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神宗万历清算张居正时,为什么李太后不出面阻止?

问题:明万历皇帝为什么对他的老师,也就是致力于锐意进取、恢复中兴的张居正刻骨铭心的仇恨?

问题:李太后对张居正非常器重,也是她不让张居正功成身退的,那为什么不出来阻止万历清算张居正?

回答:

回答:

张居正是与高拱、高仪一起受命辅政的,但他与内监馮保联手,巴结上李太后,得到李太后的完全信任,在万历皇帝年纪尚小时,一切军政大事由他主持裁决。

很多电视剧小说描绘李太后和张居正的关系,那简直就是“单纯的男女关系”。按这个逻辑,张居正有事,李太后无论如何都应该出面的。但是万历清算张居正的时候,李太后竟然毫无动静。不应该啊,毕竟“黑心宰相上过你的龙床啊”。

为了改变国家弊政,张居正实行了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实行一条鞭法解决了逃役问题,新的赋税制度扩大了货币流通,使商贩和工匠得到人身自由,繁华了经济,同时任用戚继光等爱国将领,加强边防。

图片 1
所以很容易得出个结论,“原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作为帝师,给万历皇帝良好的教育,但就这样一个有为大臣,在万历皇帝亲政第一天,将其挖坟戮尸,抄家,差不多等于灭族,那么原因是什么呢?

实际上万历初期的政治格局,从一开始而言,是危如累卵的。因为那是典型的“主少国疑”的时代。而宫廷之内,朝堂之上,充满了野心家。

李太后出身裕王府一个宫女。她入王府之时,裕王也不过是个坐冷板凳的王爷而已。而最终能够最终成为圣母皇太后,是她毕生中的最大的彩票,就是因为她生了万历。所以万历是她唯一的资本。

乱世离人命,而在复杂的政治斗争环境之中,李太后实际上是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如谈情说爱的,即便她仍处于应该谈情说爱的年纪。

看看隆庆的正牌皇后陈皇后吧,你们可曾还记得此人?这个隆庆生前最爱的女人,隆庆时期,整个大明王朝最尊贵的皇后。到了万历年间,还有几个人记得她呢?
图片 2

一、童年的阴影。

在扳倒高拱之后,最终形称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权力格局,那就是冯保、张居正、李太后这三角稳定的权力格局。

很多电视剧和小说把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又描绘成穿一条裤子的关系。这其实又错了。既然是权力斗争,那就是为了共同利益可以沆瀣一气;为了个人利益又相互斗争、相互制约。

李太后是无法忘怀当年,那个声音比雷声都大的高拱是如何说“小皇帝怎么能当家”的那副欺负孤儿寡母的那副德行的,但是高拱是坏人吗?好像并不是。那个说话细声柔气的冯保,总是非常体贴关怀小万历,小万历称呼他为“大伴”,大事小事恨不能咸决于他,可是她是好人吗?好像并不是。还有那个说话滴水不漏,总是面无表情,但是总能在最关键时刻拿处解决方案的张居正,亦正亦邪,总让人捉摸不透。
图片 3

张居正管万历比对自己的儿子还严格,李太后还支持他,不许他稍有懈怠。当万历不听话时,就用告诉师相吓唬他,有一次甚至给他讲霍光废立的故事,在少年万历的心中留下很深的阴影。

而李太后能从一个宫女变成太后,就说明了她绝对不白给。她是一个非常睿智的女,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

张居正有经邦治国之才,那么我将万历定位成小学徒,向你学习理政,将来做一代圣君。总有一天,小学徒会出师。但是在出师之前,自己作为一个“妇道人家”一定要约束好万历,千万不能出一丝差错。你要权力给你权力,你要名声给你名声。总之,在万历亲政之前,你要啥我给啥,你要上龙床,便给你上龙床!

二、相权和皇权的斗争。

因为有司礼监和内阁这种权力制约的设置,李太后放心大胆地让张居正如实现自己的抱负。但其实这种平衡只维持到万历6年。

从万历元年(1573年)到万历6年(1578年),李太后生活在乾清宫的这段日子,李太后对万历的管教相当严格。几乎时刻关注万历的学业,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那些陪读的妈妈们。万历有丝毫懈怠,便会被李太后责罚。史书中,关于李太后管教万历的例子不甚枚举。因为李太后明白,在这种环境下,你没有资格懈怠。你必须学会如何理政如何治国,如何用人,最终才能不受制于人。
图片 4

