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是圣人吗?

问题:他成功在哪里?失败在哪里?张居正是明朝后期杰出的政治家,改革家。辅助万历皇帝开创了“万历新政”。

问题:内圣外王和外王内圣是儒家提高自己的两条路径,张江陵显然走的是外王内圣的路,明知前方荆棘遍道毅然决然而往,在事业时艰中锻炼精神,于风云际会间澄澈本体。

回答:

回答:

张居正是不是第一宰相我不清楚,但他一定是明朝第一宰相。对于张居正褒贬很多,骂的最凶的是明朝第一才子(待商榷)王世贞。
463.com 1

张居正是一代明相,是一个极具智慧的出色政治家,但他不是一个圣人。圣人是在思想方面对后人有极具的影响贡献,比如孔子、孟子、和老子都有极深的思想造诣,而且他们的思想流传百世而不衰,但张居正没有。

既然要讲第一宰相,一定是要往好的讲:

张居正的执政策略造福了当时一个时代的人,在他死后他的政治策略就烟消云散了。如果拿张居正跟一个历史人物相比,周公无疑是最合适的人。周公执政是是辅佐幼主尽心尽力被后人所称颂。张居正当政时也是辅佐幼主,张居正一心一意的辅佐,并且忠于朝廷,在张居正的辅佐下出现了万历新政,老百姓都过着富足的生活。

1,打小是神童:张居正5岁识字,7岁能通六经大义,12岁考中秀才,13岁时就参加了乡试,16岁中举人。23岁的张居正考中进士。而且还长得帅:和李太后眉来眼去(至于具体深入到哪一步,无考)。而且还是皇帝的干爸爸(虽然帝师,教万历跟教儿子一样,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训就怎么训,比爹还爹)(我想半天没想到满足这三个条件的,唯一比较接近的是吕不韦,但是不是神童)
463.com 2

有人会说周公是圣人,但我始终认为不是。周公是一个政治家但始终不具备圣人的资格,因为他没有影响后世的思想传世。如果辅佐皇帝就可以成为圣人的话那多尔衮也辅佐过福临,至死也没有夺位。

2,官场不倒翁:举个直观的栗子好了,大明公司有总经理职位以来(首辅),两百五年间换了99个总经理,平均每人当2年半,但张居正当了10年,貌似任期最长的(没仔细看),第二长的叫申时行,8年,刚好是这位张总举荐的。此外张居正1547年走上工作岗位,期间总经理之争腥风血雨,夏言,严嵩,徐阶,高拱哪个不是省油的灯(中间还有厚道老实的李春芳,撇开不提),还摊上了嘉靖这个不管是的董事长。更有意思的是,上述总经理们都认为张居正是老实人,可以为己所用,故张经理一直从业务员到总经理平步青云。

所以张居正并不能成为圣人,而是一个对当时有一定贡献的政治家。

3,实践改革后竟得善终:中国的改革非常有意思,一般大的改革都把自己给革死,虽然后人可能用你的制度,但是改革者往往不得善终的。再举个栗子:先秦比较多,比如秦的商鞅,韩的申不害,楚的吴起等,接下来有西汉的晁错,王莽,北宋的王安石等等等等。这时候突然想到了我朝的总设计师邓爷爷,在此膜拜。

463.com 3
463.com 4
463.com 5
463.com 6回答:

4,外交军事均作为:军事上张居正手里名将在中国各朝代都不虚。最著名的是戚继光和李成梁,前面我不多说,李成梁可能知道不多,将几点就可以了:万历三大征其中两大征的主将是李成梁的儿子,带的主力是李成梁拉扯起来的辽东铁骑。还干翻了努尔哈赤他爹,活捉了努尔哈赤和他弟弟。外交上,恰逢鞑靼(可以理解为匈奴)首领和孙子抢媳妇,孙子跑到国境线,张居正写了封信给边区总司令(宣大总督)强调做好打仗准备,以其孙求和平。最终空手套白狼,引渡赵全等叛臣,还建立互市。

颂江陵(张居正) 

