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鬼俱乐部之会走的女尸

  接——猛鬼俱乐部之鬼婴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有个三十岁左右面色黝黑的男人,清清嗓子开始了下一个故事……
  “咳!故事发生在我租的一座房子里,这座房子很旧、很偏僻,可是有自己独立的大院子,最关键的是价钱便宜,简直和白住相差无几。
  我刚搬来没几天就爱上了房子前的大院子,弄一张躺椅放在院子里,既没有喧闹的车声,又没人打扰,在沏上一壶茶,拿本好书,简直太舒服了。
  一天,秋风气爽,天气出奇地好,没有一丝风。我坐在院子里看书,看了一会感觉眼睛干涩,于是撂下书在院子里来回溜达,走着走着我突然注意到有棵老枫树下面的土很新,似乎最近有人翻动过,我很奇怪因为住进来的时候,这里并没有人翻动过的痕迹。
  那么很明显这里是我住进来后,才被人翻动过的。我想了想转身回屋拿了一把铁锹,犹豫了一下挖开了那片新土想看看里面埋了什么东西。
  我挖着挖着,铁锹触到一个硬物,我仍了铁锹用手扒拉了几下,土里露出一个皮箱来。皮箱沉甸甸的,非常重。我费力是把它拉了上来,打开皮箱的一瞬间我心紧张地快要蹦出来了,突如其来的恶臭,把我熏了一个跟头,捂住鼻子用脚把皮箱盖踹开,我傻了,里面竟然是着一具姿势怪异,而且风干了的女尸,样子十分的狰狞。我的胃一翻腾,哇地一声把晚上吃的饭菜都吐了出来。吐完了,我想到了报警,可随即我又想到要是报警后,警察会不会怀疑我就是凶手呀?要是真正的凶手知道我报了警,来报复我怎么办?
  我搓着手心里七上八下地来回走着,心理拿不定主意。最后我狠了狠心,鼓起勇气忍着臭味把皮箱从新装好,照原样埋回树下。
  等一切都忙完后,天已经黑透了。站在院子里,我又累又怕满身是汗,一阵冷风吹过,我打了一个冷战,急忙在埋好尸体的地方拍了几下,跑进屋去。
  晚上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突然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从远而近,又仿佛是从院子里发出的,奇怪了,当时我想动动不了,想叫喊不出来声音。脚步声越近我感觉越害怕,可就在这脚步声接近我卧室门口时,突然戛然而止……
  我一激灵,猛然坐了起来,发现卧室的门紧关着,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又躺回到了床上,也许是因为太紧张了,我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一直在想刚才听到的那脚步声是幻觉还是真有人?然而我却想起了那具风干了的女尸,她就躺在离我很近的院子里。
  我越是控制不想就越想得厉害!女尸似乎正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我心里一紧,决定去洗个凉水澡,去去心里的火气。我起身披上睡衣走进卫生间,突然感觉脚面子上有水。低头一看,“啊……”满地是血,这血是从浴池里流出来的。我拉开浴帘一看,那句风干了的女尸耷拉着脑袋躺在浴室里。
  怎么回事?女尸怎么跑到浴室里了?我想起了刚才听见的脚步声,难是这具女尸自己走过来的……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偏偏这个时候,卧室里突然响起了哒哒哒脚步声,我猛地回头一看,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一脸淫笑地向我走过来。她每走一步浑身上下就像被蒸干一样,冒着热气。等她走到我的身边时,她浑身的水分已经蒸发掉了,人变成了一具能走的干尸。
  我吓得睁大了眼睛只觉得眼前一黑,栽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我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许多警察,他们手里拿着搜查证。我怔怔地看着他们在花园里挖出了女尸,看见我的房东双手戴着手铐,被警察带领着去认尸。
  然后警察告诉我这里作为凶案现在暂时不能在住了,我急忙收拾了行李搬回了城里,直到现在我晚上睡觉还得开着灯。”
  这人说完之后,没人发表意见,浩天拉了一下我的手说:“静!咱们走吧!他们讲的故事都挺渗人的。”
  我假装没听见,刚提起兴趣我怎么肯回去。
  主持人道:“这位朋友的故事有些短,不过听着人脊背发凉,所以欢迎你入会。”
  又是一阵掌声,掌声落后,主持人继续问:“下面谁来讲讲自己的故事?”
  一个胖子欠了欠屁股,说:“我来讲一个我的经历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