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com】孙蔚如生平事迹简介 孙蔚如是在哪一年死的

孙蔚如(1896–1979),西安市灞桥镇豁口村人,曾追随杨虎城将军多年,参与发动西安事变,是陕军抗日主帅,参加中条山抗战。

人物事迹

463.com 1

早年

1949年拒赴台湾,与中共取得联系,在上海迎接解放。建国后,历任国防委员会委员,陕西省副省长,民革中央常委、陕西省委第一至三届主任委员,陕西省第一、四届政协副主席。是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79年7月27日逝世。

孙蔚如,1896年1月31日出生于陕西省咸宁县豁口村(今属西安市灞桥区)一个“耕读传家的书香门第”。自学生时代起,他就博览新书,投身民主革命。1910年,他入咸长初等实业学校,以图“实业救国”。1911年10月20日,陕西革命军响应武昌起义,孙蔚如曾协同革命士兵进攻西安城内旗兵。1913年他入陕西陆军测量学校学习,毕业后任陕西陆军测量局地形课课员。1916年他加入中华革命党。

人物生平

463.com 2

清光绪二十二年(丙申)生于陕西省咸宁(民国时并入长安)县灞桥豁口村。今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豁口村,1913年入西北大学预科。1915年毕业于陕西陆军测量学校,1916年加入中华革命党反袁。1918年参加靖国军反段,靖国军失败后追随杨虎城,1922年任陕北镇守使井岳秀步兵团(杨虎城部队)团附。

1917年,孙中山先生在广东举起护法旗帜,陕西革命党人起义响应,组织陕西靖国军。孙蔚如立即投笔从戎,在第三路第二支队第1营任连长,参加了配合南方的护法战争。在反击北洋军阀八省军队的围攻战役中,他率领四排兵力,以少胜多,重创甘军陆洪涛部喻升一标(相当一团)。1921年,陕西靖国军在北洋军阀的分化瓦解下,纷纷接受军阀改编,唯一坚持革命旗帜的只有杨虎城部,孙蔚如乃于次年转入杨部任第5营营附,旋任营长。杨、孙二人遂义结金兰,誓同患难。孙初入杨部,即参加了在乾县铁佛寺伏击甘军陆洪涛部的战斗,获步枪千余支,子弹60余万发,军声大振。随后,在马嵬、武功附近,与直系军阀激战二十余日,立下战功,因两臂负伤而留医凤翔。杨部因军阀部队大举来攻,形势严重。杨虎城与于右任商议后决定,为了保存革命力量,于右任“南下请示孙中山”,杨虎城“率队北赴沙陀国(指陕北)”,暂依地方实力派人物井岳秀,整训休养。

1924年出任杨虎城的第一个军校–安边军事教导队队长,后来在西北红军创建和发展过程中起重要作用的共产党人吴岱峰当时就是军事教导队的第一期学员。后任国民三军三师游击二支队司令。

孙蔚如未及伤愈,即东出潼关,经河南,拜谒岳武穆庙。樊钟秀约他南下广东革命,他表示,由于与虎城的友谊,且北方革命力量只留此一根蒂,愿在北方与杨一起革命。随后他赴北平,再行治伤手术,于1923年初到陕北会合杨部。

463.com 3

杨部到达陕北后,缩编为陕北镇守使署暂编步兵团,驻防靖、安、定三边地区。因杨虎城养病榆林,由李子高任团长。李为人忠厚而才疏,应付局面颇感力绌。孙蔚如回来后,受命为中校团附,着手训练部伍,提高士气;剿灭土匪,以利商贾;铲除盐政积弊,便利人民吃盐;开办小学五所,提高汉蒙人民文化水平;开办军事教导队,培养干部。教导队于1923年春开办,孙着重招收各地进步青年学生,并聘请赵寿山、刘光甫、段象武等受过正规军校训练的人作教官,培养忠于三民主义的军事干部,孙自兼队长。吴岱峰、张汉民、孔从周、刘威诚等都是当时招考来的进步青年学生,以后成了杨虎城部队的骨干力量。杨虎城军中向有“测、保、教”是骨干的说法,即指其军官中从陕西陆军测量学校、保定军官学校和安边教导队出身的人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安边教导队的开办,形成了杨部“自力更生”培训军官的传统。

