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舟

图片 1
如果泼出去的水能够回来,那么来接我的木舟就会重新化为森林。
  
  熙攘的林木拥挤成庞大的木舟,有红色的玫瑰花朵被捆在高高的桅杆上。爱情缢死在破晓的时刻。
  
  
  现在红的发紫的火烧云渐渐退向西方了。黑夜慢慢爬上来,罪恶的事情总是在这个时刻发生。海鸟停止了歌唱。我的狗在壁炉旁安静地睡着了。
  
  一切都很安静。没有人会慌张。以前我假想过这个夜晚我会怎样的失措惊惶。每次看到燃烧的晚霞时我都会有莫名其妙的恐慌。每个女孩都是一片白色的云朵,棉花一样安静。直到某一个时刻遇见爱,遇见火。直到我遇见你。遇见棺木般灰颜色的死。云朵从不说疼痛。爱都是这般凄惶,带着如焚的忧伤。爱就是这般炽热,让飞蛾烧死都情愿。
  
  明明是这样。偏偏是这样。
  
  我怎么会想起你呢。你都不知道我喜欢云彩。你知道些什么呢。我知道些什么呢。
  
  我掌上我的玫瑰红的蜡烛。我开始认真地涂抹我的指甲。我画上红色的玫瑰花纹。我的狗忽然疯狂地吠着跳着。我听到由远及近急促的脚步声,甚至呼吸。你来了。是的你来了。这在我的预料之外,或者预料之中。那是你吗。那是你吧。你在喊些什么。你大点声吧。我在画指甲。太吵了我听不见。
  
  你以为打碎塔顶的那盏航灯我就会跟你走吗。你真傻。你以为我会一直跟你走吗。你以为我不会改变吗。不会的。不会的。参天的林木都会被砍断做成木舟,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坐上它漂向远方尖顶的教堂。等得太久了,木盆里满满的水也会蒸发成空气。你以为我会一直坐在原地吗。你不是一直很自负吗。你怎么会回来呢。
  
  我的笑容腐烂起来。你看看我呀。你来看我吧。我抱着绿苹果的枕头。我涂了松石绿的眼影。我喜欢一种叫做印度青的苹果。它从来不像其它苹果一样变红。我是阴雨天石阶上潮湿的苔藓。我是没有刺的植物。我的嘴唇发红了。我开始颤抖了。我开始腐烂了。
  
  亲爱的我听到你在那头撞墙了。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我把脑袋贴在墙壁上。我把耳朵贴在墙壁上。这面墙是这样的坚不可摧。还有什么比他更坚固吗。哦亲爱的,别说是爱情。这个字眼我一直在等。我一直以为你不会走。我一直以为你会说。你是条高傲的狼,从来不会给任何人承诺与温暖。你让我绝望了,所以我逃脱了。你干吗来找我。你开始学会谦卑了吗。还是我耳盲了。我已经不记得你的声音了。你在说话吧。我听得太多了。就像海滩上的沙子一样廉价。我向来对常规的事情感到厌倦。当我有一天厌倦了爱情,我不知道是不是从此也厌倦了你。亲爱的就要好了,亲爱的还差最后一个指头了。
  
  
  
  新娘在破晓的时候涂抹完没有戒指的无名指。她给它涂了血一样的玫瑰红。单纯的鲜艳的红。流离的绝望的红。那枚指甲的颜色很饱满,如同剔透的石榴粒子。她拉开白色窗帘,插着玫瑰花的木船快要抛锚了,天蒙蒙地睁开睡眼。她一直很羡慕那些自由的海鸟,在纵身翻越阳台生锈的花形铁栅栏时,她像那些海鸟一样张开双臂。白色的绸纱像一叶鼓鼓的帆,乘着海风驶向自由的蔚蓝的远方。
  
  
  如果这爱恨是火,那我情愿你我都死在炼狱。

在朋友聚会上意外的遇见了林筱,那刻我有些惊呀却不得没有彻底忘记他,我的心?我的记忆?我找了个不太引人注意的角落,不想让他看见。我们已经分道扬镳即使再次见面又能说些什么呢?只是善意的伪装或是成熟的表演,不如不见的来的更好!站在对面的他依旧带着蓝色忧郁的气息,淡淡的薄荷味的笑,手里端着一杯红酒,不说话,看着某个地方,永远都是那么的安静,像是一个赌气离家出走的孩子又像一只落单的飞鸟,显得格外的孤单,让人心疼。

