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是传播中华文化最有效的路径

以我们的惯性思维,当强调“中华文化走向世界”时,自然会强调要努力让书法、茶道、京剧、剪纸、围棋等最能体现民族特性、也最具有不可替代性的元素,作为中华文化的杰出代表,先行一步“走向世界”。但有时效果却不如预期。由此引发学界反思:把对外文化传播之路限定在这般既定思维的框架中,会否存在一定的盲区?这也是中山大学博雅学院及英文系教授童庆生在日前于南京师范大学举行的“呈现与再现:中华文化走向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提请与会专家关注的话题。

图片 1

由此引申开去,中华文化走向世界面临哪些问题和挑战?跨文化交流中,我们怎样理解自身的文化传统,如何进行身份定位,又该如何应对世界对我们的“误读”?对诸如此类问题的探索与解答,或将打开不一样的视界。

现场签名。高婉汀 摄

提供想象现代生活和社会关系的思想资源,更值得向世界推介

人民网成都5月20日电
“成都近日举办的熊猫亚洲美食节,你会为外国友人推荐哪些地道四川美食呢?”“我会给外国友人推荐回锅肉,宫保鸡丁,麻婆豆腐等地道美食。”昨日下午,在四川师范大学学术报告厅,高校学子对话《鱼翅与花椒》的作者来自于英国美食作家,扶霞·邓洛普(Fuchsia
Dunlop)。这位四次获得烹饪餐饮界“奥斯卡”之称的詹姆斯·比尔德奖(James
Beard
Award)的资深美食吃货向在蓉大学生分享她书籍的创作经历以及外国人眼中的天府美食文化和生活美学。

以童庆生的理解,走“土特产”推销的道路没什么不可以,却忽略了文化中的一个重要涵义:它是现代人生活方式和形态的总和。由此观之,网络小说、电视连续剧等当代中国的流行艺术,思想界争论、文艺风格流变等当代知识思想形态,诸如此类无疑都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这些文化元素都具备现代的、非地方性的特点,也更能在当今全球化语境下,为人们提供想象现代生活和社会关系的思想资源,或许比以京剧为代表的中国传统艺术,更值得先行一步向世界推介。

“我第一次看到兔头,觉得很惊讶,真不敢吃!后来因为朋友的热情邀请不好拒绝而尝试,没想到成都的麻辣兔头原来那么好吃,吃了就根本停不下来。”伴随着扶霞·邓洛普幽默的中文分享,台下观众不时爆发掌声和欢呼声。在主题访谈中,扶霞·邓洛普女士向同学们分享了她与成都的深厚缘分。

这也就要求我们对中华文化有立足当代语境的理解。南京大学海外教育学院院长赵文书提出,当我们把“为父母洗脚”的集体演绎当作弘扬孝道的应有之义,又该如何向世界论证中华传统文化的合法性?“传统文化不一定都是精华,更不一定对今天仍然适用,当语境发生变迁,只有积极地对传统文化做出当代阐释,才能把其中真正优秀的文化内核传播给世界。”

上世纪90年代,原本只是出于对中国少数民族历史的学术热情,只身前往中国的英国女孩扶霞·邓洛普,在一次造访西藏的旅途中,途径四川成都,一餐豆瓣鱼、凉拌鸡和鱼香茄子便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带着青春独有的坦率和好奇,扶霞·邓洛普毅然踏上冒险旅程,一闯就是十年。从一位来自异国的”美食猎人“,蜕变成为了“伦敦久负盛名的中餐文化代言人”。

而放到中外文化交流语境中加以考量,传播中华文化仅仅靠我们自身的阐释是不够的,诚如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翻译研究所所长谢天振所言,我们有必要高度重视接受语境的特点,要照顾接受群体的阅读习惯和审美趣味。在他看来,这并非是对西方读者的“曲意奉迎”,也不能说是我们在中国文化对外译介中丧失话语权的表现。因为文化外译不同于对外宣传,它的重要性不在于去争什么“话语权”,而是要由此培育起国外读者对中国文化的兴趣和爱好。

《鱼翅与花椒》在她对成都美食的热爱和细心观察中诞生!这本地道成都味的书,它用轻松诙谐而又不失深度的语言描绘了这个英国女孩充满酸甜苦辣的川菜情缘。翻开这本书,除了让人垂涎欲滴的成都美食,还有老成都共同的记忆。后来虽然回到了英国,但扶霞·邓洛普并没有断了和成都的联系,她不仅写文章出书推广川菜,在英国广播公司专栏节目里,手把手教外国人做川菜,当起了“川菜推广大使”,现在对很多川菜菜名的官方翻译,也沿用了扶霞5本书里面的翻译方式。