1927年后任第二集团军10军参谋长,暂21师参谋长。杨投蒋后,部队扩编,孙升任7军17师长。曾主持17路军与红四方面军的秘密联络。“雷马事件”爆发,杨虎城派孙蔚如进甘救援,赶走了吴佩孚、雷中田。杨向蒋保举孙任甘肃省主席,想趁机囊括陕甘两省,蒋不同意,只任孙为甘肃宣慰使,而以邵力子为主席,孙甚不满。西安事变时,孙蔚如任戒严司令。事变后,杨虎城出洋,西安绥署及17路军被撤消,改编为38军,孙任陕西省主席兼38军长。辖17师(赵寿山)和177师(李兴中)。抗战期间,38军升格为31军团和第四集团军,孙任军团长和总司令,兼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曾指挥中条山西段战斗。1945年接替孙连仲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但战区实权掌握在陈诚嫡系郭忏手里)。

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邀请孙中山北上。杨虎城起而响应,部队改编为陕北国民军,杨为总指挥,孙为参谋长,并兼教导营(由教导队扩编而成)营长、第2游击支队司令。是年冬,杨部挥师南下,又改编为国民军第3军(军长孙岳)第3师,杨任师长,孙任参谋长,对北洋军阀作战。1925年春,国民军向大荔、朝邑、郃阳、澄城、韩城一带的刘镇华镇嵩军的帮凶麻振武部发起攻击,收复郃阳、韩城两县,配合了国民第2军在豫西击溃刘镇华军的斗争。是年夏,在千阳、陇县地区接连击败北洋系甘军孔繁锦部;为接应国民军第3军入陕,参加追击北洋系陕西督军吴新田,在凤翔重创吴部第7师。

1945年7月,孙蔚如调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授上将衔。日寇投降时,他为第六战区受降主官,在武汉接受日本第六方面军投降并全权处理六战区受降事宜。武汉中山公园内至今还有一座受降碑,碑上镌刻的草书铭文是孙蔚如将军亲自撰写的:“民国三四年九月十八日,蔚如奉命接受日本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率二十一万人签降于此。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题。”

463.com 4

抗日战争胜利后,孙蔚如将军眼见蒋介石极力准备内战,营私独裁,祸国殃民,多年来他屡谏蒋介石释放杨虎城将军又连遭训斥;积愤已久,不愿再事敷衍,便连电辞职,但均未获准。于是他不理事务,消极度日。1946年春,孙蔚如将军任武汉行辕副主任,当时的主任程潜也是一个位高权不重的人物,更不要说他了。后调任战略顾问委员。1948年秋,蒋介石威逼他去台湾,他决心脱离蒋氏,于是举家避居杭州。1949年春,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前夕,蒋介石安排好飞机逼令孙蔚如迁居台湾,孙蔚如将军一面派人大肆张扬去台湾购买了住所,一面潜居上海,暗中指示他带往南方的太原第四集团军的一个加强团为底子组建的国民党232师参加湖南和平起义。另外,他本人又与中共地下工作者取得联系,终于在中共组织的掩护下,安全到达北京,投入了人民共和国的怀抱。

1926年春,吴佩孚北连奉张夹击国民军,国民军第2军在河南失败,吴佩孚又指使河南刘镇华、陕西吴新田、甘肃孔繁锦三支军阀部队号称“十万之众”,欲一举攻占长安。北方革命形势顿形紧张。陕军联合御敌,以杨虎城、李虎臣、卫定一部共同坚守西安。坚守西安之役自4月开始。孙蔚如协助杨虎城指挥部队坚守城池,孙部守东北城隅,为最接近敌军之处,是敌军攻城之重点。围城期间,大小战斗,日辄数起。围城后期,斗争更为艰苦,军民几乎断炊,以油渣、谷糠、榆树皮为食,渐亦不继,每日饿毙者数十人以至数百人。在这种情况下,孙部仍然坚守阵地。一位绅士曾对孙蔚如说:“把人都死完了,守下城做啥!”孙应声怒斥:“以前死的都是官兵,李先生没说话。现在轮到李先生头上了,就不情愿了?”有一次,刘镇华部在城东北角外数百公尺处,一夜筑起炮台两座,高出城表,并以重赏为诱饵,纠合著名悍匪组成攻城肉搏队,以炮火配合,妄图一举攻破西安。孙蔚如守城一整夜刚下城墙休息,闻讯后又迅速登城接战。原守军一连人仅余官兵三人,来援之军也已伤亡过半,战斗仍在激烈进行。孙指挥官兵英勇抗击,始将敌击退。是役惨烈搏斗7小时,伤亡甚重,孙之14名勤务兵伤亡11人,城角有一楼被摧毁无余,只剩一堆瓦砾。就这样,孙蔚如协助杨虎城坚守西安达8个多月,直到冯玉祥的国民军联军11月来援,才解围。是役,世称“二虎(杨虎城、李虎臣)守长安”,是中国近代军事史上著名的守城战役之一,有力地配合了南方的北伐战争。

