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大炮463.com

463.com,葛大炮夹上被褥卷,买了去省城班车票。在这之前他就吃了秤砣铁了心,上面不给个说法,就在省城耗着。他上了班车,谁知班车刚出了县城就被县公安局的小车拦了下来,葛大炮心里有数,肯定是公司的治保主任泄的密,临走前他跟他发过飚,对葛大炮来说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小车上是公安局维稳办的李主任,和他一起来的有公司的王总。王总铁青着脸,冲着葛大炮又是一顿吼:“你是不是上访上到了甜头,有什么事情公司不能解决,非要到省公司吗?”葛大炮不甘势弱,没鼻子没脸把王总一顿骂:“你们这些狗日的,我找你们跑断了腿,鸡吧大的事情,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就是不给说法。我不到上面去反映情况,还指望你们解决吗?”李主任见事态不妙,忙打圆场说:“这样吧,我们回去,坐下来慢慢说,老葛这回看我的面子,问题一定给你解决。”
  七、八年前葛大炮因公受了伤,伤得不重也不轻,离评残就差一点点。单位为了照顾他,让他办了内退手续。待遇减半,按当时的标准那可是讨了大巧。谁知七、八年下来,物价翻了几翻,在职工人的工资翻了两倍,而他却按原标准执行。天地良心,葛大炮吃了大亏。他三番五次地找领导解决问题,领导不搭理他,找的次数多了,领导烦他,让保安直接把他拖到门外。
  葛大炮没辙,有人出主意说:“大炮,你要到省城上访,不上访问题肯定解决不了。你要知道,这些地方官最怕省里的大官,你去他们肯定给你解决问题。”就这样葛大炮上访了几次,每次公司领导都被责令亲自到省城把他接回来,安抚他几佰块钱,但问题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领导气他,黑地里骂他是个无赖。
  无赖归无赖,小老百姓过日子哪能没有钱。再说了葛大炮是家里的顶梁柱,少得可怜的工资根本维持不了家庭开支。葛大炮平日里听公司员工说:“现在的公司和你以前在的时候不一样了,公司进行了改制,公司领导实行年薪制,一年拿几十万。普通老百姓只拿他们的零头,他奶奶的,公司就好象他们自己的。”
  维稳办的李主任果不食言,亲自召开协调会,要求王总就葛大炮的事情给个最终解决办法,不能老这么耗着,问题迟解决不如早解决。王总吱吱唔晤说要公司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决定,葛大炮一听就火,骂道:“你狗日的,谁都知道你蛮不讲理,一个人说了算,你和谁研究?”……
  就这样李主任苦笑道:“老葛,实在抱歉,我帮不了你,你们的事情我再也不会管了。”葛大炮又一次被保安赶出了公司。
  葛大炮满腔怒火,他又一次铁了心要去省城告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循声望去,原来是家隔壁开洗头房小华。
  小华长着一头披肩长发,眉毛描的象两道月牙,口红鲜亮,身姿妖艳。“葛大哥,你这是要到那里去呀?”
  “嘿!别提了,老子算是倒了大霉。”葛大炮原原本本地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小华。小华听了葛大炮一席话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亏你还是个大老爷们,强攻不行,你不能智取吗?
