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许诺,怎愿错过

“哼,我徒儿岂是你说关就关的。”两道行似的声音过后,莫兮歌已脱离魔爪,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噬魂,你什么意思?”南宫冥抬着被打断的手臂,顾不得疼,也顾不得流沙少羽,历声向红衣男子质问道。流沙少羽也疑惑的看着噬魂,想听听他的说法,什么叫他古刹族圣女。
  
“哼,想知道,你还没有那个资格,不过她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说着,一阵风掠过,只听见南宫冥的惨叫声,噬魂竟然废了南宫冥的武功。
  
“莫兮歌我先带走了。”话音余留,却早已不见了噬魂与莫兮歌的身影。“女儿,女儿……”
  
“清风,这里交给你了。”流沙少羽看了一眼南宫冥说完,带着东岛夫人和南宫曦儿离开了此地。
  
“母亲,到底怎么回事?我何时有个妹妹?我怎会不知?”流沙少羽知道莫兮歌不会有危险,所以将南宫曦儿带回客栈安置好后,向东岛夫人问道。
  
“少羽,那时你跟着你师傅去学艺,所以你不知道,你走一年后,你的妹妹才出生,而就因为普光寺大师的那句话,
  
我和你父亲商量将你妹妹与莫家的一名女婴交换,之后的事情你也知晓了。”
  
“原来如此,之前有一次见兮歌变得和我一样,我就可是怀疑,我和她之间必有关系,竟不想她是我妹妹。”流沙少羽有些感慨,如若那次他没有救她,今时今日岂不是悔不当初。
  
“师傅。”流沙少羽刚从房间里出来要去看南宫曦儿,却见莫兮歌从外面进来。“怎么了?”他还不习惯叫她妹妹,语气却轻柔了不少。
  
“噬魂全部都告诉我了,我也知道了一切,原来你是我哥哥。不过,师傅哥哥,我要走了,噬魂说我是古刹族的圣女转世,要我跟他去一个地方,去哪里我能尽快的变强,这样就可以保护想保护的人了。”莫兮歌说着,虽然找回了亲人,却不禁有些伤感,今日离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恩,知道了,一个人在外,自己照顾好自己。”流沙少羽语气还是淡淡的,可紫眸中还是透出丝丝不舍。“哦,对了,你去看看母亲吧,她很想你。”
   “我知道了。”说着,莫兮歌走了进去。
  
而,另一边,流沙少羽推开南宫曦儿的房间,却不见她的身影,连床上的余温也早已散去。他一急,跑出去客栈周围四处找了一圈还是不见其身影。
  
“母亲,曦儿不见了,我要去找她,你先呆在这里,等会清风会来接你回家。?”说完,不等东岛夫人发话,早已不见了他的身影。“这孩子。”
   三年后
  
“师傅哥哥,还是找不到曦儿姐姐么?”碧空如洗,水光潋滟,院子里的海棠花丛丛绽放,莫兮歌看着仿佛老了十几岁的流沙少羽心疼的问道。
  
“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她的。”流沙少羽没有回答莫兮歌的话,执着的说道。
  
“恩,哥哥,我相信总有一天曦儿姐姐会回到你身边的。”莫兮歌说着,偷偷的擦了擦眼泪。“傻丫头……”流沙少羽见此摸了摸她的头发。
  
“少羽对不起,曦儿实在是没有脸在见你,你不要等我了。”而,此时某棵海棠花后,南宫曦儿正在掩面哭泣,只是流沙少羽和莫兮歌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而没有发现。

赏花宴(上)

     
“风伯伯这话就不对了。”苏欣梦插话道,“苏心曦能不能继承圣女之位,得看老天爷给不给她灵力,”她越说情绪越高涨,苏欣怡自然不会管,而且乐得见成。但她没注意到凌月明洲的脸越来越黑。私下里说他可以不管,可是这个不知好歹的女儿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贬低嫡长女,毫不顾忌家族颜面。

       
“她前两次测,可都是半点灵力也没有。我到觉得我姐姐苏欣怡才应该是圣女的继承者。”苏欣梦话音刚落,大家纷纷看向一旁的苏欣怡。

     
苏欣怡的确穿了一身冰缎羽仙裙,此时亭亭玉立的站在一旁。大家哗然,凌月家族这是真的想让旁系嫡女代替主支嫡女继承圣女啊!