5,伟大的改革家:(这一块应该是最难讲的,我不是这块料,只能大致梳理下,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那个讲的比较具体)此外以下我从政治经济两方面稍微讲一点,政治上的实行考成法,原来也有考核的制度但是流于形式化或被官员们用于争权手段(就是以前你对不好是吧,下次我考察你的时候我给你往差里写),现在考成法是六部和一院等部门经理把自己的职员登记在册,对每个人表现进行考核,结果一式三份,一本自己留,一本给六科(管6部的小官),一本给内阁(总经理和副总经理)。最后大家拿这个本子查谁干的好,谁没干好。经济上实行一条鞭法,我在之前有说过,张居正的一条鞭法足以光照千秋。简而言之就是把民间差役杂项,一并归人田赋项下,计亩征银。换言之就是要钱,要白花花的银子!以前收税怎么收,就是你种田交谷子,你打鱼交咸鱼,国家拿着稻子咸鱼卖钱换银子。只不过实际上,一条鞭法经历时期也并不久,便紊乱了,并不能完全遵照那法制来推行。但是这种制服是唐的两税法后革命性的变革,是税赋制度上的里程碑,是划时代的制度!从历史大局看,张居正新政无疑是继商鞅变法以及隋唐之际革新之后直至近代前夜影响最为深远、最为成功的改革。

内圣外王和外王内圣是儒家提高自己的两条路径,张江陵显然走的是外王内圣的路,明知前方荆棘遍道毅然决然而往,在事业时艰中锻炼精神,于风云际会间澄澈本体。观对江陵正反两面的评价,执反面者多象本人之前一样,未能深谙中华文化内涵所在,乃至于精义处一无所知。 

463.com 7

曾因反对张居正被下令廷杖八十的邹元标几十年后目睹吏治败坏、国运衰颓,再回想万历新政时朝廷的勃勃生机,便深切感到张居正是明朝难得的中兴名臣。他说了如下一段话:”江陵功在社稷,过在身家,国家之议,死而后已,谓之社稷之臣,奚愧焉?” 

总结,张居正要以相体自居,他一死家就被抄。虽然他在明代有很大的建树,但当时清议,并不讲他好话,这就因为认他是一个权臣,非大臣。所以钱穆先生认为张居正放在汉、唐那是一个好宰相。但张江陵文治武功,起衰振隳、力挽狂澜。私以为,潘博讲的”汉唐以来,以功业炳史册者夥矣。至若意量广远,气充识定,志以天下为己任而才又能副其志者,则惟明张江陵一人而已。“为其盖棺之论。

熊十力对张居正这位荆州先贤的评价很高,但他对张的认识也是分阶段的。第一阶段,认为他是优秀的政治家,但晚节不保;第二阶段他也认为张居正使用了不应该由自己使用的权力,有权臣之嫌,但又不肯定。张居正使用这些权力为社稷与老百姓谋了不少福祉;第三阶段熊十力又认为张居正并没有越权行政,因为管理国家的权力,本身就应该属于宰相用的,他只不过做了中国第一人。 

世间已无张居正。

熊十力与友人谈论张居正:“汉以后二千余年人物,真有公诚之心,刚大之气,而其前识远见,灼然于国覆种奴之祸,已深伏于举世昏偷,苟安无事之日,毅然以一身担当天下安危,任劳任怨,不疑不怖,卒能扶危定倾,克成本愿者,余考之前史,江陵一人而已。窃叹江陵湮没三百年,非江陵之不幸,实中国之不幸。 

回答:

江陵学术宗本在儒,而深于佛,资于道与法,以成一家之学。……以佛家大雄无畏粉碎虚空,荡灭众生无始时来一切迷妄、拔出生死海,如斯出世精神转成儒家经世精神。自佛法东来,传宣之业莫大于玄奘,而吸收佛式精神,则诸实用,则江陵为盛。”(源自熊十力《与友人论张江陵》) 

谢邀!