万历6年(1578年),万历大婚,按照传统,皇帝大婚后便可以亲政了,也就是说辅政大臣此刻得归政于万历了。而李太后则主动从乾清宫搬回慈宁宫。名义上,万历自己结婚了,李太后不适合再住乾清宫了。实际目的就是在做榜样,归政万历。然而张居正却丝毫没有功成身退的意思。

没有得到归政的万历,开始懈怠,玩乐。李太后借口万历割了一个小戏子头发的事情,扬言要废了万历,结果张居正带头求情。李太后果真要废了万历?你若真这么想脑子就要糊了。她所做的,无非是不让这句话从张居正口中说出来而已。

直到20岁万历要求亲政,李太后破口大骂,30岁之前都不要想亲政的事情,好好跟着张先生学习。这话又是说给张居正听的。

但是同年张居正竟然莫名其妙死了,关于张居正的死因,史书上各种矛盾各种不一致。相对官方一点的说法,那是因为痔疮死的;相对野史一点的,是海狗肾吃多了,马上风死的。但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别人”盼”死的呢?
图片 5

这是张居正被开棺戮尸的主要原因。张居正事必躬亲,一人决断,很少和皇帝商量,也不给他详细解说困难和解决方法,相权大于皇权,这是任何一个皇帝也不能容忍的,何况古代十五岁就已算成人,张居正却迟迟不提皇帝亲政,自己一直把持朝政,万历皇帝不可能不怀疑。到他死后万历皇帝2O岁才亲政,从历史的上可见,皇帝和顾命大臣的矛盾多由亲政与否始。

不可否认张居正在万历前10年,创造了”万历中兴”的局面,居功至伟!但是他严重地破坏了权力结构的平衡,而且非常不客气地吹牛“吾非相,乃摄也!”这也是他身后的悲剧所在。

或许是李太后那种态度害了张居正,张居正竟然把一个女人的话信以为真了。抑或张居正看过了夏言、严嵩、徐阶、高拱等人的下场以后,早就对自己的结局不抱任何希望了,所以才在生前如此地有恃无恐!

从万历亲政后,对张居正表现出来的恨,我们不难看出万历年幼时受张居正的压抑究竟有多深。

而此刻的李太后是不会傻到再替张居正说话的。原因很简单,现在掌握权柄的是自己的儿子万历,为了有这天,她已经说过多少违心的话了?

文/炒米视角

原创首发,欢迎关注或吐槽

图片 6

回答:

图片 7

我看明史有一个发现:万历皇帝朱翊钧的生母孝定李太后是个不简单的人物。李太后没有保全张居正,应该是对当时形势的屈服。我们来了解一下李太后。

李太后是漷县(北京通州)人,生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出身卑微,小时候谈不上认识几个字,15岁时进入裕王朱载垕的王府当服务员,并最终当上皇太后。

她在每个时候都站对了位置。经过她的努力,创造了万历新政,万历皇帝成年后,果断淡出江湖,明史和明神宗实录对李太后记载就不多了,太平一生,长寿而终。来看她的人生几个阶段:

1.成功讨得裕王朱载垕的宠爱。李太后应该是个识大体、有心计的人,裕王府宫女很多,妃子就不用说了,但李太后小心谨慎,讨人喜欢,最终成功将裕王朱载垕哄上了床,并在18岁那年生下了万历皇帝朱翊钧,顺利成为侧妃,23岁那年生下次子朱翊镠,裕王朱载垕就这两个儿子,可见有多受宠爱。裕王朱载垕1566年登基后,即封李侧妃为皇贵妃。

图片 8

2.成功讨得裕王妃陈氏的信任。裕王妃陈氏就是后来隆庆皇帝的陈皇后,陈皇后一生没有生育,但在封建社会,宗法森严,陈皇后是家长之一,李太后当时只是贵妃,宗法上来说,所以妃子生的孩子首先是皇后的孩子,皇后是嫡母,甚至在吃饭时,李太后刚开始不能和万历皇帝、陈太后平起平坐,只能站在他们身后。

陈皇后没有亲儿子,李太后并没有因为自己有两个儿子恃宠而骄,不但没有轻视陈皇后,相反是十分尊重陈皇后。万历皇帝年幼时,经常一大早就被李太后领着去陈皇后那里请安,背书给陈皇后听,搞得没有孩子的陈皇后真把年幼的万历皇帝当成亲儿子。由此,李太后的地位更加稳固,口碑更好,成为方方面面都能接受的人。