也是在这个意义上,童庆生强调,我们有必要拓宽文化外译的受众群体。从目前的现状看,我们文化外译的受众主要是汉学家、东亚系师生和对中国有特殊兴趣的人。“这部分群体当然很重要,但他们毕竟是很小的一群人。我们传播对象的主体应该是那些和中国文化没有特殊关系,但是对人文学术、世界文学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感兴趣的学者、作家和一般读者。”由此,他建议学界通过选择有普遍意义、能够举一反三的话题,创造更多与这部分受众群体对话的机会。

在扶霞·邓洛普女士的精彩分享后,现场学生围绕“如何让”成都味”引领”世界味””国际美食之都”成都的包容性”“美食文明的向前发展需要坚持开放包容、互学互鉴”“如何更好的以传承天府文化、川菜文化为核心,推动整个川菜品牌的发展以及对外交流”“如何拓展美食外的视野,更好地读懂食物、读懂食客、读懂世界”等话题进行了互动交流。

要做到这一点,就有必要如《中华人文》副主编、翻译家乔什·施滕贝格强调的那样,尊重“外国读者”这一群体概念的内在差异性。“我们要认识到,适合被译成法文、日文的作品不一定适合被译成英文,中国国内对作家所谓一线、二线的区分,也不一定适用于具体译入国的读者,所以在中外文化交流中,有必要做到‘因地制宜’。”

谈到最近成都举办的熊猫亚洲美食节,扶霞·邓洛普表示,美食架起与世界沟通的桥梁,也让更多的外国友人了解成都的美食文化。“以前川菜在英国比较小众,现在越来越多的英国人喜欢吃中餐,特别爱上了川菜。”扶霞·邓洛普谈到,希望今后成都把美食节开到英国去,让更多的厨师,美食家能够到英国去展示地道的川菜!

在他看来,当谈论“中华文化走向世界”这样宏大的命题时,切记在具体推进过程则应是润物无声。作为江苏省昆剧院演出字幕的翻译者之一,他注意到,正因为有了英文字幕,才有更多的外国观众愿意走进剧院,了解昆曲艺术。“由此可见,文化传播不一定要大张旗鼓,也可以通过细节直抵人心,小小的一方英文字幕,就有可能成为外国观众打开中华文化的窗口。”

“听了分享会收获颇多,发现川菜有这么多独特的魅力,为生活在这样美食飘香的城市感到幸福。”
参加完该活动后,四川师范大学学生黄璐璐告诉记者,同时,也被作者热爱生活,善于钻研的优点深深感染,今后也要在生活的细节中善于发现美,创造美,享受美。”

如何应对偏见和误读,决定文化传播的成效

作为活动的主办方,成都市委宣传部纸鸢书院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结合熊猫亚洲美食节,让更多的学生了解四川的美食文化,搭建好高校文化交流平台,了解更多天府文化的魅力,城市发展信息传递给大学生,与他们一道助力成都建设高质量发展的城市。”

虽然如此,如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黄荭所言,跨文化交流仍然难以回避来自西方的“偏见”和“误读”,而如何应对这种“误读”,也将在某种程度上决定文化传播的成效。

纸鸢书院介绍——

以黄荭的观察,一直以来,国外出版商讨巧的做法,是给中国或华裔作家的作品贴上“中国”标签:陆文夫的《美食家》1982年译介到法国就成了《一个中国美食家的生活和激情》,陈凯歌的《少年凯歌》在1989年推出法语版,书名则成了《中国青春》。“这些书名无一例外,都是把‘中国’作为营销的看点。国外的出版商或西方读者,显然更希望看到一些表面化的、社会性的或者新闻性的作品。所以,在面对中国当代文学时,他们也更为关注那些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地域性的作家作品,而我们的作家就像鲁敏说的,依然希望写我们的内心、写永恒的主题、这种差异常常导致双方在跨文化交流中的自说自话。”

纸鸢书院是由中共成都市委宣传部直接策划指导成立的文化交流平台,是全国第一家“虚拟书院”,主要面向高校大学生为主的时代青年,持之以恒地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但我们或许不必对“误读”太过在意。在黄荭看来,从“误读”开始,先迎合外国读者的期待视野,或许是文化传播的必要技巧和策略。我们不妨针对具体国家读者的阅读期待,等激起他们的兴趣之后,再把我们期望他们阅读的内容推介出去,让他们在打破“误读”的过程中感受中华文化之美。“有理由相信,当外国读者真正感受到中华文化的丰富和多元,再回过头来看那些曾被贴以‘中国’标签的作家时,他们必将更关注作为个体的作家,而非作为复数的‘中国作家’。”

纸鸢即风筝,寓意追梦,纸鸢书院希望通过开展读书分享、思想交流、社会实践等系列精品主题活动,引导大学生发挥主观创造力实现自我价值和梦想追求,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