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是如何克服方言障碍的?普通话是哪里的方言?

问题:看三国演义一直很疑惑。不管什么地方的人都可以对话,诸葛亮是山东的居然也可以和南方蛮夷孟获对话,难道那时候也和现在一样也有普通话

中国虽然大部分人都是汉族,不过每个地区的方言有很多,一个省可能都会有好几种方言,交流起来会非常不方便。古代并没有统一普通话,那他们是如何克服方言障碍的呢?其实多数还是靠文字,因为秦始皇统一了文字,如果不好用语言交流的话,那写字就可以了。不过大家有没有想过,普通话会是哪里的方言呢?其实普通话是以北方话为基础的方言,但音调听上去会平顺很多,现在全国某些地区还是会出现沟通障碍,大家一般都是怎么解决的呢?

回答:

我们普通人对古代历史的了解不外乎两种途径,一则通过阅读文献,一则通过观看影视剧。尽管时隔千年,有着地域的不同,但我们还是能够了解古人的思想及其生活方式,这无疑是文字的功劳。

这个问题里头,其实隐藏着些许不太好细说的秘密,我们且拣可说的来说,不可说的就只好微言了。图片 1首先,普通话指的就是一个政权指定的官方语言。当下的国语,其实是以北京方言为基础的一种语言,承接的是清朝的底子。也就是满语与北京明人语言的一种杂合体。历史上一朝兴一朝废,普通话也随之改变,譬如民国那会,国会就曾讨论过是粤语还是北方话作为国语,据说当年粤语呼声很高,但最终还是以一票之差(也有说是三票)输给了北方话。虽然如此,因为民国都城在南京的缘故,那个时代的国语还是有点温软的感觉,及至后来就更加如此了,与当下的普通话大大的不同。

说起这文字,就不得不提秦始皇。因为正是秦始皇统一了战国古文字,以秦篆为官方文字,才使得我们不同地域之间的人们虽然会有方言的差异,但是面对同一种文字时还是能够彼此理解的。《中庸》讲“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这本来是儒家统一天下的主张,却被推崇法家思想的秦始皇实现了。就单从这一件事情来说,秦始皇功莫大焉。

而往前看,明朝的国语是掺杂了若干蒙古语言成分的“中原雅音”,元朝则是蒙古语,宋以前,一直向前推到汉朝,用的都是所谓“中原雅音”,也就是普通话。

统一文字固然是好事,但这是于思想文化的传播而言的。对于日常生活来说,最为重要的还是口头交流。我们常说中国地大物博,由于山川河流的阻隔,从而形成了不同的聚落,使得人们在说话时会有口音的差别,此即所谓的方言。

正是因为大家都讲“中原雅音”,所以山东人诸葛亮可以和山西人关羽聊天,关西的马超可以和中原的曹操对骂,幽燕的刘备可以和江东的孙尚香悄悄说情话,这一切都没有障碍,因为大家都是汉人。

由于我们今天的大多数国人都会说普通话,加之影视剧中的古人也是操着一口普通话,这就使得我们形成了一种假象:古人也说着和我们一样的话。其实仔细想来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古代人说话和今天是很不相同的。既然如此,那他们是如何交流的呢?比如苏东坡是四川人,而当时北宋的皇帝是河南人,难道苏轼说着四川话和说着河南话的皇帝交流吗?再比如说,康有为是广东人,当时的光绪皇帝是北京人。那么,光绪皇帝是否能够听懂操着一口粤语方言的康有为呢?

图片 2自然有人会问,方言呢?他们难道都没有方言。关于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地区性的方言自然是有的,但不论是辽东的公孙康、交趾的士燮,他们在进学堂之际,便已经接受了雅音教育。换句话说,但凡读过书的汉朝人,都是会讲“中原雅音”的,自然未必个个标准而已。

这个问题在我们今天是不会存在的,因为人们都会通过普通话(以北京话为标准,以北方话为基础)来交流,尽管有些人可能会有一些口音,但无伤大雅,彼此之间还是能够听得懂的。

那么中原雅音究竟是什么呢?我们都是汉族,自然说的是汉朝的官话,而汉朝的根基,来自于楚。从刘邦到韩信、萧邦、樊哙,哪一个不是楚人,楚人当然说的是楚语。当然这个时候的楚语,已经和屈原那个时代大不同了,来自湖北一带的楚语,已经和当时河南、江苏一带的语言相融合,换句话说,刘邦说的楚语,不完全是南方的语言,也有大量来自中原周朝的词汇读音。所以,拿汉朝版官话读诗经,大体上是合韵的。

普通话这个概念是现代汉语中才有的,在古代尚无此一说,那么古人有没有一种统一的交流语言,它又是以那个地方的方言为标准的呢?

图片 3而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这些人,也都出自汉朝的官僚家庭,他们当然打小就读圣贤书、说中原雅音,所以即便地隔南北,却没有沟通的问题。即便是地处南蛮的孟获,虽然距离中原太远,但与云南的官员多少有来往,所以即便不能完全掌握“中原雅音”的正确表达方式,但至少能听懂一些、会讲几句常用的。

查阅资料,我们知道古代的普通话叫作“雅言”,一般是以国都所在区域为标准的。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三个朝代,即夏商周,除过西周,其他时期都是在河南建立都城的,因此当时的雅言就是河南话。汉族之名因汉朝而得名,之前是叫作华夏族的。所谓华者,衣冠之美;所谓夏者,礼仪之盛。公元前770年,周平王迁都洛邑,号为东周。因此洛邑地区的语言便成为了当时的雅言。《论语》里讲“子所雅言,诗书执礼。”孔子虽然是鲁国人,但他不用山东话讲学,而是用河南话讲学。

此外还要说的是,中原雅音也分书面表达(文言文)和口头表达两种款式,前者而今依然保存下来,后者则留存于地方方言之中。我们之所以能理解古人的文字意思,很大程度上就因为我们尚且保留了文言文这一项技能,至于中原雅音的口头表达,由于大清国的漫长统治以及文治武功,不得不说我们已经丧失了。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同时也统一了文字,即小篆。当时秦朝的国都是咸阳,咸阳位于关中,因此当时的雅言便是关中话。到了汉朝,西汉建都长安,东汉建都洛阳。这时的雅言也基本上是陕西话和河南话。汉朝的汉语标准语也有“正音”、“雅言”和“通语”等不同的称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