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com】加拿大研究人员复活灭绝痘病毒

加拿大研究人员复活灭绝痘病毒

争议性天花论文出版

463.com 1

463.com 2

马痘病毒 图片来源:Eye of Science

1796年,爱德华:琴纳发明了天花疫苗。图片来源:密歇根大学

天花可谓是历史上最致命的疾病之一。为了消灭这种疾病,人类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然而,一个小型科学团队仅用半年时间和10万美元就可能让这个“幽灵病毒”重返人间,而且并不需要多么特殊的新知识。

近日,一项极具争议性的研究终于问世。研究人员“白手起家”合成了一种天花病毒,并最终将论文发表于《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上。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病毒学家David
Evans和研究伙伴Ryan
Noyce从互联网上订购了马痘DNA,然后将它们组装在一起,结果显示制出的病毒能感染细胞并繁殖。

463.com,这是一组加拿大研究人员在一个不同寻常且尚未发表的实验中得出的结论。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病毒学家
David
Evans表示,他们利用邮购的遗传碎片,重新合成出了马痘病毒——这是一种天花病毒的近亲。

2017年7月,《科学》杂志首次报道该研究时引起了大众恐慌,人们担心它可能会给潜在的恐怖分子制造天花病毒的处方。而且,许多科学家表示,这篇论文并没有回答最紧迫的问题: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马痘是否会对人类造成伤害,但和天花一样,科学家们相信这种病毒已经在自然界中绝迹了。现在,Evans
和团队轻而易举的就重构了这种在1980年就宣布已被消灭的恐怖病毒。

该研究小组称,由美国纽约的制药公司Tonix资助的这项研究,可能会带来一种更安全有效的天花疫苗。但德国马尔堡大学病毒学家Stephan
Becker说,安全的天花疫苗已经存在,而且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替代马痘疫苗。“这并不是简单的加法。”Becker说。

对此,德国慕尼黑大学病毒专家Gerd
Sutter表示了极度担忧:“毫无疑问,如果马痘病毒可以被制造出来,那天花病毒也可能会随时回来。”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布隆格公共卫生学院健康安全中心主任Thomas
Inglesby也指出,这篇论文没有明显福利,因此发表它“是个大错误”,“会让世界更易受到天花攻击”。

而Evans希望该研究——大部分工作由其助理研究员Ryan
Noyce完成,能有助于解开有数百年历史的天花疫苗起源之谜,以便研发新的更好疫苗,甚至改善癌症疗法。

但该期刊出版商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委员会一致认为,出版的好处,包括“促进疫苗开发的潜在改进”,超过了风险。但Inglesby指出,虽然没有必要进行审查,但“这应该给科学机构和政府敲响警钟”。

实际上,从科学角度而言,该成果算不上是个大突破。自2002年科学家能够从零开始组装更小得多的脊髓灰质炎病毒后,他们就预言有一天也能合成痘病毒。但该研究却引发了人们的极大担忧:恐怖组织可能会使用这些现代生物技术。

20世纪80年代,全世界范围内的天花疫苗接种基本全部结束,因此,现在的大多数人都对该病毒没有免疫力。专家担心这种新病毒可能会被用于生物恐怖或生物战争。因为,最后的天花病毒样本被严密地保护着,而这篇论文可能给恐怖分子提供另一条获取途径。

但美国马萨诸塞大学生物伦理学家Nicholas
Evans表示,如果考虑到历史背景,该研究可谓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证明了病毒合成的潜力。

不过,世界卫生组织禁止合成天花病毒的全基因组,并且订购其DNA排序可能会很困难,因为一些合成公司会筛选订单。乔治梅森大学生物防御专家Gregory
Koblentz提到,进行这些研究对实验室来说并非轻而易举。而且,马痘病毒被认为已经在自然界中灭绝了。

亚利桑那州大学炭疽病毒专家Paul
Keim表示,该研究似乎还点燃了有关科学应被如何管理的讨论。“复活已灭绝的天花病毒近亲极具煽动性。时常会出现一个实验或事件触发严格审查,而该实验听上去就像当局会考虑严格管理的对象之一。”

Evans也承认,人工合成天花病毒的研究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存在被不法分子利用的风险。“向人们展示如何合成马痘病毒会增加这一风险吗?”他说,“可能会。但事实是风险一直存在。”

在2016年11月举行的一场世卫组织天花病毒研究咨询委员会会议上,Evans与相关专家讨论了该研究。日前,WHO发布在网站上的一份该会议报告指出,Evans的研究“不需要特殊的生物化学知识或技术,也不需要太多钱或时间”。但它也没有吸引生物伦理学家或媒体的过多关注。

而且,与Evans团队合作的药企Tonix曾发布的相关新闻稿也未受关注。Tonix表示希望将马痘病毒放入人用天花疫苗中,以便目前能引起小部分人出现严重副作用的疫苗更安全。

Evans表示,它还将为研发其他疾病疫苗提供平台。他还试图利用合成痘病毒开发癌症疫苗,此疫苗能激活免疫系统攻击癌症细胞。“我认为我们需要注意双刃剑问题,但我们也应正视该方法无与伦比的优势。”

这种双链天花基因比脊髓灰质炎基因大30倍——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Eckard
Wimmer和团队在2002年从零开始合成了脊髓灰质炎病毒。而且,马痘病毒基因的末端还有名为“终端发夹”的结构,也让重建工作充满挑战。

此外,科学家只要将脊髓灰质炎基因简单地放入适当细胞内,就将能产生新病毒,然而该方法不适用于痘病毒。WHO天花咨询顾问小组主席、英国剑桥大学的Geoffrey
Smith表示,这让重建天花病毒更困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