图片 9

3.成功搭建了张(居正)冯(保)班子。隆庆六年(1572年),隆庆皇帝驾崩,时年36岁,当时李太后只有28岁,万历皇帝继位才9岁,这是明朝第二次出现幼年天子。第一次是明英宗朱祁镇,8岁登基,“三杨”辅政,度过天子年幼的危机,但在朱祁镇刚成年就酿成大祸,朱祁镇22岁时草率亲征,发生“土木堡之变”,给国家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李太后孤儿寡母,这么大的家业,如何是好?李太后果断驱逐了内阁首辅高拱,因为高拱是个急性子,处理不好与太监冯保的关系,两人水火不容。在主少国疑的情况下,李太后认识到,只有司礼监和内阁配合协调好,才能将半死不活的大明中兴。冯保是个听话的奴才,必须用,这事李太后心知肚明。

内阁首辅高拱与冯保水火不容,这两人如果一里一外搭班子,加上皇帝年幼,必将误事。李太后发现,次辅张居正是个不错的人才。于是李太后略施小计,果断赶走了高拱,由张居正担任内阁首辅,冯保担任司礼监秉笔太监,内阁和司礼监相互配合,内外协调,为万历新政(张居正改革)保驾护航。而且,李太后对张居正信任有加,关怀备至。实践证明,李太后这一手无比正确,万历前十年,是大明最好的岁月之一。

图片 10

4.成功急流勇退保平安。万历十年(1582年),内阁首辅张居正去世,万历皇帝已经19岁,开始正式亲政,从此,史料就很少记载李太后的活动了。李太后含辛茹苦20年,一来确实该歇歇了;二来儿子大了,该放手了。张居正死后,万历皇帝被文官集团忽悠,打倒了死老虎张居正,没有史料记载李太后出面干涉这事,没有支持,
也没有反对。毕竟儿大不由娘,祖制也不允许李太后在万历皇帝成年后继续过问政事,文官也不会同意,李太后的站位相当准。如果李太后强行干预,也很难保全张居正,反而可能引火烧身,不要低估明朝文官的力量。

万历十年后,李太后只在两个地方出现了有关国事的记载:

一是万历立太子的事情,万历迟迟不愿意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后来拖的实在太久了,李太后问万历皇帝为什么不立皇长子,万历皇帝说,朱常洛是宫女生的,李太后说,我当初也是宫女,万历皇帝吓得立即跪在地上不敢起来,朱常洛顺利当上太子。

图片 11

二是万历皇帝的次子福王朱常洵深受万历帝疼爱,20多岁还不去洛阳就藩,大臣们天天上疏要求福王启程,万历皇帝说,等明年母后过了生日再启程,李太后说,我的二儿子潞王现在河南卫辉就藩,我是不是也可以把他召回北京给我过生日?按照祖制,亲王是不能随便来京的,于是福王朱常洵启程去了洛阳就藩。

万历亲政后,李太后主要笃信佛教,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二月去世,终年70岁,谥号是“孝定贞纯钦仁端肃弼天祚圣皇太后”,简称“孝定太后”,这个“定”字十分到位,淡定、定位、安定。
这个李太后,真是不简单,她在每个节点都把握好了分寸。

只是,她的儿孙不够争气,在她去世30年后,明朝就灭亡了,这怪不得她,她已经做了她应该做的,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回答:

李太后为儿子万历赶走高拱,同样也希望儿子彻底掌握皇权。母亲对儿子的支持当然要比一个对死去的人的支持。仅李太后主张对张居正抄家这点就能说明一切。张居正和高拱只不过是皇权的工具而已,活着的时候有用,死了就没用了。

在“张居正改革是不是拾高拱的牙慧,如果是,为什么又把高拱贬的一文不值”问答中,我说过二人其实能力一样、性格一样,二人都是独裁(无贬义)式的人物,已经威胁到皇权。

图片 12

(1)李太后怒曰:抄了冯保、张居正的家,钱就有了

李太后的二儿子潞王结婚前,因为珠宝等没有准备好且不够好,找大儿子万历想办法,万历说:近年来,天下无耻官员,全把钱财、珠宝献给张居正、冯保二人,造成物价飞涨,好的珠宝都很贵。

李太后听罢大怒:抄了他们的家,钱就有了。

在母亲心里,什么大臣、家臣,都不如儿子重要。

(2)李太后和万历都惧怕的则是压制了皇权

冯保、张居正却有贪腐问题。但明朝的官员大多都有此类问题。以张居正的级别、贡献说还真不算多。相关案例参见“戚继光为何要委曲求全贿赂张居正”这一问答。

说二人贪腐造成物价飞涨则是故意夸大其词。贪腐只是借口,更重要的原因是下面的案例所表现的内容:

图片 13

张居正曾收到一副用黄金制成的对联“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丘山为岳,四方颂太岳相公。”这对联的文字放在封建社会哪个朝代都是大不敬。

同时,冯保对万历也比较专横,所以,万历朝对宦官干政问题比较注意。冯保被打倒后,其他掌握大权的宦官也被打倒了。万历朝,宦官没有大权者,基本做好了奴才的职责。

由此可见,万历对张居正、冯保地打击都是为保住皇权,李太后作为皇帝的母亲,哪有不支持儿子的道理。

(3)张居正教育万历要节俭要做圣贤,结果自己行之却不是,李太后、万历对其有失望、痛恨情绪

图片 14

张居正对万历幼小时的教育可没有贪腐的位置,要做圣贤。其结果呢?张居正本身并没有做圣贤,由此,对其必然有一种愤恨。

非但如此,张居正对太后、万历地要求却比较严格,使二人产生故意为之的愤恨。例如1572年十一月,大内要求买珠宝,张居正阻拦;1575年李太后的父亲因为造坟茔需要两万两白银,张居正以大义凛然的道理劝阻;1577年五月,万历要修慈庆、慈宁两宫,张居正也阻止,后于冯张二人被清算后的1584年三月开工。。

如此等等,案例还有很多。

回答:

别胡诌八扯地为张居正和李太后辨白了,″居正不正,黑心宰相卧龙床”可不是妄言。张居正是个情圣,欲力超强,隆庆呜呼时李太后二十刚过,这一对干柴烈焰政治上相依为命,如果不弄出点感情上的才子佳人身心互补来,似乎有悖情理!

张居正晚年已经彻底把权力交给万历,他得痔疮后被万历整得七荤八素,可见他对皇上已经构不成威胁,李太后没由头联合儿子来整他。

万历整张居正,李太后当然心疼,也曾出头责骂儿子,但被万历:”我早知道你们那裆事,只不过不挑破”的暗示给堵住了嘴,有口难言而已。毕竟这事如果公开,大明江山坍塌不说,当事人谁也好不了。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张居正无论从政治还是生活上一手带大了万历,他能长大成人,全靠张.李.冯联盟,可以说沒有张居正,就没有万历。就这种关系,万历就算不感恩,也没由头恨张居正,而且恨到骨子里去。但现实却是:张居正死了不久,就被万历抄家鞭尸,而且累及家人一一这是多大的仇恨啊?

唯一原因,就是张李那裆事万历从小就知道,男孩,对这事往往特敏感,男人,最容不下的第一件事,就是有人给自己的老爹戴绿帽子!

图片 15

回答:

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就需要考虑很多方面。单从一点来说,君权最大,皇帝已长大!

回答:

张居正(1525年-1582年),字叔大,号太岳,幼名张白圭,湖广荆州卫(今湖北省荆州市)军籍,生于江陵县(今属荆州),故而时人又称之“张江陵”。明朝中后期政治家、改革家,万历时期的内阁首辅,辅佐万历皇帝朱翊钧开创了“万历新政”,史称“张居正改革”。

有明一代,张居正是最杰出的改革家,从1573年出任内阁首辅开始,便掀起了一场以整顿吏治、推行一条鞭法、巩固边防等为主要内容的改革浪潮,从而使本已衰颓的明王朝统治一度出现了中兴的景象,但是很多人不了解的是,张居正改革的成功离不开一个女人的支持,这个女人就是明神宗之母—孝定李太后。李太后虽出身下层(宫女),然而极具见识,在万历(10岁)继承皇位之后,支持张居正实行变法,增强国力,可以说张居正改革成功,李太后功不可没,史书对其的评价也是很高的,但就在1584年9月(张居正死后2年),张居正遭到清算时,对张居正甚为倚重的李太后却不发一言,任由朝廷打击张氏家族,可以说非常奇怪,历来猜测纷纷而莫衷一是,要谈这个问题,首先要看看张居正被清算的原因:

第一个因素就是万历收拢皇权的需要。历史对张居正的评价很高,争论也不少,但在一个方面却很一致,那就是—权臣,做权臣就要侵犯皇权,无论是行为上还是言语上,在这点上,张居正的表现也确实符合权臣的定义,在赶走高拱取得朝廷权柄后,就干了很多犯忌甚至侵犯皇权的事情,出行坐32人抬的大轿子、锦衣卫给自家(修张宅)当工人等等,这要是在朱元璋时代,早给咔嚓了。尤其在考成法实施、夺情等风浪中,他用霹雳手段打击惩罚了持反对意见的人,手中的权力更加巩固后,就愈发专横跋扈,《明史·张居正传》说,“居正自夺情后,益偏恣,其所黜陟,多由爱憎。”
明代邱南镇由亚卿降为藩参时为了重新升官,他自拟一副对联:“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丘山为岳,四方颂太岳相公。”并用黄金制成,送给当朝宰相张居正,把太岳相公与大明天子相提并论,简直是把张居正放在火上烧烤,问题是张居正不仅收了还光明正大地悬挂示人。当时在内阁中,张居正也是一家独大,如吕调阳、张四维等大学士,根本没有什么权力,只能在首辅的后面亦步亦趋,几乎成了张居正的小伙计,“吾非相,乃摄也”,这是张居正在内阁中常说的一句话,用来敲打内阁中人,问题是这话万历听了是什么滋味,当时户部员外郎王国汲在奏折中说:“孟子曰‘逢君之恶其罪大’,臣则谓逢相之恶其罪更大也。”也就是说张居正的威权比皇帝还大,这在皇权时代是任何皇帝也无法容忍的,所以对万历来说,要想成为大权独揽的名副其实的君主,第一件事情是使他的朝廷摆脱张居正的影响,要消除一个权臣的影响,打击清算就是最好的办法。

第二个因素就是既得利益者的反攻倒算。历史上,改革者素来没有好下场,如吴起、商鞅、王安石等人,张居正自然也不能逃脱这个结局。明代中后期,商品经济高度发展,江南地区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大批官僚、贵族、地主成为社会上的既得利益集团,不仅经营农业和土地,收取租税,而且经营商业活动,赚取高额利润;同时侵占贫民土地,隐藏资产、田地、佃户的真实数目,逃避徭役和赋税,张居正改革的重点为富国强兵,清丈土地、整顿赋税、核查吏治都是其中的重要措施,而这无疑严重损害了既得利益集团的核心利益,从而招致他们的坚决反对,以一人之力来对抗不合理的政治体制,结局无疑是可以预料的。张居正死后,张四维递升为内阁首辅,他看清万历皇帝的意图,授意科、道等言官,上疏弹劾张居正当国期间的不法行为,“反张派”借此揭发事实,制造舆论,如应天府乡试,试官竟以“舜亦以命禹”为题,暗指张居正有企图谋反篡位之心;又如“夺情风波”,称张居正贪恋禄位,不肯丁忧,置父母之恩于个人名利之下,使张居正的形象变得虚伪和毒辣,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别说是张居正,包拯来了都白扯。

第三个因素就是与皇室的矛盾。虽然张居正在李太后的支持下大力改革,但二人也有着矛盾。先是李太后之父,武清伯李伟,也就是万历的外祖父,因为纳贿被张居正召唤到宫门外,当众申饬一顿,李太后虽然斥责了父亲,但是内心无疑也是非常难堪的。而且经此一事,张居正得罪李伟的同时,也得罪了大学士张四维(与李伟交好,且有乡谊)、得罪了三边总督王崇古(张四维的舅父)、得罪了太监张诚(与李太后之弟有姻亲关系),其次是李太后信佛,她想用私蓄修娘娘庙,张居正不但直接禁止,还把太后的私蓄用于改造桥梁,还禁止她在宫内设坛拜菩萨,真心说这就不应该了,老太太在这事上是有话说的。再者是朱家后人,万历17岁时,有一次醉酒调戏宫女,张居正等人向李太后告状,太后差点废掉万历,万历因此对张居正等人怀恨在心。1584年,辽王王妃控诉张居正,他生前为了滚夺府邻,竟蒙蔽圣聪,废黜辽王,侵犯皇室以自肥。

收拢皇权、得罪皇室和权贵阶级,可以说在当时对张居正及其家族的打击清算就是一种大势,任何人也阻挡不了,别说是李太后,就是朱元璋来了也得清算了再说,何况,在老朱手下,张居正估计早就死了呢。

接下来再看看李太后。李太后即慈圣皇太后(1544―1614年),本名李彩凤,汉族,漷县人。隆庆帝皇贵妃,万历帝生母。十五岁进入裕王府,为裕王朱载垕生第三子朱翊钧,进而由都人(宫女)升为侧妃。裕王登基后被封贵妃,地位仅次于陈皇后。万历元年(1573年),朱翊钧即位,是为明神宗,为母亲李氏上尊号为慈圣皇太后,万历四十二年二月崩。