  数日后,葛大炮再次跑到了公司,门卫不让他进去。葛大炮从包里掏出了一摞打印材料抽出一张,对门卫说:“你不让我进,行。你给我把这这张纸送给王总,三个小时他不给答复,一切后果由他自己负责。”
  门卫一瞥那纸,神情顿时紧张起来。“你等着,我这就送给王总。”
  王总接过门卫的打印材料一看,魂都吓飞了。葛大炮要在市中心广场召集各大媒体的记者,要求公开老总年薪,痛诉公司不平等待遇并当众自焚。这还了得,他急忙出了公司,亲自把葛大炮接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对葛大炮说:“老葛呀!你都这么大年纪,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公司这几天已经把你的事情定下来了,还没来得及通知你,你就来这么一招。你要自焚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还会怕你吗?话反过来说,你是公司的老员工,负过伤,做过贡献,我们会亏待你吗?你呀!真糊涂。”……

  伍威赶到家时,太阳已经落入地平线了。他没心思吃晚饭,拿了件换身的衣服,一晃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妻子跟在后面大喊,干嘛去呢,母猪今夜要下崽了,等着你接生呢。
  伍威家饲养了两头母猪,一年要产两次崽。母猪特争气,每头每窝能下十几头小崽。伍威年轻时学过畜牧专业,有丰富的饲养经验,还是最好的母猪下崽接生婆,每次母猪下崽了,妻子手忙脚乱下不了手,都是伍威亲自动手接下软绵绵的肉疙瘩。经过伍威的手,小猪崽一个个活蹦乱跳的,一下来就拼命往母猪乳头上挤。
  “狗日的王二牛,这次逮着非把你牛角掰下来不可。”伍威边走边骂。在这个母猪下崽的节骨眼上,王二牛跑了。就在一个小时前,乡里张书记找到他,问他看到王二牛没有。他说看到了,下午还在河里摸虾呢。伍威话还没说完,张书记就劈头盖脸冲着他大吼:“你看到个屁,王二牛跑了,下午有人看到他背个包袱去车站了。”
  王二牛是县里有名的重点信访对象,几天前,县里召开全县信访工作大会,说是近期省里要召开省委扩大会议,为了不影响会议的胜利召开,要求全县不得有一人上访,如有上访的年度综合奖将被一票否决。
  县里把有可能上访的人员名单一一排出来,王二牛不但排在名单的前几位,还被打上个勾。打勾的是危险分子重点对象。
  张书记回来后,也依胡芦画瓢开了大会,不过比县里要求更严厉,火药味更浓。张书记拍着桌子说,要是咱们乡有人到上面上访,各村书记你自己看着办。怎么办大家心知肚明。
  王二牛是县里点了名的,因此,乡里开会时,张书记专门点了伍威的名,交待伍威采取一切办法看住王二牛,要是王二牛在这期间跑了,伍威也跟着滚蛋。
  伍威回去后,像是火烧眉毛一样如临大敌,立即找村干部们开会研究,如何让王二牛这次不上访。可是腿长在王二牛身上,王二牛又不是一头牛可以扣在树上,你越是叫他不上访倒可能越提醒他去上访。怎么办呢,伍威一连几夜都无法入眠。
  伍威先是提着二斤蹄膀肉和两瓶“海之蓝”,找到王二牛家,陪酒陪笑跟王二牛套近乎,请王二牛这次无论如何高抬贵手,在上面开会时不能去上访。
  “二牛啊,这次你要是去上访,咱头上这顶小帽子就没了啊!”好话说了八脚箩,小酒敬到大半夜,酒足饭饱,王二牛才勉强答应这次不去上访了,如去上访一定事先告诉伍威。伍威当然不相信,可是不相信又怎办呢。
  伍威悄悄地找来几个贴心的村干部,交待他们两人一班,三班倒,一天二十四小时秘密监视王二牛的行踪,王二牛到哪就跟踪到哪,如果哪个把王二牛看跑了,就拿哪个问罪。伍威说得恶狠狠的,村干部为了表决心,都扬起膀子赌咒发誓,决不能让王二牛跑了,哪个让王二牛跑了就叫他养儿没屁眼。