463.com 5

1927年春,杨虎城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第10军,孙蔚如任军参谋长,后调任第2师副师长代理师长,部队东出潼关,参加北伐战争。5月,第10军在归德协同友军与北洋军阀张宗昌、褚玉璞、孙传芳等部展开豫东会战。孙在程大庄一役,仅以步兵1营和师部手枪连抗击了步、骑、炮联合进攻的数倍于己的敌人。战斗中,他三面被敌包围,仍坚守不退,沉着应战,予敌以大量杀伤,牵制了敌人,为总部争得了时间。豫东会战,杨虎城部损伤很大,在归德孤立无援,乃脱离战场,移防皖北太和、河南鹿邑一带整训。

建国后孙蔚如将军长期担任陕西省副省长、国防委员会委员、民革中央常委兼陕西省主委、全国政协委员等。积极为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做贡献,光明磊落、刚正耿直。1979年,孙蔚如将军病逝前致书中共中央,客观综述自己的一生,衷心表达他对中国共产党的真诚信服,以及祝愿祖国日益繁荣昌盛的心愿。其情感真挚,言辞恳切,感人至深。

1928年初,杨虎城赴日本养病。此时杨部正处于困难时期,编制、军饷两无着落,又夹于各派军阀之间形如垒卵,如果应付不当,部队前途将不堪设想。杨在出国前,对派谁代掌军务的问题,经反复考虑,终认为孙蔚如“深沉稳练,工于心计,且驭下宽厚温和,兼收并蓄,托以重任,当不辱命”,因此,委托孙对内代行军务。在这期间,孙蔚如坚持民族民主革命立场,坚决执行杨虎城“不危害革命,掩护共产党人”的主张,许多共产党人来到第10军开展工作。孙蔚如在砀山驻地纪念周大会上讲话时,严厉斥责反动派杀害共产党人的罪恶行径,认为这是“损伤国家元气,十分可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是年春,中共皖北特委领导皖北暴动,有人叛变告密,交出杨部中的部分共产党人名单,蒋介石电令镇压。当时,受杨虎城委托在军部负责外事的师长冯钦哉等人主张照办,并与孙蔚如大吵。孙蔚如感慨地说:“这些人一是我的乡党,二是我的学生,叫我杀谁呢?我杀了怎么能对得起陕西人,怎么能对得起我的学生,更怎么能对得起我的朋友!且这些人都有爱国之心,是有为之士,基于爱国救民之愿,不顾生命,参加革命,消灭军阀,打倒帝国主义。诚为可嘉,何为可杀!”遂命孔从周将暴露的数十名共产党人以“遣送编余军官”的名义,给资护送出境。不久,又发生多次因活动不慎而暴露的共产党人为蒋系特务侦知来电索要的事情,均经孙蔚如严词教训一番:“你们这些娃娃,胡闹,10军容不得你了,马上走!”安排人开给路条,给资护送出境。与此同时,蒋介石令第10军从冯玉祥第2集团军转属蒋系第1集团军方振武之第4军团,参加第二次“北伐”战争,孙蔚如以军饷、弹药无法解决为理由,婉言拒绝了蒋的命令。是年秋,孙率军转入冯玉祥第2集团军的山东防区,被改编为暂编第2集团军第21师,杨虎城从国外回到部队任师长,孙蔚如任第3旅旅长。

1929年2月,暂编21师集结临沂,奉命剿灭盘踞胶东多年的刘桂棠(即刘黑七)、顾震两股惯匪。孙蔚如协助杨虎城指挥武勉之、韩寅生、张自强、赵寿山、段象武各团,在莒县、诸城、日照、安丘一带,仅8天时间,就将土匪万余人彻底肃清,使胶济铁路以南地区的社会秩序大为好转。

463.com 6

是年4月,杨部又离冯附蒋,改为新编第14师,旋又改为陆军第17师,孙仍任旅长。9月,杨部奉蒋令移防南阳,即卷入新军阀混战的旋涡。是年冬,孙率部在内乡、淅川等地,神速奇袭冯玉祥军之刘汝明部,获得蒋介石的嘉奖。在军阀混战中,他心境不快,在养病卧龙岗时,面对战乱不已的分裂局面,发出了切盼跳出混战旋涡的心声,作七绝诗一首:
二竖无端苦相侵,龙岗高卧度春深。 中原板荡应如昨,犹忆先生梁父吟。