1950年,一向不问政治的熊十力写出《与友人论张江陵》一文,批评张居正“恶理学家空疏,遂禁讲学、毁书院”之举与秦始皇之焚书无异,并以此引申说:“学术思想,政府可以提倡一种主流,而不可阻遏学术界自由研究、独立创造之风气,否则学术思想界思想锢蔽,而政治社会制度,何由发展日新?江陵身没法毁,可见政改而不兴学校之教,新政终无基也。”他还写信与老友梁漱溟论道,指出辩证法的根底在斗争,而大易之学却是以仁义为常道。 

张居正是明朝后期一位大人物,其政治才能杰出,使得万历初年呈现出了难得的中兴之相。从张居正的人生经历分析,其主要功过可以总结如下。

张居正与好友谈证悟的三封信的摘录与评价: 

一:张居正主持的改革,特别是税务方面的改革总体而言是成功的。张居正在改革层面的最大的成就就是把一条鞭法推行到了全国,这给万历时代的国家财务层面有了很大的改观。一条鞭法的实质就是把各州县的田赋、徭役以及其他杂征总为一条,合并征收银两,按亩折算缴纳。这样一来不仅是简化了税种,而且根据亩来计算,还杜绝了大地主偷税漏税的可能性。当然,张居正在推行改革的时候,不像王安石那样采取一刀切,强行推的策略,而是在嘉靖年间试点有效的基础上推行成功经验,由此才获得了改革的成功。

(张的信件所述之证得内容很实在,且有前后递进的层次表现。熊氏的解说也很精到。) 

二:张居正在人事为人方面的灵活策略,善于团结可以团结的对象。比如对内与李太后以及大太监冯保之间结盟,巩固了自己的相权,由此才能顺利推行自己的一系列政策。

《寄高孝廉元谷》:此行虽勉强涉世,乖其本图。近日静中,悟得心体原是妙明圆净,一毫无染,其有尘劳诸相,皆由是自触。识得此体,则一切可转识为智,无非本觉妙用。故不起净心,不起垢心,不起著心,不起厌心,包罗世界,非物所能碍。恨不得与兄论之。将试不必多作文,但凝神养气。曹孟德临敌,思意安闲,如不欲战,亦可以武喻文。 

三:张居正知人善用,尤其是提拔和利用了一批诸如胡宗宪、戚继光、俞大猷这样的有才能的人物。虽然这些人物在私德上可能有瑕疵,但是确实是有才能。

评:详上诸书,则知江陵师心而不待求师于外。其从入处虽不背孟子阳明,然只识得心体虚明,犹未彻在。心体未尝不虚明,然含万德、备万理、肇万化,其沛然油然充塞天地者,虚而实,明而不匮,儒者故谓之诚。君子贵思诚,思者,犹云常惺惺。而存之于隐微之地,慎之于息息与天地万物感通之几,达之于事业。合内外,贯动静,莫非诚也。造化之原,吾心之实,唯诚而已。虚明者,诚之照用也。二氏徒保任此虚明,去实相甚远。实相谓本心,亦即目宇宙本体,所谓造化之原是也。儒者不偏向虚明处认识本心,从此实践中体现得来。 

四:在对外防务方面,选择对了正确的人,干了正确的事,从而使得万历前期在国家安全方面是稳定的,没有受到什么大威胁,也给后来的万历三大征打下了基础。张居正启用了戚继光、李成梁等人,又加强了长城沿线的防务,我们现在看到的明长城,很多都是张居正时代打下的基础。同时有推行互市制度,保证了边境地区的繁荣。

《答罗近溪宛陵尹》:学问既知头脑,须窥实际。欲见实际,非至琐细、至猥俗、至纠纷处,不得稳贴,如火力猛迫,金体乃现。仆颇自恨优游散局,不曾得做外官。今于人情物理,虽妄谓本觉可以照了,然终是纱窗里看花,不如公等只从花中看也。圣人能以天下为一家,中国为一人,非意之也,必洞于其情,辟于其义,明于其分,达于其患,然后能为之。人情物理不悉,便是学问不透。孔子云:”道不远人。”今之以虚见为默证者,仆不信也。 

五:张居正在对待政敌方面出手果断,不拖泥带水,有力地保证了政令的上通下达。“信赏罚”,“持法严”!