  这王二牛上访也是有点经验的。去年他去找县里李书记上访,跑了三次没找到。他认为是李书记故意躲着他,就坐在县政府大门口等,李书记下乡回来后正好在大门口被王二牛撞个正着。李书记问什么事,王二牛罗罗嗦嗦说了一大通。李书记似董非懂,想走又被王二牛拉住不放。于是李书记拿出电话来,把张书记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说张书记连这点屁事都处理不了,吃什么干饭的。
  这次王二牛又跑了,那还了得。
  张书记要求伍威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在二十四小时内把王二牛截在半路上。伍威为难地说:“走不了啊,家里母猪今夜下崽呢。”张书记骂道:“你就是老婆下崽我也不管,截不住王二牛你就别想回来。”张书记的意思非常明确,要是王二牛真去上访了,伍威的村书记职务就撸了。
  伍威气得脚直跺,怎么屁大个事搞得像是天要蹋下来似的,难不成多了个王二牛上级大会就开不成了。伍威骂骂咧咧往家赶,“截击令”下来了,军令如山,必须马上行动,不用说母猪下崽,就是老婆生儿子也顾不着了。
  伍威分析,王二牛下午跑了,要么坐车去了县城,第二天一早坐早班车去省城,要么叫了出租车直接去了省城,根据王二牛的特性判断,坐出租车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出租车的价格比较贵,王二牛是那种一个硬币掉进茅坑要钻三个猛子捞上来的人,他是绝对舍不得花钱租车的。
  可是拦截王二牛的任务十万火急,来不得半点疏忽和耽误,必须万无一失地把他截击在半路上。于是伍威叫了两个村干部连晚去县城车站守株待兔,自己带着一个村干部小王租了辆面包车,风弛电挚往省城赶。伍威想,即使王二牛真的租车去省城,在次日上午上班前截住并把他带回来,也算是截击成功,张书记也没得话说。
  “这个可恶的王二牛,屁大个事情搞得惊天动地!”伍威心里骂着。王二牛算不上个品行低劣的人,就是遇事会钻牛角尖,认死理儿,一旦认准这个理,老牛也拉不回来,伍威常常骂他是脑积水。
  前几年王二牛家饲养了一趟鸭子,人家的鸭子都是圈起来养的,为的是不让鸭子吃了别人家的庄稼,而王二牛家的鸭子都是散放着,满河满地的乱跑,到晚时王二牛才把鸭子往自家赶。
  那天,王二牛把鸭子赶回家,数来数去发现差了一只,王二牛就到处找,结果发现死在邻居四毛爷家的田里。二牛认定是四毛爷打死的,因为二牛几个月前家里药老鼠,四毛爷家的小猫过来吃了只药死的老鼠,结果小猫也死了。
  二牛认定四毛爷在报复他,就找到四毛,说是四毛打死了他家的鸭子,要四毛陪钱。四毛说没有,不知道有鸭子死在自家的田里。一个一口断定是打死的,一个一口否定拒不承认,两个吵着吵着竟然动起手来。二牛虽然有点牛劲,但却没有四毛爷那样手脚灵活,两个回合,就把二牛打了个狗吃屎。
  二牛吃了败仗,找到村书记伍威评理,伍威说鸭子死在人家地里,不一定就是人家打死的,要调查清楚了再说。二牛说不行,死在哪家地里就是哪家打死的,你处理不了咱去找乡里领导。
  伍威犟不过他,只好去找四毛爷。他跟四毛说,一只鸭子值不了几个钱,花钱消灾,给他一只鸭子钱算了。四毛爷一脸的委屈,说鸭子真不是他打死的,自己陪钱真的太冤枉了。
  伍威请四毛给自己个面子,要是你舍不得赔鸭子钱,就记在村里的帐上,到时我还你。四毛爷见伍威这样说,也不好意思起来,就答应陪二牛一只鸭子钱。
  四毛爷送鸭子钱那天,气呼呼的把钱往二牛面前一掼,说:“拿去吧,只当喂狗的!”二牛一看来了火,说一只鸭子少说也值一百元,怎么就给了八十呢?四毛说是个死鸭子能值几个钱,给八十就不错了。二牛说不要,至少给一百元。四毛说一分钱不给,本来就不是咱打死的,谁打死的找谁要去。二牛说你不赔肯定有人赔,再赔就不是一只鸭子的钱了。
  二牛到乡里找张书记,张书记问他什么事,二牛说邻居四毛打死了他家的鸭子,要四毛陪他家的一只鸭子。张书记觉得这屁大的事也来找他,很不耐烦,就叫他去找伍威处理。二牛说伍威处理不了,张书记说处理不了我就处理他,把二牛打发回去了。