        大多人都极为震惊。

       
可是,大家族的主支嫡女们仔细的打量这冰缎裙,缎绣极难,以柔滑著称的冰缎更为难绣,苏欣怡身上这件绝不算上成。

       
冰缎发黄,还因没有用金蚕丝线和雪翎鸟羽毛揉成的翎羽线绣花,而有许多褶皱。而且,绣花之人的手艺并不很好。百花之姿委糜,凤凰颓然失神。最重要的是,那胸襟上的月奇花根本不够十二片花瓣。

     
其实不怪绣女手艺不好,只是冰缎不好绣,而是这月奇花,十二片花瓣姿态犹然极为难绣。另外要在衣服上绣一整只凤凰,一气呵成,哪里会容易。

       
而那些世家女们虽然不能穿冰缎羽仙裙,但是也有很多上等的冰缎裙。冰缎难得,却以纯白的冰缎最难求。故今天,也有不少人穿,却都是上等的彩缎。也难怪大家都没看出来这是圣女的冰缎羽仙裙。

       
大家正暗思之际,一道清冷的女声响起,“我测验灵力时,妹妹在一旁吗?我怎么不记得?”那声音宛如泉水击玉,佩环之鸣。

       
大家寻声望去,女子身着白裙,莲步轻移,裙摆微动,翩然若仙,轻纱遮面,如九天神女。

       
别人一眼看不出来,苏欣怡却认不错,来着正是苏心曦,再看到她这身打扮……“好像是冰缎羽仙裙?”“又是冰缎羽仙裙啊!”人群里炸开了锅,这冰缎羽仙裙向来只有凌月圣女才穿得。如今这两人都穿的,一时间,众人也搞不明白,凌月家族都低是什么意思?

       
苏欣梦愤然,有个绝色的苏心曦还不够,这个倾城的女子又是哪里来的?“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穿凌月家族圣女的冰缎羽仙裙,还不脱下来!”

       
听闻此言,大家族的人纷纷变了脸色,好没教养,竟然大庭广众之下让人家女子脱衣服。

     
“梦妹妹,才两日不见,就不认识姐姐了吗?”苏心曦皓唇轻启,声音却宛如万年寒冰。苏欣怡立刻上前“曦妹妹说的哪里的话。只不过,妹妹今日实在是异常耀眼,梦儿她一时眼拙,还望妹妹不要见怪。”好一副善解人意的大家闺秀之派。

     
圣乾王朝极为重视嫡庶之分,特别是主嫡系,旁系根本没有资格与嫡系子女一起排名,所以,苏欣怡虽然比苏心曦大,也是嫡女,但是凌月家族嫡长女,只能是苏心曦。

     
“欣怡堂姐真是太客气了,妹妹也不是小气之人,只是受不了有人败坏我家族名声,所以,一时激动了些,姐姐不要怪妹妹才是。”

     
心曦又倾身对凌月明洲夫妇见晚辈礼,柔声说道,“二伯,今日心曦不请自来,还望二伯和二伯母不要见怪。对了,这两日心曦身边没人,所以又招了两个丫鬟,琳琅,琉璃过来见过二爷,南夫人,还望二伯父不要怪心曦
”凌月明洲老脸一红,“哪里哪里,心曦说的哪里的话,原是我们照顾不周,怎么会怪你呢。

       
凌月明洲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可是夫人南氏就不见得了,看着苏心曦抢了自己女儿的风头,刻薄道,“心曦两日不见,越发动人了。只是今日来的都是王公贵族,不该遮面不见啊!况且,心曦你还没有继承圣女,这冰缎羽仙裙也,不该穿的如此招摇是不是?”

     
“二伯母说笑了,这冰缎羽仙裙的确是圣女所穿,却也没说,一定要继承圣女之位啊!而且,这是沁柔姑姑送于我的,心曦如何穿不得了?再说了,堂姐……”说着看了一眼苏欣怡身上的羽仙裙,也顺势将面纱摘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