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activity,probable——神转折大赛463.com


  “滴滴滴……”随着一阵短信的提醒音,菊子猛醒过来。她葱白纤细的手指在手机触屏上滑动,一张青山绿水的照片映在眼帘,“财神梁”!菊子一眼辨认了出来,一种生命流动着激情的鲜绿的色彩,一种诗意的诱惑,她按捺不住那份久久的思念闭上眼。那熟悉的模样斩不断理还乱。
  她那只巧手就是心灵的妙笔,在屏幕上挥着自己的心思:“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影入深林,复照青苔上。”发送完回复,菊子从激动走向了平静,忽而又从平静转向焦灼的期盼……
   “财神梁”是菊子向往的地方,也是菊子将要捡回爱的地方。
  二
  “滴滴滴……”短信又至。
  她熟悉的动作有点夸张,打开的短信是一张群体照片——再也熟悉不过的毕业照。她用指尖点了一下那张熟悉的脸,并圈了起来,然后发送了过去。二十年了,这张发黄照片定格了所有的记忆。只因为在人群里看了一眼,那个名字便刻在了心墙上。那一段错失的爱成了菊子一生难以跨越的坎。
  “众鸟高飞尽, 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
只有敬亭山…”发送完回复,菊子沉醉在关于旧照片的回忆里,点点滴滴渐进渐远,渐远渐近……
  三
  车子在川道上颠簸,菊子的幸福随着荡漾……
  下了车,沿着唯一的现代化的宽阔水泥路,菊子看到了塔吊,看到了选煤楼,看到了红红绿绿的彩旗,听到了机器隆隆的鸣唱,汽笛的警号,一切热闹起来了。27层的“庞然大物”矗立在广场的右侧,与“桃花岛”娱乐中心隔路相对。这边“鹤立鸡群”,那边“小鸟依人”,一种大工业与农耕的对立的和谐生存者,这就是“财神梁”——地处原始林地的煤炭工业区。
  在繁华的背后,汽车的鸣叫声里,那种清爽温湿的空气慢慢褪去,煤烟味在增浓,喧嚣在增重,压过了塞外江南特有的秀丽和矜持。
  “阿嚏!阿嚏!”菊子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她幸福的享受着这种浪漫的预示。
  这种独特的约会,给了菊子过多的理智。她一直身处闹市,熟悉霓虹照耀下的夜光杯里旋转的绿色、红色的光,情男痴女们在激昂的金属的撞击声里迷醉或者躲在某个掩人耳目的角落放松,她常常嗤之以鼻。现在自己的这次冲动,实质是什么?打开一个结,那么简单。?!
  四
  “滴滴滴……”在菊子徘徊不前之际,短信声又起。顺着短信的路标指引,菊子穿过高大的建筑,沿着悠长悠长的人工栈道,来到了竹园——“篁竹园”。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多美的意境啊!好雅致的名字!菊子推开虚掩的竹篱笆门,“一帘幽梦”几个烫金大字就在眼前。音乐从珠帘里传出来,那是古筝版的《云水禅心》,一种灵魂的旷远,一种冲动,使自己迫近。
  她坐在刚进门的石凳上,打开青花瓷的茶壶,一股沁香扑鼻而来,这样绝佳的圣地如同梦境,她闭上眼似乎回到了初恋的那个春天……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双手很温暖,就像一股暖流渗进了心田,像一道电光,揭开夜的面纱,灵与肉的交融,菊子守护的家园在暴风雨的夜里,在期盼与破灭中完成了洗礼。
  五
  菊子恢复了理智,挣扎着跨出遭受工业污染的“一帘幽梦”。此时,回家的那班车还没到,她像孤魂野鬼或者迷途的羔羊蹒跚在山路上。她提起纱裙,踩着乱石,从灰色的溪水里淌过。肩上的越来越重,她使劲不让包袱掉下来,她觉得有了这包袱才是真正的自己的东西。她才知道:自己是谁在干什么,她的路在哪。
  “财神梁”那边布谷鸟叫了,菊子听得真真切切,她沿着那种声音走着……
  一种冲动后的宁静使菊子觉得轻松了许多,也现实了很多。她从背包里掏出了那本没有还回去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她很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沦陷。她打开扉页,看到几十年前自己写的“万劫复归!”几个字,继续赶自己的路。
  六
  “滴滴滴……”手机的短信不断传来,菊子无心打开那些经过包装的心声,不想去掩饰去逃避。掏出了那只玻璃杯饮了一口茶,顿觉神清目爽。她不断地思考:一段时光,就像玻璃杯。她不再是牛奶,也不再是菜油,不再是香槟,也不再是xo,它只是没有破碎的玻璃杯。
  看着玻璃杯上印着的几个字:“我愿意,你愿意吗?”,菊子痴痴地笑着,快步地喘着气,向家的深处跑去……
  

那一夜,我翻来覆去没有睡好。

高考结束我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出去疯,而是奔回家去看两日未碰过的手机,很可惜它彻底地随着我的青春,寿终正寝。

夕阳正依依不舍地敛进最后一丝光芒,正如我一点一点挫败下去的勇气。

光标跳到第113下,我把那几个字一一删除了。

人生第一次的冲动与勇敢,这几个字并不能表达出一二。

“萧然,明天的考试,你也要加油,我们A大再见。”

“萧然,我爱你,我爱你!”台上的年轻人恍若发疯一般奔跑下来,紧紧拥住了台下的女人。没有人阻止,更没有人讶异,而是不约而同的起立,掌声雷动。

台下,掌声响起,更有年轻的小女孩已经有些眼睛湿润。

“你也加油,若是能考到一个大学,我们就在一起。”最初的短信简单直白,正如我突然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心情,三年的暗恋,到明天谁知道是句号还是省略号呢,我只想给自己一个动力,一个希望。

“小初啊,吃饭啦!”背后的呼唤吓得我手一抖,好容易才拿稳了手机,慌忙间也不知道有没有发送这条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的短信,匆匆按灭了屏幕。

爸妈理所当然地给我换了手机,原手机的一切数据都已不存,而那条短信,却烙入了我的心里。

吃过饭我赶紧冲回了房间,拿起手机却再也无法唤醒屏幕,心情从无尽的希望变成无尽的懊恼,最后化为无尽的感伤。虽然明知道是因为开启程序过多,手机又被我卡死了,但是心里巨大的落差逼得我不得不将之归到我今天下午新学到的一句话上——命里无时莫强求。

高考,我还是以理科的压倒性优势上了A大。

又浏览过几篇自己平日里都不屑一顾的酸文,我按灭了手机屏幕,闭上眼,全是与她在这三年里的点点滴滴。

“那后来呢,你们在一起了吗?”看到台上的人陷入沉默,底下一个年轻的女士耐不住好奇开口问道。

“与卿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三年前第一次见面……”第N次我决定走长篇抒情路线,但是看看第一句来自于百度的情诗,再看看而后自己堪称流水账的记叙,头一次为自己是一个与文艺搭不上边的理科男而沮丧。

台下,一个与之年纪相仿的女子慢慢站起,右手将手机举起放在耳边:“Pro,proactivity,probable.无限的可能性,是通过pro的主动,不是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