中攀爬真是一段让人身心交疲的经历,没过多长时间我们就发现了要寻找的东西。

但其他人则争辩说,必须保留1989年的禁令才能保护大象,特别是眼下,大象偷猎再次上升到了灾难性级别。2014年8月19日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的一项研究显示,从2010年到2012年,已有十万头大象惨遭屠杀。他们认为,象牙贸易的合法化,只会促使象牙需求进一步增长。

  狼说新语:非洲是一片充满神秘色彩的大陆,同时它又被战乱,饥荒和贫困所萦绕。本文作者是一位探险家,他带我们浮光掠影般的了解了东非的一些风土人情,但对于整个非洲来说这只能算是管中窥豹。值得一提的倒是他那辆路虎卫士,在整个行程中最大限度的展示了它卓越的越野性能,从中也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叹——路虎的确是一款适合跋山涉水的好车。

这是野生动物保护界最富争议的话题之一:象牙贸易应该合法化吗?

  肯尼亚山上的青绿植被让我们误以为来到了阿尔卑斯山。在这段旅途中,我们又结识了两个新的成员,其中一个来自永葆青春慈善机构(Youth
for Conservation),另外一个叫Susie Weeks,一个在肯尼亚山信托基金会(Mount
Kenya
Trust)工作的白种肯尼亚人。Weeks给我们看了几样在山上发现的极为恐怖的诱捕工具,有一些极为残忍,令人毛骨悚然。

一个支持贸易的“另类”

根据班奈特的说法,自然保护团体关于贸易的争论正变得“越来越一边倒地”反对贸易。但仍然有人表达了支持贸易的立场。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非洲象专家小组的(AfESG)成员之一丹尼尔·斯泰尔斯(Daniel
Stiles)生活在肯尼亚,他长期研究亚洲和非洲的象牙贸易市场。这一组织向CITES提供了科学信息。

斯泰尔斯表示,他的看法未必反映非洲象专家小组的观点,他还承认,因为支持象牙贸易的立场,他现在被认为是个“另类”。

463.com,斯泰尔斯认为,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经常错误地提倡反对可控的原料象牙贸易,因为这些组织都是由“只研究大象,不了解贸易系统如何运作的动物学家或科学家”组成的。

他补充说:“他们不懂基本的经济供求原理。一种稀缺、高价的资源需求高涨时,你所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切断供应。这会使商品价值飙升。在象牙这个例子中,大象为此受到了灾难性的打击。”

斯泰尔斯接受的是人类学训练,他支持对象牙成品的国际禁令,但他也主张与中国进行有限制的合法原料象牙贸易。(他同时相信,一些国家的国内象牙市场应该彻底关闭,比如泰国)

他认为,中国的原料象牙市场与成品象牙市场是不同的:它们拥有不同的买家,不同的贸易链,以及不同的需求驱动因素。

对于成品象牙,斯泰尔斯认为:“买家就是消费者,他们处在贸易链的末端,出于美学、文化或社会声望的需求购买象牙,将象牙作为礼物赠送。”

他说,问题在于,中国的大多数成品象牙都“很有可能来自偷猎的大象,而且,东南亚几乎所有的成品象牙都是非法的。”

根据斯泰尔斯的观点,成功的合法贸易意味着消费者购买的成品象牙来源合法。

在斯泰尔斯看来,成功的合法原料象牙贸易是这样的:象牙来自受严密监管的非洲象牙库存。库存中的象牙来自自然死亡、或被当作“问题动物”射杀的大象(他反对扑杀野生大象以增加象牙库存)。象牙会直接送到中国买家的手中。

象牙不会以一次性销售的途径来到中国(据他表示,上一次拍卖“引起了真正的混乱”),而是“通过年度或半年一次的拍卖,我认为如果每年向中国供应50吨合法象牙,偷猎率将会骤降。”

他也相信,旺盛的象牙供应会消除象牙投机,他认为,正是这些象牙投机者促使了自2007年来不断增长的偷猎行为。

463.com 111月11日,江西省森林公安局历时一年多终于破获特大象牙非法制售案。缴获象牙制品600余公斤,案值约2200万元。图片来源:jxnews.com

“自从2008年,CITES关停了一切获取新的合法象牙的机会以来,象牙价格飙升得非常厉害,以至于投机者们开始囤积象牙,以期日后出售,赚取高额利润。他们是在假设,市场上将不再出现合法象牙,而象牙将会越来越稀缺(由于偷猎和销毁库存),这将会驱使象牙价格进一步上升。我相信投机者是自2007年8月以来偷猎不断增加的原因。”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斯泰尔斯总结道:“我不同意关闭中国市场的唯一原因是:在中国,一个大规模的完善黑市还在运转。所以,如果实行禁令,它不会对黑市有任何影响,甚至可能会让它越做越大。”

布莱恩·克里斯蒂(Bryan
Christy)是2012年10月发表于《国家地理》杂志的《象牙崇拜》一文的作者,他回应称:“这正是2008年允许向中国和日本出售象牙时所采用的论据。但2008年销售并没有促成一个井然有序的国际象牙市场,而是导致了史无前例的大象杀戮。”

在中国,一家政府批准的象牙经销商通过他的商店走私了超过7吨象牙,他在2014年被定罪。克里斯蒂引用了这个案例,来否定合法和非法象牙市场不会混合的观点。

 “象牙是一种可替代商品,”克里斯蒂说,“想象一下吧,你能说‘这堆可卡因是合法的——而那堆却不是’么?”