评:详此所云,毕竟遵循儒家规范,否则高谈澈悟,终不见实际,不得稳贴也。 

但是张居正生前虽然备受荣耀,可是死后却马上就受到了清算,其老母亲甚至被饿死,荣誉全被剥夺,张居正遭受这样的待遇,和他个人也是有一定的关系的。

《答西夏直指耿楚侗书》:辱喻谓比来涉事日深,知虚见空谈之无益,具见丈近精实处。区区所欲献于高明者,下在于此。但此中灵明,虽缘涉事而见,不因涉事而有。倘能含摄寂照之根,融通内外之境,知此心之妙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者,初非由于外得矣。 

一是在对待少年万历上面,张居正过多以长辈的威严力压,没有处理好与少年万历之间的关系。包括在朝政的选择以及对待万历的教育上,激起了万历的逆反心理。张居正活着的时候因为威严压着,死了之后万历可就要来算总账了。

评:至此所造已深矣。其于《中庸》涵养未发之中、合内外之道与渊泉时出之妙,已有会心也。 

二是张居正私德有亏,给人留下了把柄。包括其回家探亲逾越礼制,收受戚继光等人的贿赂等等,这都成了后来清算他的证据。

另外,还有对六艺的论述 

三是张居正树敌众多,前面已经说了,他在对待政敌方面出手果断,毫不留情,这必然会树下不少政敌。王世贞就评论张居正说:“器满而骄,群小激之”。这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个评价算是正确的。

在《答胡剑西太史》中曰: 

463.com,回答:

弟甚杨诚斋《易传》,座中置一帙常玩之。窃以为六经所载,无非格言,至圣人涉世妙用,全在此书。自起居言动之微、至经纶天下之大,无一事不有微权妙用,无一事不可至命穷神,乃其妙即白首不能弹也,即圣人不能尽也,诚得一二,亦可以超世拔俗矣。兄固深于《易》者,暇时更取一观这,脱去训诂之习,独观昭旷之原,独复有得力处也。

颂江陵(张居正) 

回答:

内圣外王和外王内圣是儒家提高自己的两条路径,张江陵显然走的是外王内圣的路,明知前方荆棘遍道毅然决然而往,在事业时艰中锻炼精神,于风云际会间澄澈本体。观对江陵正反两面的评价,执反面者多象本人之前一样,未能深谙中华文化内涵所在,乃至于精义处一无所知。 

张居正不是圣人。

曾因反对张居正被下令廷杖八十的邹元标几十年后目睹吏治败坏、国运衰颓,再回想万历新政时朝廷的勃勃生机,便深切感到张居正是明朝难得的中兴名臣。他说了如下一段话:”江陵功在社稷,过在身家,国家之议,死而后已,谓之社稷之臣,奚愧焉?” 

关于张居正的提问我回答过很多次,张居正是怎样被推向神坛的呢?两个字:改革!张居正能走向神坛,与当今这个时代有莫大因果关系。我曾不止一次地说过:不知从何时开始,凡是改革的必受吹捧,反之则予以贬低。

熊十力对张居正这位荆州先贤的评价很高,但他对张的认识也是分阶段的。第一阶段,认为他是优秀的政治家,但晚节不保;第二阶段他也认为张居正使用了不应该由自己使用的权力,有权臣之嫌,但又不肯定。张居正使用这些权力为社稷与老百姓谋了不少福祉;第三阶段熊十力又认为张居正并没有越权行政,因为管理国家的权力,本身就应该属于宰相用的,他只不过做了中国第一人。 

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因为这个时代推崇改革,而之所以改革被推崇备至则是功利思想使然。

熊十力与友人谈论张居正:“汉以后二千余年人物,真有公诚之心,刚大之气,而其前识远见,灼然于国覆种奴之祸,已深伏于举世昏偷,苟安无事之日,毅然以一身担当天下安危,任劳任怨,不疑不怖,卒能扶危定倾,克成本愿者,余考之前史,江陵一人而已。窃叹江陵湮没三百年,非江陵之不幸,实中国之不幸。 

张居正的改革并不成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