  二牛回去后,想来想去觉得自己亏了,那只鸭子正在生蛋,而且是种蛋,很贵的,一只蛋要买几块钱,一个月就是几百块,一年下来好几千呢。
  二牛又找到伍威,伍威知道二牛找过张书记了,答应帮助二牛再去找四毛要钱。二牛说这次不止赔一只鸭子,至少陪三十只鸭子。伍威一听懵了,明明是死了一只鸭子怎么又成了三十只了?二牛说那只鸭子下蛋呢。伍威说又没下金蛋。二牛说那是只种鸭,一天要下好几块钱呢。
  四毛爷听了直跳,真是邪了,死了一只鸭子,倒要赔上一头老牛了。伍威也觉得没法处理,不就是一只死鸭子吗?怎么又下起了蛋,要是鸭蛋再孵化成小鸭呢,这帐就更没法算了,真是不可理喻。
  伍威索性不理二牛了。二牛后来又去找了几次张书记,张书记听不到一半,就叫手下人接待去,手下人就打电话叫伍威来带。伍威每次来带时都是连哄带骗,实在骗不了就悄悄塞给他三五百元哄。王二牛得到钱后,就屁颠屁颠地跟在伍威后面,说这次先回去再说。
  王二牛上了县里重点信访人员花名册是在去年。去年省里召开人代会,会前,县里召开了信访工作大会,要求全力以赴把信访人员稳控在当地。王二牛虽然不是县里重点关注的对象,但是乡里张书记交待伍威说,你们村的王二牛也不例外,要死死的看牢,防止跑出去惹祸。
  伍威认为,不就是一只死鸭子吗,王二牛不至于小气到这种程度,会跑到省里去上访。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四毛爷找上门来说,你个犟牛,赔只鸭子钱给你不就得了,还去找县上李书记,屁用,有用还个个去找呢。一嘴来一嘴去,越说火越大,最后又动起手来,结果自然是二牛不敌四毛。
  二牛回来后,越想越气,想了一夜竟然觉得四毛说的有道理,找小干部顶个屁用,咱要到省里去找大干部评理。二牛不知道省里要开人代会,他只知道做货车驾驶员的侄子每周要给老板送趟货去省城,就跟侄子说要去省城玩两天,什么时候去把他也带上。
  二牛到了省城后,不知道往哪跑,坐上出租车跟师傅说要去找个大干部评评理。师傅知道是个上访的,就把他送到专门接待各地来访的地方,他刚一下车,就有人围上来与他搭话,随即就有县上的人找过来,说是有事跟他说,别在这瞎闹。
  王二牛在省里上访的事立即在乡里炸开了锅,县里李书记半夜打电话批评张书记弄虚作假谎报军情,你们乡的王二牛为个屁大的事跑到省里去。张书记被批评得冷汗直冒,天一亮就把伍威叫来,一见面就把伍威骂个狗血喷头,张书记骂伍威弄虚作假谎报军情,屁大的事把天戳了个洞。
  按照张书记的指示,伍威没来得及吃午饭就出发了,他带着一个村干部,叫了辆面包车风风火火往省城赶。
  伍威见到王二牛时,王二牛死活不肯跟他走,说是要走也得让他在省城玩两天再走。伍威不敢答应,就向张书记请示。张书记说玩两天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去上访,要一步不离的跟着。伍威也巴不得呢,难得来省城一趟,要玩大家一起玩
  伍威坐在车上,想着王二牛的过往,气得牙齿咬的格格响。突然“啪”的一声,车子向前震了一下,下车一看,一头小猪撞倒在地上。原来下了高速后,驾驶员没看清路上还有一个老农在赶着一趟小猪崽,一个小猪崽倒在地上死了。
  老农说,小猪崽能出售了,正往货车那赶呢,看你们远途来的,也不容易,咱夜里赶猪也有责任,就少赔点给个五百元吧。伍威这才想起家里的母猪是不是已经下崽了,或许正在活蹦乱跳吃奶呢,老农养猪也不容易,五百就五百吧,咱家猪崽养这么大还不至五百呢。你看看,人家素质多好,撞死头猪几分钟就解决了,伍威叹着气。
  伍威赶到省城时天已大亮,他们在车站转了一圈,没找着。刚出车站,随行的村干部小王突然说:“看,二牛。”伍威问在哪?小王说上出租车了。伍威就叫跟踪追击。出租车七拐八弯的在一个市场门口停了下来,伍威看到二牛下车后走到一个粥摊点坐下了,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一把抓住二牛的衣领,骂道:“狗日的二牛,你害死我了啊!”