李太后的一生都绕不开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儿子万历皇帝,是围绕万历展开的。历经嘉靖、隆庆、万历三朝,由宫女到皇贵妃乃至太后,这种经历,即使是对政治一窍不通的人也锻炼成一名成熟的政治家了,作为母凭子贵的代表,她的一切行为出发点都要维护万历的地位和权威。万历登基后,和万历的关系有点像孝庄和康熙,而张居正就是那个鳌拜,同样,孝庄在诛除鳌拜怎么表现,作为政治家的通病,李太后在清算张居正时也会八九不离十,即使不落井下石,也不会出言阻挠,何况是在当时皇权、皇室、权贵都要清算的大环境下呢。李太后不发一言的另一个原因可能就是当时她对朝政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历史对李太后的记载大多集中于万历亲政前也就是1578年,尤其是1584年,张居正去世、冯保倒台后,除了在立储一事上说过一番话外,就鲜有记录,我们有理由相信,此时李太后应该是深居简出的,对朝政也很少过问,问了可能也没用,既然没用,索性不说。

回答:

一是出于无助,二是统治需要。

图片 16

朱翊钧即位时,年仅十岁,正所谓“主少国疑”。

为政权的稳定,李太后任命冯保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张居正为内阁首辅。冯保和张居正都是朱翊钧最亲近的人,一个是大伴,一个是帝师。此二人的合作打开“万历新政”。

李太后对朱翊钧的管教非常严格,最严重一次是朱翊钧酒后失态,李太后甚至提出废帝,最后张居正代写《罪己诏》和上奏《慎起居》,加上朱翊钧跪地惩戒,才平息此次风波。由此可见,朱翊钧对李太后和张居正是非常惧怕的。

万历大婚后,李太后从乾清宫搬回慈宁宫,将管束朱翊钧的任务,交给了张居正。

没想到,张居正死后,遭到万历的清算,险遭开棺鞭尸。

万历清算张居正,李太后想必多少是知道的,但已经爱莫能助。毕竟万历后来二十年不上朝,也没见李太后出来制止,要知道万历即位初期,李太后五更就敦促万历起来上朝。

另外,李太后也可能考虑到牺牲张居正,有利于万历政权的稳定。虽然张居正不像严嵩那样,但也是权臣,如同霍光,霍光也是日后遭到清算。

回答:

朱元璋制定的宫规,后宫女眷连请太医看个病都要一大群人监视着,想偷男人是基本不可能。

再说张居正那样的士大夫,喜欢的是年轻貌美的小妾,犯得着为了一个先帝遗妃,冒千刀万剐灭九族的风险?

回答:

首先,张居正对于李太后来说不过是一个利用的工具,是用来稳固万历的统治的。而在这一点上,张居正明显超额完成了任务,为万历这个时期奠定了基础。但是,张居正本身无疑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人死了,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况且被张居正整过的人并不少,其中还不乏朝廷重官,李太后没必要为了一个死人去触众怒,因此,李太后没有出面阻止。

退一万步说,就算李太后愿意出面,万历会听吗?我们来分析一下为什么万历要清算张居正,很简单,就两个字:权力。小时候被张居正吓怕了,以为皇权会被夺走,长大了,张居正都死了,还不得赶紧享受一下权力的乐趣吗?试问,在这种状态下的万历,李太后阻止得了吗?我想答案不言而喻。说难听点,万历不去清算李太后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如果李太后在多管闲事,说不定下场就跟张居正一样了。

在原史中,李太后是个很聪明的人,正是因为她和张居正强强联手,才成功让万历登上了皇位,可以说,她是个懂政治的女人。她懂得急流勇退的道理,因此,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张居正死后,李太后整个人也像销声匿迹了一样,很少出现。也许,就也是她明哲保身的一种方式吧!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回答:

你说这万历皇帝也是个小心眼,死都死了,你还清算什么,对不对?