  马萨伊村的东道主Joseph
Lendiy很渴望能尽快让我们看到当地农民在几天前发现的一只公象的尸体。我们发现它躺在一条沟壑的旁边,左肩上扎着一杆长矛,象牙已经被人取走了,但是身体的其他部分依然完整无缺。“在日本和中国,象牙仍然是身份和地位的一种象征,”
Lendiy解释道,“猎杀大象已经在1989年被禁止了,但是猎杀仍然继续着。我们的长矛始终比不上猎杀者的直升飞机和枪支。”

首要的问题是,“一旦非法象牙进入了合法贸易范围,执法人员就很难或根本不可能分清哪些象牙是合法的,哪些象牙又是不合法的”。

  如果拒绝食物的话会是对主人的一种不敬,所以我尽力的咀嚼嘴里的食物,同时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有关于非洲东部地区偷猎故事不寻常的开始。我到坦桑尼亚来是追寻自由生育基金会(Born
Free
Foundation)的足迹的,这一慈善组织一直为保护非洲的野生动物而工作。驾驶着一辆陆虎卫士越野车,我们从马萨伊大草原北部边缘的乞力马扎罗山一直到达了肯尼亚山的顶点,并在这个旅程中去了解非法的猎杀行为对许多非洲的珍稀物种形成了怎样的威胁。

要清理遍布全球各国的象牙贸易网络中存在的腐败问题,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从目前的偷猎情况看来,非洲象已经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马萨伊村村民的确是为这些恐怖的猎杀场景震惊了。虽然他们要依靠这些牲畜来维持生活和基本收入,但他们的确被那样肆虐的屠杀感到惊慌失措。他们拥有的是令人着魔并极具争议的古老文化。在我们返回村子后,我们被带去亲眼目睹了一个节日。年轻的马萨伊人穿着当地的服装,脸上涂满了各种颜色的油彩。他们大声的唱着当地的音乐,所有的人在一起跳舞。看来是一个非常快乐、振奋、并感性的场景,但是他们却是在庆祝一个非法的事情。我们目睹的是女性割礼的庆祝仪式。

为何贪污贿赂如此猖獗?班奈特表示:“腐败出现有两个原因:官员的低薪,和掌握大量资金的犯罪网络。这真是个糟糕的组合。”

  摆脱贫穷在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很多时候我们都能经过一些很小的金属屋子,上面都写着“拆除”的字样,但是很显然的,屋子里面都是有人居住的。“这里的贫穷状况比十年前还要差,”Kiiru说,“在这里没有中产阶级,所以没有所谓的社会等级之分,现在的年轻家庭也没有什么希望。”没有了希望,所以许多人都转去做了偷猎这一行。

从1989年起,这场争论就一直沉浮至今。当时,非洲正陷入偷猎狂潮之中,令数十万头大象惨遭屠戮——为此《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对象牙国际贸易投下了“禁止”票。

  在三节简单的生物知识课后,我们回到了卫士上并驾驶到了树丛中。陆虎在这里是一种最常用的车辆,并且看来和Tinga
Tinga的生活息息相关。四个马萨伊人跳进了车子后座,对于他们来说,这次驾驶过程也是一次不寻常的经历。这个村子距离主要交通干线有16公里远,只有少数幸运的人拥有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大部分人都是穿着用废旧摩托车轮胎制成的鞋子,靠步行出行。

463.com 22010年,在肯尼亚东察沃国家公园,一位野生动物管理员与象牙。2008年的一次性销售库存象牙后,死于偷猎者的大象数量巨幅增长。图片来源:nationalgeographic.com

  对于这里被剥夺了一切的人们,东部非洲的一些媒体也有对这里的贫困现象进行了报道。Kiiru也赞同这一点:“我们感激他们的工作,像生活救助(Live
Aid)这样的慈善机构会报道非洲地区的贫穷和无望,但是我们仍然在快乐的生活着——我们没有拥有太多东西,所以我们仅仅分享我们所拥有的。”

在一次采访中,班奈特表示她写这篇文章有两个原因:“偷猎大象的行为出现了巨幅增长,并且数据也显示了偷猎产生的巨大影响。此外,仍有国家还在提倡实行象牙交易的机制。”

  我们一步步的继续蹒跚前行,就是为了寻找一头被猎杀的水牛的残迹。它已经发臭并且腐烂了的头被扔在了森林里一处露营炉火的旁边。“猎杀者们很有可能在这里停下进食,”来自永葆青春慈善机构(YFC)的Peter
Muigai说。由于需要把这头水牛拉出森林,所以尽管很失望,但他们最后不得不放弃了努力。

她说,这些国家包括将于2016年举办下届CITES会议的南非,以及中国。班奈特的研究指出,全球非法象牙贸易自2007年以来已经翻了一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