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户对拆迁方案不满杀3人被击毙:身中数枪

一位自称范华培叔叔的男子称,10日下午,范华培返回家中发现家中停水,“村里拆迁还没有谈好,他也没有签字,可能他觉得有人在故意断他家的水电,就比较激动”。看到正在路边拆房子的钩机,范华培认为是钩机师傅断了他们的水,就拿刀捅伤了一名钩机司机。随后,范华培又赶到老鸦陈街道办事处,遇上办事处副主任陈山,朝着陈山连捅5刀。范华培从街道办事处返回到家中后,又与两名拆旧空调的男子发生冲突,连续将两人捅死。警察和武警赶到现场,将范华培击毙在他家门口。

“你看看灰尘扬那么高,走近拆迁现场就成了‘土地爷’。你是来租房子的吗,换个地方吧,这里灰尘太大了。”一村民告诉记者。

男子持刀行凶致3死1伤

一名身着迷彩服、拿着对讲机的男子站在拆迁工地旁边,和另外两名男子侃侃而谈。

范华培的嫂子王女士介绍,范华培今年36岁,东北某大学研究生毕业,家中有个6岁的女儿。事发前,范华培在郑州市一家私企上班。由于父亲身体不好,范华培也希望父亲不要再操心家里的事,安排他放心养老。近日,父亲患病住院,母亲在医院内陪护着,范华培经常往医院里跑。事发当天,原本是父亲要出院的日子。

昨日16时,正值放学时间,学生们三三两两地从那里经过,他们却大多没有戴口罩。一位接学生的家长拿起红领巾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据范华培邻居介绍,案发后,多名范华培家属和目击者被警方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放学的孩子要穿过拆迁工地回家

村民称其对拆迁存积怨

扬尘大大降低了拆迁区域道路的能见度,一些过往的机动车,进入扬尘区域后,立即减慢了速度。

5月10日下午4点左右,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街道薛岗村,村民范华培持刀扎死3人、扎伤一人,其中一名死者为老鸦陈街道办事处负责拆迁工作的副主任。凶杀案发生后,民警在鸣枪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将范华培当场击毙。据范华培家属介绍,由于薛岗村面临拆迁,范华培因对拆迁方案不满积怨已久。

昨日下午,村西边桥头批发店门前,3个人戴着口罩坐在那里。附近一条小路上,浓烟滚滚,很多经过的人戴着口罩,没有戴口罩的用手捂着鼻子。

据当地媒体报道,事发当天,范华培曾与两位朋友喝了24瓶啤酒,范华培喝得醉醺醺的,经警方检测,其血液每百毫升酒精含量达152.09毫克,已属于严重醉酒状态。范华培的一位远房姐姐刘女士猜测,范华培一直对拆迁方案不满意,事发当天曾在外面与朋友喝酒,这也可能是导致范华培突然情绪失控杀人的原因。但也有村民表示,案发前留意到范华培从薛岗村街道上经过,并未看出其存在醉酒状态。

随后,记者通过惠济区政府办公室联系到了该区城乡建设局。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说没有“王伟民”这个人,让记者联系该局拆迁办。拆迁办一宋姓男子表示,没有听说过扬尘防治的事情,让记者联系长兴路街道办事处。

463.com,事发后,在范华培的好友群中,传播着他在朋友圈中发出的最后一条状态:“人已杀,不要再救。我已活不了。”

一层处既没有围挡,也没有施工人员提醒,废弃拆迁垃圾“嘣”一声落地,摔得变了形。不少村民从此经过。

昨天下午,记者在老鸦陈街道办发现,街道办门口仍被拉起的警戒线封锁,两名巡防人员守在门口,拒绝无关人员进入。而在薛岗村拆迁办门口,已经挂上“暂停工作”的告示,村内多辆拆除房屋的钩机停在废墟中,暂停拆房作业。

惠济区老鸦陈村拆迁工地,防尘网覆盖不到位,四周缺乏围挡,造成扬尘漫天飞。在拆迁现场附近的道路上,市民经过时不得不戴口罩或捂着鼻子。

:2016-05-12 09:19:17

“江山路老鸦陈村拆迁工程,现场烟尘飞扬。城市要发展,环境要保护,必要的防尘措施肯定是要的,相关单位配合一下吧,不然郑州环境污染会越来越重。”近日,网友在网上发布微博称。

据范华培一位邻居介绍,范华培在行凶杀人之后,曾经返回家中,将钱包和自己的物品交给妻子保管。警察和武警赶到现场以后,范华培拉开车门,站在自己的汽车旁边,“他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杀了人必死无疑。”

“他们在村中间拆迁时,相邻的房子成了拆迁工地的围挡。”老鸦陈村里一名村民建议,拆迁工地责任单位应抓紧时间采取降尘措施,减少扬尘对居民的危害。

昨天下午,这名邻居守在家属为范华培设置的灵堂旁,后悔当时未能劝动范华培,让他放弃极端的想法。“如果好好跟他说一说,可能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死了这么多人。”

在老鸦陈村拆迁现场的江山路围挡上,悬挂着扬尘污染防治责任标志牌。标志牌上显示,扬尘监管责任单位为惠济区城乡建设局,扬尘监管责任人为王伟民,下边留着固定电话:56786232。

拆迁办“暂停工作”

记者向其询问,谁是拆迁工地负责人,他表示不清楚。

据该邻居反映,范华培在事发前几天已经出现了极端的想法,并且跟很多人谈起过,表示要以死保护自己的房子。事发前一天下午,该邻居从范华培门前经过,曾经下车与范华培谈话,希望他能够保持冷静,“我就告诉他,千万不能有极端的想法,自己一定要克制,要相信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大不了打官司,只是多拖几年,很多人都在最后拿回了自己应该得到的补偿,如果采取了极端的行为,可能就什么都没有了。”当时,范华培的妻子也站在旁边,该邻居还提醒她要多劝一劝范华培,千万别做傻事。

村内拆迁大多缺少降尘和防护措施

案发后,记者与老鸦陈街道办工作人员联系,对方请示领导后回应称,目前尚有伤者在医院救治,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拒绝了记者采访要求。

昨日上午,郑州晚报记者来到惠济区长兴路街道办事处老鸦陈村。

今年4月,薛岗村启动拆迁程序后,大部分的住户已陆陆续续搬走。村中的公告显示,5月4日拆迁已进入倒计时。村民称最近已经持续断电断水。原本餐馆和超市林立的街道,已经显得空空荡荡,很少有人走动。被拆了一半的墙壁和各式招牌堆放在路边,胡同内偶尔有几个收拾废品的人员将旧家具拆解完以后装上脚踏三轮车运走,当废品出售。

灰尘太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