我估计这是万历皇帝被压太久了(28年啊,不短了),自尊心在作怪,活着的时候我动不了你,死了我能把你家棺材板撬起来。再加上政敌的添油加醋,万历皇帝顺其自然就去清算张居正了。
图片 20

而这时候的李太后呢,张居正活着的时候,他们俩不一直配合的都挺好的吗,为什么不帮说句话呢。

我认为一个原因是毕竟张居正死都死了,现在掌权的是万历皇帝,万历皇帝又是李太后亲儿子,万历皇帝想清算那李太后不支持就算好的了,还阻止他干嘛。
图片 21

另一个原因是反正这么多年了,该教的李太后和张居正也都教给万历皇帝了,现在也算正式毕业了,不管万历皇帝以后做什么,都是他自己的事情,都由他自己做决定,李太后就退居幕后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李太后阻止是阻止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万历皇帝说了算,我就不听,你能把我怎么滴。
图片 22

最后一个原因是,据说李太后和张居正在李太后还不是李太后的时候,俩人的关系就有点微妙,至于最后具体发展到什么程度,这也是个谜。所以也有可能是俩人的关系不正常,而被万历皇帝知道了,所以清算时,李太后也就不好意思去阻止了。

在这时期,张居正还和李大后一起,决定万历的生活中的事情,象选皇后,选的恰好是万历不满的人选。所以万历皇帝其实对张居正积怨甚深。

三、张居正以权谋私。

张居正在位时,他的两个儿子同时参加朝考,结果都中了进士,其中一个还是榜眼,过后官员意见很大,连海瑞都进行了弹劾,但是小皇帝也没办法,只好不了了之。

但张居正不愧为张居正,下一科又让他的第三个儿子科考,这次干脆中了状元,父亲出题,儿子考试,沒有猫腻才怪,后来他的儿子都身居高位,在他执政期间,结党营私是肯定的,这也是封建帝王所不能容忍的。

后来,在风雨飘摇的明代未期,崇祯皇帝为张居正平了反。

回答:

要回答这个老问题不是一篇短文可以解决的。

史学界有这么一种说法:明朝不是亡在崇祯而是亡于万历!

十三陵万历皇帝的陵墓早已打开,参观者何止千万人,笔者当年也到过该陵,昔未能亲睹尊容!史书上找不着的答案,那就死人身上找!

据说万历皇帝二十多年不上朝,习惯做木工,是一位出色的木匠师付,还有作品传世呢。不上朝并不意味着撒手不管,不上朝并不意味着睡大觉游山玩水,贪恋女色什么的,不上朝却在深宫算盘打得精,把银子握在手中,一刻也不放松,掌握天下财权,臣子爱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组了几次阁都不成功,朝臣罢工,爱罢就罢,银子在我手中!

倭寇在沿海烧杀,得管,管不了就由它去吧,抢够了自然就走了,严嵩管过不行,张居正来管,想一劳永逸?想改革旧制,也有过好的效果,一旦触犯了皇亲国戚的利益就改不动了,成了一句空话,变成一句笑话,动皇亲国戚就是动大明的根本,不灭九族也算万幸!什么老师,利益重要!国之根本重要!好不容易挨到天启,是个短命的,崇祯上台,杀魏忠贤想救大明一把,来不及了,李自成、张献忠等农民军如蝗虫般多,如潮水般汹涌猛扑而来,东北努尔哈赤兵强马又壮,都想一口吃了大明朝,改朝换代已不可避免,看来,遗留问题只有看新朝的杀伐决断了。

回答:

严父出孝子,明师出高徒,但要调教一位日后可能呼风唤雨的皇帝实是不容易。管得太松造成储君不成气,皇帝必定会加罪或嫌弃,管得太严,这秋后算帐也不是不可能,这时历代皇帝老师的后果,若遇上明理的皇上自然官运畅通,节节高升,共踫上小家子气或记仇的皇帝那自然是别想好过。

然而像张居正这种严格教育只能算是对少年万历凑效,在他的名字无形之中已透露“居”,别有居心,也即未雨绸缪,为以后的“挟天子”奠定基础。但万厉并非刘协,张居正更无曹操之能,而且万历长大了,自然时很多事物的认识发生变化,慢慢地便会从尊敬到痛恨,这在人性的情绪上也会因年龄的成长而特不同看法和理解:小孩容易哄,长大才知上当。

回答:

感谢邀请!个人认为,万历皇帝这样做纯属个人情绪的发泄。

万历帝十岁即位,按照隆庆帝的遗诏,由高拱、张居正、高仪及太监冯保四人辅政。隆庆帝在死前,抓着高拱的手,临危托孤道:“以天下累先生,事与冯保商榷而行!”根据隆庆帝的生前安排,国事主要由高拱和冯保负责。但由于高拱和冯保的关系非常恶劣,而张居正想扳倒高拱,坐上他的位置。因此,他表面上支持高拱,实际上暗中帮助冯保铲除高拱。就这样,高拱在冯、张二人的谋害下,被赶出了京城。而与高拱关系密切的高仪听说此事后,吓得连续呕血三日而亡。就这样,张居正终于如愿以偿坐上了高拱的位置。

