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com【江南】为爱蓄上长发(小说)

  一
  
  五月的雨,像一首离愁的歌,响在失眠的夜晚,一觉醒来,习惯性的摸了摸身旁,仍是冰冰凉凉的。
  点亮了一盏台灯,月儿没束的长发散落,瞬间将她大半个脸遮挡,抱着膝,看着手机屏幕上清的相片,眼泪一颗颗滑落…
  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月儿总会在午夜梦醒,怔怔的看着清的照片,照片上的清高大威猛,神采飞扬。
  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照片上清的脸庞,一下又一下,就像清就在眼前,月儿喃喃自语:清,待我长发及腰,你娶我可好?
  清没有回答,他永远也不会回答。
  手机消息提醒有人发短信过来,月儿点开一看,是比她小十岁的大学本科毕业生聪发来的:你又睡不着了吧!他长期在外地,你一个人不寂寞吗?
  月儿想也没想,回了一句:他回来了。
  “是吗?不要欺骗自己,公司里的人都说你们关系不好,干吗活着那么累?”
  “累吗?不觉着。”
  “你知道我喜欢你,喜欢你的长发飘飘…”
  月儿关了手机,不再回复。
  喜欢她的长发?她苦笑了。
  这长发是她为他而蓄的,只是蓄上了长发,爱的主人却已飘然远去。
  倒上一杯红酒,轻轻摇曳这红色的液体,酒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激荡,左右摇摆,就像清清晰的脸庞。
  
  二
  
  “快点快点,月儿,你怎么这么笨,这里这里…”姐姐在大树边大声叫着。
  月儿的眼睛被黑布蒙着,循着声音摸过去,却摸到了一堵墙:“姐,我抓到你了。”月儿开心的把黑布揭开,却看见一个穿海军服的高大帅气的男孩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的手正拽着他的胳膊:“那个,对不起。”月儿有些窘迫。
  “你是月儿?”男孩问道。
  “她是我妹妹月儿。”姐姐从大树边跳了过来。
  “怎么和你一点也不像?这短头发倒像个男孩。”男人凝视着月儿。
  “我喜欢短发怎么了?哪条法律规定了,女孩不能留长发?”月儿气鼓鼓的回答,对这个男人的印象非常不好。
  “月儿,这是你未来的姐夫,你就叫清哥吧!”姐姐适时的给她解了围。
  姐姐拉着清欢天喜地的走了,晌午的阳光落在姐姐漆黑浓密的长发上,跳跃着欢呼着,将姐姐及腰的长发染得晶晶亮。月儿鄙夷的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对这个未来姐夫的印象一点也不好。
  后来,姐姐和清订婚了,订婚的那天,姐姐特意将长发挽起,插了一朵鲜花,清却不声不响的将那根木簪子抽开,一任姐姐如瀑的长发散落。
  “你疯了。”姐姐小声说。
  清轻轻的说:“一个女人如果没有长发散落,就没有女人味,我喜欢你,是因为你的长发。”
  姐姐含笑不语。
  清是个海军连长,平时工作很忙,一年回来一次,每一次都会给月儿带许多贝壳海螺之类的,姐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清,你对月儿比对我还好。”
  这个时候,清总是低下头看着月儿打趣的说:“怎么会?她是个假小子。我才不喜欢假小子呢。”
  
  三
  
  姐姐是个小科员,在公司里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而清回来的次数更少了,原来一年,后来两年,姐姐越来越有怨言。
  “月儿,过来。”姐姐高兴的穿上一条新裙子:“好看吗?”
  “好看。”月儿十八了,她觉得姐姐是真的好看,红发飘飘,红裙子将她的身材衬托得婀娜多姿,怎么看怎么好看。
  “姐,清哥要回来了?”
  “他回不回来和我有什么关系?”姐姐的脸瞬间变了颜色。
  “姐,你和清哥怎么了?”月儿奇怪的问。
  “去去去,大人的事小孩别管。”姐姐不耐烦的说。
  楼下有汽车喇叭声响起,姐姐用最快的速度化好妆,冲下楼,月儿趴在窗户上,看姐姐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姐姐比月儿大十岁,在姐姐十六岁,月儿六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出车祸双双离开了人世,姐妹俩从此相依为命。姐姐为了月儿早早辍了学,在外打工养家,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清。
  月儿不知道姐姐到底怎么了,清回来后,来找过姐姐,可是姐姐和他争吵得很是厉害。
  月儿有些同情清,偷拿了清的地址,一封封的给他写信,清偶尔也会回几封,但却绝口不提姐姐。
  清每封信里都会问:假小子,你留了长发吗?
  月儿总是老老实实的说:没有,嫌麻烦。
  “女孩要留长发才像个女孩。”清每次都这样说。
  月儿不以为然。
  有一天月儿收到一封部队来信,说清在抓捕罪犯时受了点伤,还不忘叮嘱代信的战友:一定叫她要留长发。
  月儿顺利的考上了大学,姐姐已经成家了,对方是个贸易公司的老板,喜欢姐姐乌黑浓密的长发。清知道后很沉默,月儿寄的信他再也不回了。
  