我转过身看着面前的白色小圆桌上的美味的点心,却没有太大的欲望解决掉它们,我好像忘了他的声音,忘了他的笑容,忘了他的脸,可在记忆中的那种对他的感觉却是那样的清晰的在我的脑海闪现着,关于他的记忆又一次在我的心里复活,冲开我原本打算沉寂的自己,悲伤像狂风向我袭来,我有太多的措手不及,不知道该把自己摆放在哪里,突然鼻子有些发酸,模糊了眼睛,泪水快要将我的意识湮没,我努力抑制住自己微颤的肩。

我微笑转过去回望着你,你的身边多了一位女孩,你们在聊些什么了?笑的是那样开心?我收回自己呆滞的眼神,快步走向门口……

离开喧嚣的地方,深夜时那么安静,我一直在猜测你们的关系,回想起来时多么可笑,我有什么资格去想或者去猜测?她美丽的像只花蝴蝶,依偎在你身边一副甜蜜娇羞模样勾出了我极力想隐藏在角落的自卑,温柔与笑容是我在你身旁从未见过的,太过耀眼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的心。我甩掉自己脸上的泪水,不想此刻的我看起来是那么脆弱,那么狼狈。

昨晚居然梦见林筱了,梦见和他在回家时的那条小路上散步,我们一直在说着什么打破了沉默带来的不适,我也看见了他的那种笑容。在校园长椅上听着我们共同喜欢的歌,偷偷地在长椅背后刻上我们的名字。梦见他给我朗读罗伊|·克里夫特的诗,我们一起在你家前的草坪上放风筝,一起收留被遗弃的猫咪,一起在李爷爷那里蹭饭,你安静时的样子,你开心时的样子,你伤心时的样子……往事历历在目,勾起了那些无人知晓的心痛。

不断重复的镜头,在深夜里袭来,划过我的血液,刺痛我的身体,也许在兵荒马乱的青春,我应该不断地逃离,逃离你的世界,躲在我的角落里。

我和木子逛街的时候才听说你要结婚了,木子气愤的骂你是王八蛋,我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很平静的买完东西回了家。或者此刻我需要一个人静静,我知道木子在帮我说话,但我从不曾怪过谁,在爱情里谁能说谁对谁错呢?豆蔻年华,蒙蒙脓脓期待一份美好爱情的到来,因为无知所以无畏的抱着我们认为可以到天荒地老的感情去冲开一切阻力,到头来发现其实一无所获。我后悔了,我一直在后悔着,我明知道不该这样投入太多,付出太多,可悲哀的是我却一直这样做着。你如果听见一定会说:雨菲,你懦弱。我是懦弱,当你的爱情走不下去的时候你还会有十足的信心去坚信自己不会害怕,不会逃避吗?可惜你永远听不见我的害怕与惶恐,也看不见我寂寞时的样子,因为你不在我身边我才寂寞。

我回味起林筱读过的诗,我在微笑,你说过的话,你给与承诺已随风而逝。是不是承诺太多就变成了负累?轰轰烈烈的冲动终究抵不过现实的侵蚀。

我曾经想过种种可能,很多种结果。如果当时我们坚持在一起,现在会是怎样?如果当时我们不那么幼稚,我们是不是不会分离?如果我们没有遇见,是不是就不会有机会开始?有太多的如果,却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发生。晚了,一切都晚了,我已经踏上爱你的路途却已无法回头,回不到初的原点,我已不是原来的我,林筱,你还是原来的那个林筱吗?

原来,如飞蛾扑火一般的投入还来得只是化为灰烬的悲哀!?

我躺在床上,屋里满是温岚的歌声,唱着:伪装的勇敢不轻易让你看穿,我以为可以很坦然在分开时不觉得伤感,然而将灯关上,一片无声黑暗心痛的大声呼喊……我将在一次失眠,红了眼睛。

我一直坐在离你们近的咖啡厅里,望着窗外将会有你们的地方,思绪飘飞着,不知道心去哪了。外面摆满了开的正艳的玫瑰,而我们的爱情却已枯萎,走向死亡。为什么是玫瑰?为什么偏偏是白色?新娘穿着白色婚纱美的像天上的云朵,站在你旁边微笑着,容不下我的一点儿的地方。林筱,你说过等我们结婚的时候,要为我穿上纯白的婚纱,在一片满是玫瑰香气的白色海洋里为我带上只属于我的戒指。而这一切你现在都给了不是新娘我的别人!我应该笑着祝福你们。但此时我只被悲伤包裹的喘不过气,心痛的大声呼喊且只能安静的看着你们步入神圣的一生相守依偎的承诺殿堂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