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晒收入的官员

以即便有官员主动晒收入,也是各种各样的前提因素使然,白居易是喜欢这种玩儿法,又比如诸葛亮,要表忠心。
《三国志·蜀书》载,在著名的《出师表》之外,诸葛亮还有过一次“自表后主”,其中说道:“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至於臣在外任,无别调度,随身衣食,悉仰於官,不别治生,以长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内有馀帛,外有赢财,以负陛下。”这种晒,未知其前因,然显见是在佐证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诺言。不过这个晒,充其量还只是半晒,晒了不动产,动产则只字未提。
当然,今人半晒尚且不得,更不能苛求古人,愚意旨在认为,这种晒与财产公开还不可等而论之。诸葛亮死后,人们发现他的动产“如其所言”,表明他说的是实话。  而历史上间接被“晒收入”的官员就更多了,正反方面的事例皆数不胜数。正面的如西汉张汤。
《汉书·张汤传》
载,张汤被朱买臣他们逼得自杀,“家产直不过五百金,皆所得奉赐,无它赢”。家人想给他来个风光大葬,一来财产不多,二来汤母有气:“汤为天子大臣,被恶言而死,何厚葬为!”乃“载以牛车,有棺而无椁”。汉武帝听说了,感叹“非此母不生此子”。五百金,就是张汤的全部财产。又如霍光,“所食凡二万户”,这是工资收入,此外,“赏赐前后黄金七千斤,钱六千万,杂缯三万匹,奴婢百七十人,马二千匹,甲第一区”,统统加起来,才是他遗留财产的全部。反面的如唐朝的元载、宋朝的朱勔、明朝的严嵩、清朝的和珅等等,被查抄的财产有多少,都有比较明晰的账目。显而易见,贪官等反面人物的财产“被晒”,今天倒是基本做到了。  前面说了,白居易的晒收入,跟今天打算推进的官员财产公开还根本不是一回事,只是无意中为后世保留了一份史料而已,虽然也有“立身廉清,家无余积,可以概见”的效果,虽然洪迈甚至认为:“后之君子试一味其言,虽日饮贪泉,亦知斟酌矣。”因为即

如果说诸葛亮是古代官员自愿公开个人财产的先驱者的话,那么白居易则是详细开列自己一生财产状况的第一人。在尚未建立财产公开制度的君主专制时代,这两位官员通过上表皇帝和诗歌的形式,自愿向世人公开自己的财产状况,以表明他们在为官生涯中所得到的财产全部是“阳光”的,这种做法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

官员财产公开一直是全国两会近年来的热门话题之一。古代官员中其实已有主动晒收入的,洪迈《容斋随笔》说,白居易“从壮至老,凡俸禄多寡之数,悉载于诗,虽波及他人亦然”。
白居易又是怎么晒的呢?当什么官,就把薪酬揉进诗句里。比如为校书郎,“茅屋四五间,一马二仆夫。俸钱万六千,月给亦有余”;为左拾遗,“月惭谏纸二千张,岁愧俸钱三十万”;贬江州司马,“散员足庇身,薄俸可资家”;罢杭州刺史,“三年请俸禄,颇有余衣食”;为太子少傅,“月俸百千官二品,朝廷雇我作闲人”;如此等等,或直接,或间接,流露出达观、知足的心态。但我们也不难发现,白居易晒的都是国家给的那份儿,属于显性的。
并且,不仅收入,白居易从不到30岁时开始,自己每年添了一岁如何,也都写进诗中,一直到70多岁,年谱一样,乐此不疲。他的这种晒,跟今天的“微博控”差不多吧,自己芝麻点儿的事情都忍不住想和别人“分享”。  因为国家从来没有官员财产公开的要求,所

文宗大和七年,已步入花甲之年的白居易在洛阳再次被授予品级较高的太子宾客分司东都一职,月俸的情况是“俸钱七八万,给受无虚月”。两年后,白居易又被升为太子少傅分司东都,此时是“月俸百千官二品,朝廷雇我作闲人”。在唐代,像太子宾客和太子少傅这类的官职,虽然无具体实权,却是“品高俸不薄”,因此对于白居易来说,这样的俸禄足以颐养天年。

另一份财产清单来自唐代的大诗人白居易。白居易出身官宦人家,一生宦海沉浮。他的存世诗作达到2800余首,在唐代诗人中首屈一指。宋人洪迈在其《容斋五笔》卷八《白公说俸禄》中曾说道:“白乐天仕宦,从壮至老,凡俸禄多寡之数,悉载于诗——”通过翻检,我们果然发现在一些描写其官宦生涯的诗作中,白居易向世人公开了自己的个人财产状况,而如果将这些片断拼合起来,便是一份白居易一生的个人财产清单。

一次,羊续的妻子和儿子前往太守官邸探望他,不料却被羊续关在了门外。羊妻一气之下带着儿子回去了。后来,羊续对儿子说:“不是我不想见你们,你看父亲身边的财产如此寒酸,你要我拿什么给你们母子呢?”

463.com,白居易的诗作拼合起来,便是一生的个人财产清单

东汉后期,羊续历任中央、地方重要官员,他勤政爱民,廉洁奉公,年仅48岁便病逝于任上。羊续的身后财产比起张汤来,更是少得可怜,他的所有物品只有布衣服、破旧的袍子、数斛盐和麦子而已。在羊续生前任南阳太守之时,当地的权势之家大多奢侈无度,羊续对此十分厌恶。为了向世人表明他为官俭朴的决心,他常常身穿破旧衣服,乘坐简陋的马车,三餐也十分简单。

其实早在我国古代,就有一些官员公开了自己的财产。他们是谁?又是通过何种方式向世人公开的呢?

463.com 1

三国时期西蜀丞相诸葛亮,一生勤政清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诸葛亮虽然身居相位,却廉洁奉公,晚年的他曾上表后主刘禅,这篇文章便是著名的《自表后主》,其中写道:“臣初奉先帝,资仰于官,不自治生。今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至于臣在外任,无别调度,随身衣食,悉仰于官。不别治生,以长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盈财,以负陛下。”这份上表实际上就是诸葛亮为官以来的个人财产清单。

在这份清单中,诸葛亮的个人财产的一部分是“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要知道西汉哀帝曾赐给宠臣董贤田地两千余顷,东汉济南王刘康也有私田八百顷。如果同他们相比的话,诸葛亮这位国家重臣的家产,真是少得可怜。

“官员财产公开”,这是一个持续多年的话题,也一直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

我们先来看看两份官员的财产清单,它们的主人分别是三国的诸葛亮和唐代的白居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