高拱之所以倒台,主要原因是以顾命首席大臣自居,目无君上。他曾在公开场合奚落万历帝道:“十岁太子如何治天下?”对皇帝表达出了特别的轻视和不屑。冯保和张居正就是抓住高拱的这个把柄才把他打败。但取而代之的张居正比高拱也好不了多少,他任首辅后,对外与冯保结为死党,对内极力巴结隆庆帝陈皇后和万历帝生母李贵妃,深受信任,最后到了独揽朝政的地步。即使万历帝也时常遭到他的训斥。据史料记载道:“初,上在讲筵,读《论语》‘色勃如也’,误读为‘背’,居正遽厉声曰:‘当读作勃!’上悚然惊起,同列皆失色,由此上益心惮居正。时比之堆氏骖乘云。”还有一次过元宵节,万历帝想在宫中搞一次元宵灯火,张居正知道后,就劝阻皇帝道:“在殿上挂一些灯就可以了,不需要再搞什么灯棚。接下来的几年还要有许多大事,例如皇上的大婚、潞王的出阁,每件事都需要花钱,天下民力有限,还是节省一点好。”万历帝只得作罢。其实就事情来讲,皇宫里多挂几个灯能花费几个钱呢?张居正这样做无非是做给其他臣僚们看的,让他们好知道自己威福自操,连皇帝也不放在眼里。由于万历帝对张居正的惧怕,他在称呼张居正时从来不称名道姓,而是称“先生”,所下的诏令,凡提及张居正的,都写“元辅”二字。张居正除了对皇帝跋扈自大外,对皇帝生母李太后也是异常刻薄。李太后的父亲李伟违反国法,理应当罚,但张居正根本不顾及李太后的面子,采取逼宫的方式,逼的李太后处置自己的父亲。这样一来,张居正把李太后一脉也得罪了。他死后被万历帝清算时,就是因为这件事,李太后没有替张居正说一名话。

长期的把持朝政,大权独揽,导致张居正忘记君臣名分,对那些溜须拍马的谄媚之词,心安理得的接受。有一个官员送给张居正一副用黄金制成的对联,对联写道:“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岳山为岳,四方颂太岳相公(张居正号太岳)。”竟然公开把张居正和万历皇帝相提并论。而对于不肯奴颜婢膝的官员,他都不加思索的肆意打击。万历五年(公元1577年)张居正父亲死去,按照封建社会的丁忧制度,张居正应该自行解职二十七个月,在家“守制”,期满后再出来做官。但张居正不想丢掉费尽心思得来的高位,于是指使亲信官员上疏“夺情”,这样,他就可以顺水推舟,留在朝中。吏部尚书张瀚首先反对,他认为封建社会的“守制”传统是基本的纲常伦理,因此,坚决反对张居正继续留在朝中任职。张居正立即怒不可遏,最后遭到处罚。随后又有官员吴中行、赵用贤、艾穆、沈思孝也站出来反对张居正的“夺情”之议,被张居正施以皇帝才能决定使用的廷杖之刑。吴中行和赵用贤被打了六杖仗,艾穆和沈思孝被打了八十杖。

对皇帝的极度无视,对皇亲的刻薄寡恩,对大臣的随意打击,使万历帝对张居正越发不满。张居正于万历十年去世时,已二十岁的万历帝立即表现了极强的政治手腕,他先是高度褒奖张居正的功绩,赐谥号“文忠”,赠上柱国衔,荫一子为尚司丞,赏丧银五百两。但在九个月之后,就对张居正展开了残酷的政治清算,起因是被封于荆州的辽王朱宪节被废为庶人后,他的妃子向万历帝上诉家中成千上万的珠宝都被张居正抄到自己家了。万历帝本是一个贪婪好财之人,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对张居正展开了报复,先是夺了张居正的官秩,接着又查抄了他的家。万历帝在都察院的奏疏中批示道:“张居正诬蔑亲藩,侵夺王坟府第,箝制言官,蔽塞朕聪。专权乱政,罔上负恩,谋国不忠。本当断棺戮尸,念效劳多年,姑免尽法追论。”万历帝对张居正的批示虽然有浓烈的个人情绪在内,但客观的讲,皇帝批示的这些罪行,张居正是个个坐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