在这期间,杨虎城在南阳举办教导队,杨自兼大队长,委孙为副大队长,负责实际工作。该队的共产党人很多,各中队的主要军官,除一人外,其余均为共产党员。第二年初,该队的共产党员酝酿兵暴。事情败露后,孙把暴露的中共党员用卡车送走。他说:“我既反对右倾的屠杀共产党,又反对左倾的暴动政策”,“大家都是朋友,好合好散。”

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7月,蒋介石任命杨虎城为国民革命军讨逆军第17路总指挥,负责攻打洛阳和潼关。杨派孙任南阳守备司令,任务是确保前线补给和后方安全。后因军情紧急,孙奉命率本旅和两个补充旅,协同其他部队,将抄杨虎城部后路的刘汝明部击溃。9月,他又带领部队参与攻打洛阳和潼关,乘胜进入关中。在西进途中,将撤往山西的冯系刘郁芬、吕秀文等部,截击于陕西省大荔一带,尽俘其众,而将刘、吕等两级军官及其眷属安全送走。入陕后,第17路军整编,孙任第17师师长。1931年春,孙蔚如令赵寿山旅将驻陕南之川系军阀刘存厚、田颂尧等部击败,底定陕南。

“九·一八事变”后,中日民族矛盾上升。11月,吴佩孚借“国难”之机,策动川、甘、宁、青、新五省地方军阀联衔发出“咸(15日)电”,推自己为中国国防军总司令,主持所谓“对日军事大计”,企图东山再起。甘肃省保安总司令雷中田打出“甘肃独立”的旗号。蒋介石面临“九·一八事变”后外患日亟的被动局面,复又添此北洋军阀余孽的联合作乱,大为震惊,全国亦舆论哗然。杨虎城为稳定西北大局计,请缨平乱,派孙蔚如以潼关行营参谋长名义,率领第17师(缺赵寿山旅)和其他部队入甘,平乱驱吴。孙为减小阻力,在平凉军民联欢大会上提出“西北团结、汉回不分、陕甘一家”的口号。11月29日,首战会宁。守军师长王家曾拒不投降,声称:“你们杨虎城过去守西安8个月,我现在要守会宁一年。”但是,孙仅以一个团的兵力,攻打了26分钟就全歼守敌。捷报传到西安,杨虎城适与友人卧榻谈天,闻讯跃起,连说:“真的吗?!”接着,孙蔚如挥师乘胜攻打定西。定西既破,吴佩孚逃往北平。孙率师于12月上旬进入兰州,地方军阀慑服,西北局势底定。杨虎城电蒋介石由孙蔚如暂代甘省主席。然而,蒋惧杨部势力发展,拒绝其请,仅任孙为甘肃省宣慰使,暂兼军民两政。在主甘期间,孙蔚如发表《告甘肃民众书》,宣布要“整饬纪纲”、“解除甘民痛苦”、“融洽回汉感情,加强民族团结”、“充实西北国防”,准备大刀阔斧,着意经营。

正当他准备在西北大有一番作为之时,蒋介石为了打压杨虎城势力,另派邵力子为甘肃省主席,调任孙蔚如为38军军长,免其宣慰使之职,移驻平凉,旋移天水。孙不甘心甘省政权为蒋控制,认为这是过河拆桥、排斥异己,一怒之下,电蒋大发牢骚,同时电召素以骁勇善战著称的98团团长王劲哉轻骑赶赴天水,以防不测。杨虎城见电后,认为关系重大,不可轻举妄动,遂令扣发。孙回西安见杨时,还意犹未平:“你们统治得太严了,一个军长连一个电报都发不出去!”

1933年,蒋介石为了让嫡系部队控制甘肃,进一步挤压杨部势力,将38军调往陕南,与川军刘湘、田颂尧等部执行围攻红四方面军的任务,并令胡宗南部进驻陇南、天水,从侧背监视第17路军。

虽然战事频频,内争不已,孙蔚如一直关心日本侵略中国问题。他在《平甘通电》中表示:“本阋墙外侮之心”,“恢复协力对外,以报仇雪耻,规复疆土。”12月10日控制兰州,稍事安顿后,即于12月中旬迫不及待地致电第17路军总指挥部参谋处,要求详细了解日本侵华情形及我国备战程度,并希望随时得知势态发展情况:“自暴日强占东省,举国愤慨,我界同胞,尤深切齿、灭此朝食、咸具决心。……究竟暴日逞凶情形,及我方备战程度若何,请为祥示,并将讨日消息,时时电知,至深切盼。”面对蒋介石对外奉行妥协,对内排除异己,继续进行反共内战的倒行逆施,他内心对蒋介石产生了强烈不满。为了实现自己的报国救国大志,他与杨虎城、杜斌丞等人经过多次秘密计议,决心与革命力量联络,谋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463.com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