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com:月亮泪

黄昏,西山上留下了最后一丝淡淡的余晖。正在扫院子的小明,圆圆的脑壳上挂满了汗珠,手一摸,脸上便涂上了道道泥痕。他又吃力地挥舞起来,因为今天是中秋节,哥哥大明就要回来了。
  “马儿马儿快快跳,驮着小月见哥哥。”
  小月骑在门槛上高兴地唱着。她和小明都按捺不住要见到哥哥的喜悦。
  昨晚,乡里来人让妈妈今天去县城接哥哥回来。当晚,妈妈翻来覆去睡不着。大明外出一年多了,随人去了山西煤矿挖煤。鸡叫第一遍的时候,妈妈就爬起来接哥哥去了,这会儿也该回来了。
  小明扫完院子,招呼妹妹小月,两人挪动着把八仙桌弄到院里。小明将糖果和月饼堆到了桌上。糖果和月饼是哥哥上月寄回来的钱买的。小月抓起一个月饼正要啃,小明一把夺下:“等妈妈和哥哥回来一起吃。”小月撅起了嘴,又骑在门槛上。
  “马儿马儿快快跳,驮着小月见哥哥。”
  月光下,小明双手托腮坐在门槛上。他看着八仙桌摆满的东西,心里微微一颤,眼前就有了好大的雾。前年,爸爸病故后,大明就辍学外出打工,为一天比一天消瘦的妈妈分担生活的负担。走时,他拉着小明的手说:“弟弟,我要出去打工挣钱,供你和妹妹上学,好好念书,等我挣着钱了,给你和妹妹买很多很多的书和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
  夏季农忙到了,村里有几个外出做工的小伙子回来了,小伙子沮丧极了:“外面的钱也不好挣,全叫包工头给赚去。天天累得要死,一月两月下来,工钱有时还没有着落,特别是出了意外事故就更惨。最惨的是十五六岁的娃儿,干大人的活,却只能挣大人工钱的一半。”小明被小伙子说得揪住了心,他不敢对妈妈说,他知道哥哥大明今年还不满十六岁啊!他幼小的心里在滴血,他咒骂着:该死的钱啊!令人揪心的钱!
  “马儿马儿快快跳,驮着小月见哥哥。”
  月亮升上了头顶,有汽车的声音来到小明家门前。“哥——哥——”小月小明急忙开门迎了出去。
463.com,  是妈妈回来了。妈妈是同行的几个男女用小汽车送回来的。妈妈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泪滴,呆呆地,木木地,痴痴地,机械地下了车,慢慢地向院里挪走,双手抱着一个四方的小盒子。
  “妈妈,哥哥呢?”
  小月小明同时抱住了妈妈。
  “儿啊,你死得好惨啊!好好的煤窑怎就塌方了呢?!”一声撕裂心肺的哭声划破月亮湾的宁静,人们纷纷朝小明家院子涌去。
  月亮悄悄西行,起雾了,淡淡的月光凝成一滴滴晶莹的泪珠,滴在农家的小院里。

   
 秋,一个桂花飘香月儿明的季节,也是一个思念疯长的季节,特别是对远在异乡的人来说。我很怀念那一年的月圆,可否借我一段老时光,让我坐在爬满青藤的轩窗旁,静静怀想……

   
 犹记那个八月半,近了黄昏,余晖在远处山岚留下一抹留恋的温暖,林子边的人家升起了袅袅炊烟,那时,人们用的多是老式锅灶,烧的是柴草,做出的饭菜也有真正的烟火味道。除了过年,人们最重视的节日,便是农历八月十五这一日的中秋节,也许在国人心灵深处,团圆,圆满是最美好的愿景。

   
 那一日,忙碌一天的母亲站在门口和邻居闲聊谁家收到了什么礼,那些都是嫁了女儿的人家。我和三妹在庭院里抬头望着树尖的无花果,够不到,又看看树尖的石榴,还是够不到……记得母亲老早就提醒我们“不许偷摘,中秋节才能吃,听见没。”像防小偷似的。于是从八月初,我们就开始期盼时间滑得快一些。邻居和母亲的碎语终于停止了,她要回来准备团圆饭了。我和三妹就帮忙洗菜,烧火,然后看一看树顶的果实,生怕大风一吹就没了……

   
 天色晚,越来越暗。父亲把八仙桌摆到院子里的梨树底下,经过母亲修饰一番的家常便饭一道道的上了桌,我的味蕾开始开花。父亲又把石榴和无花果摘了下来,我清洗好几道之后装在瓷盘里。三妹排好了木椅坐着上面摇晃着两条腿……

   
 哥哥在外地工作脱不开身便没有回来,等到祖父来了之后,我们便坐在桌子旁,母亲关了灯,点起蜡烛,一家人打算来个烛光晚餐。吃完了饭,母亲撤走了碗筷,换上了月饼,有莲蓉、枣泥、豆沙,我最喜欢的当属莲蓉。母亲又添加了瓜子,我洗好的无花果与石榴。院子里忽然亮堂起来,“是月亮,月亮出来了!”三妹惊呼,母亲瞪了她一眼。月亮,在院墙头露出一小半,渐渐地挂到了榆钱树枝上,清澈的月光浸透了它照到的地方,月亮爬升的在速度刚刚好,不疾不徐,就像爬百叶窗的格子。一家人开始吃月饼,长一句短一句的闲聊起来,笑声惊动了月光下熟睡的枝叶。

   
 为了有更好更清楚的视角,我和妹妹爬到了房顶,北方人家的房顶是平的。其他人在下面谈秋天的收成……站在屋顶,我的心就像被月光清洗,平静而悠畅,清风徐徐。举头望,幽蓝的天幕上,漫天的星光如同碎钻,一轮满月如同玉盘,天空有层层清云,如烟似雾,弥蒙在月光中。月晕恰恰是这圆月与清云的红娘,牵于二者之间,淡淡的氤氲一圈,既不喧宾夺主,又有万般娇态。看看月光下的万物都宁静极了,月光如练,如仙女裙裾,人家的房顶都朦胧在这月光里……我和三妹平躺在屋顶上,这一刻,我们沉默不说话,看着星光闪烁,月影慢移。千里共婵娟,月上女子可否安好,月下海岸可有鲛人对月落珠,塞北可有流水人家,江南可有冰心玉壶……我想愿望都是好的,这样的时刻,我想了很多,太多的伤感和痛苦渐渐平静。

    祖父说:“你们两个小丫头,来听我讲故事吧。”我们几乎是要滚着下楼梯。

   “你们说月亮为什么好?”葡萄架下的祖父躺在老藤椅上轻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