  四
  
  暑假,月儿找了份兼职做服务员,却意外的看见了清:“清哥,你不是在部队?”
  清的脸庞瘦削了许多:“转业退伍了。”
  “那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刚回来,看看再说。”
  清比月儿大十二岁,但和姐姐分手后,他一直没有找女朋友。
  “清,你在这。”一个踩着十厘米高跟鞋,有一脸精致妆容,长发飘飘的女人走了进来。
  “坐。”清看了一秒,迅速将眼光收回。
  月儿开始变得心不在焉了,一会儿送错了菜,一会儿将汤汁洒在客人身上,她被主管狠狠的骂了一顿。
  吃完饭,那女孩挽着清的胳膊,清不动声色的将手抽出。
  “清,你还在想着那个茗,她早已嫁人了。这座城市,我可以给你男人要的权利和地位…”
  清不露痕迹的说:“谢谢你对我这么多年的好,可是我对你只有兄妹情,再也没有其他情。”
  “清,我一直为你留着长发…”女人还想说些什么。
  月儿有些疑惑,这女的是清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吗?
  “月儿,过来。”
  清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
  月儿扭扭捏捏的走过去,却不敢坐下:“抱歉这是我的小女朋友,我们已经交往三年了。”清对着月儿眨眨眼。
  女孩愤然离去。
  
  五
  
  以后的以后,清和月儿走得很近,近得月儿的短发已经慢慢蓄了起来。
  “嗯,不错不错,已经是学生头了。”清笑眯眯的摸着月儿的头发说。
  月儿点点头,想着再过几年头发就可以及腰了,到时…
  月儿大学毕业那年,清却出事了,他在公交车上抓小偷,被小偷的同伙捅了十几刀,车上人都吓懵了。清在送去医院的路上,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月儿,一定要留长发…然后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月儿扎起一个马尾巴,穿起最爱的小白裙等在那颗老樟树下,从日出等到日落,却没有看见清的影子。
  她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却看见姐姐背对着她哭泣:“姐,你怎么了?”
  姐姐一把抱过她:“清走了,走了,永远的走了。”
  月儿像一根木头杵在原地,怎么可能,清,你答应了我,带我去看大海,带我去坐游艇,带我去你奋斗过的军营看看,答应了我,待我长发及腰就娶我,可是我的短发已为你蓄上,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忍心,这么绝情的抛下我?
  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的流。
  “月儿,我知道你爱他,可是你还年轻,不该为了他,荒废了自己的一生。”姐姐太了解月儿了,这个妹妹虽然沉默,但却执着得要死。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好好静静。”
  好长好长一段时间,月儿都沉浸在悲伤中,长发慢慢的蓄了起来,可是抚摸它的手却早已魂归尘土。无数个夜晚,只有枕着清的照片才能入眠,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感受到清的存在。
  月儿很想很想随清而去,但是清曾经对她说过一句话:一个人活在世上,不是只有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竟然选择了出生,就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六
  
  月儿有了工作,她的美丽、安静,像淡雅的兰花,将那些年轻小伙的心芬芳,一个两个三个,许多人来介绍,许多人追求她,她却淡淡的说:抱歉,我已经成家了,我的爱人是个海军。她把清生前和她的合影放在办公桌上,相片上,男人俊朗,女人漂亮,两人相拥坐在绿油油的草地上。
  拒绝了多少人,她已经数不清了,许多人说她傻,守活寡,说她不该浪费青春时光,趁年轻可以好好潇洒快活,她都只是淡淡一笑,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年少的喜欢是存在于一个人心底深处的种子,那个名字会在心的土壤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从此以后,那里只能住着一个人,容不下别人。
  窗外,月亮洒下淡淡的光辉,窗内,月儿轻轻的抚摸着自己漆黑的长发:清,此生我只是你一个人的新娘,哪怕我终将孤独的老去,我的发也只为你一人而蓄,我的爱也只为你一人而留…
  
  
  
  
  

但是!你以为我爱长发飘飘?NO!我偏偏酷爱短发。因为小时候时常在电视上看到顶着一头短发但超有个性的演员,心想短发怎么可以这么独特,心生好奇和羡慕。而我的邻居小王阿姨五官精致,身材窈窕,却顶着一头利落的短发。她说话的语气自信直接清脆,和她的短发相得益彰。从此她留短发的形象在我心中刻下深深的好感,而且我偏执地以为短发好看的女人是真的好看。

我天生懒散,生性怕麻烦,长发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个累赘,没多久我又偷偷地把头发剪短,直到现在我深信我在短发的路上将一去不复返了。而且我不太可惜自己的头发,一来我头发生长速度极快,二来我极度期待每次短发后的“重生”,所以每听到发型师“咔擦”一声,我的心里竟会莫名兴奋。

每每长长一些,我妈不经我同意二话不说立刻拿剪刀帮我“咔擦”一下,所以我至今也没有长发及腰的经历。

一直认为GiGi梁咏琪是短发的最佳代言人,短发真的太适合她了。曾看过她刚出道演的一部电影,影片中是她以少有的长发造型出镜,讲真,一点不好看。直到看到她以短发示人,我的眼前一亮:天啊,天底下竟然有人蓄短发如此好看!又深深地在我心里种下了短发女人甚有魅力的因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