  骂谁呢?骂谁呢?那人抬起头冲伍威喊。伍威一看,这哪是二牛,只是长得有点像二牛而已。伍威没处出气,冲小王发火:“眼睛瞎了啊,二牛那鬼样子都认不识。”
  这时,张书记来电话了,问伍威有没有截住王二牛。伍威说还没见人影呢。张书记说还有不到十二小时,再截不住王二牛他就去县上找李书记领罪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伍威心里明白,张书记都去领罪了,自己算个屁呢。
  也难怪张书记心急火燎的打电话询问,县里本来要求一天一报重点人员在位情况的,现在要求一天三报,针对王二牛这样的失踪人员必须是一个小时一报,你说他能不急。
  急归急,人还是要慢慢找。伍威一边找一边跟村上人联系,问有没有在县上的车站看到王二牛。村干部也是急得团团转,说是守了一夜了,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每一辆车子,没发现王二牛的踪影,村干部表示只要王二牛进车站跟车,保证叫他插翅难逃。
  村干部说在车站没发现王二牛,估计已经到省城了,说得伍威后脑壳发凉。伍威希望村里人能在县上找到二牛,这样他就没有多少压力了,现在县上没发现二牛,估摸着二牛真的到省城了,或是正在省城的路上。不管怎么说,先找到县里驻省城截访的人,要是王二牛到了省城,县上的人十有八九也知道了。
  伍威找到县里截访点时,已近中午了,乡里不断的打电话问找没找到王二牛,问得伍威一听到电话声音就胆战心惊。一见到截访点的老刘,伍威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问有没有看到王二牛。
  老刘不屑一顾,阴阳怪气的说:“急啥呢,人又没来你们跑这干嘛,参加会议啊,人家要不要你们啊?”伍威这才松了口气,至少说王二牛不在省城,可是不在省城在哪呢?是死是活总得跟乡里有个交待啊。伍威仍然坐立不安。
  午饭后,妻子打来电话高高兴兴地告诉伍威,母猪下崽了,一口气下了十三头,可惜死了两头小猪崽,还剩下十一头,正活蹦乱跳吃奶呢。妻子又话锋一转埋怨说:“你到哪去充军了啊,母猪下崽都不问,要是你在家接生,那两头小猪崽肯是不会死掉的。”
  伍威说:“还母猪下崽呢,就是你下崽也没空接生啊,你知道吗,绝八代的王二牛又跑省里上访了,我正在省城截击他呢。”“截你个鬼!”妻子说,“王二牛在家呢,昨天下河里去摸虾,脚板底被树枝戳个洞,到医院去包扎了下,现在正在家里吊水呢。”
  哇塞!伍威一蹦三尺高,高兴得手舞足蹈,立即给张书记打电话:“王二牛截住了啊,狗日的头被我打了个洞。”张书记一愣,对着电话大喊:“你胆大包天,上访又没犯法,你打人就是犯法,你立即回来到我办公室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不,是他自己把脚板底戳了个洞。伍威把手机一摁,走,回去找王二牛算帐,一只死鸭子,花费我这么多钱,还搭上我家两头小猪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