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后腰 治疗尿床

刺激后腰 治疗尿床

463.com,刺激大脑 消除毒瘾 神经生物学技术有望提升戒毒疗效

463.com 1

这是一件大事,一种改变游戏规则的疗法。

图片来源:Getty

463.com 2

本报讯
经颅磁刺激通常涉及一种可以在人头上产生磁场的医疗器械,该疗法在从中风到精神分裂、从阅读障碍到抑郁等各种疾病中均被用于治疗。现在,该疗法正被用于另一种疾病——尿床症,但这一次磁场产生在后腰。

Donald Baker在接受经颅磁刺激。图片来源:Brian Schneider

患尿床症的儿童及青少年经常会通过服药或是在夜间发现尿床后唤醒他们进行干预治疗,但这两种方法均没有明显疗效。于是埃及艾斯尤特大学医学院的Eman
Khedr和同事寻思,是否可以通过TMS治疗尿床症。

Luca
Rossi曾试图在卧室里上吊自杀。2012年,他用腰带将自己吊在了衣柜上,并出现了窒息。好在他的未婚妻无意间走了进来。

研究人员征集了44名年龄在10~18岁的患有尿床症的青少年,他们都试图通过服用药物解决问题,但是夜间仍然存在尿床现象。研究人员对一半参试者每天进行7分钟的TMS治疗,连续治疗10天。另一组受试者在实验过程中,磁场则会从背后被引到别的地方。两组受试者的尿床次数都在减少,从原来的一周6次下降到1次。一个月后,那些接受TMS治疗的受试者依然如此,但是另一半参试者则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这位35岁的意大利医生拥有值得活下去的一切:医疗事业、家庭计划以及父母支持。但Rossi沉溺于可卡因。医学院毕业后不久,他就开始吸食可卡因,并自信能控制这种药物。

对此,Khedr表示,该治疗方法背后的机制目前仍不清楚,可能是TMS改变了后腰的神经功能。“TMS看起来的确会给神经带来长期改变。”英国斯旺西大学Nick
Davis 说:“但该治疗方法同时会影响到参与膀胱控制的肌群。”

但现在,药物控制了Rossi。曾经热情洋溢的他不再哭或笑。除了可卡因,他不在乎其他任何事情。“它促使你自杀,因为它让空虚充满了你。”他说。

《中国科学报》 (2015-08-26 第2版 国际)

就在被救下后的最初几个月里,Rossi没有改变一个月要花费3500美元的习惯。但2013年,他得知未婚妻已经怀孕。出于对未来成为父亲的恐惧,他甚至吸得更多了。

英国新科学家网站相关报道

当时,Rossi的父亲,一位化学家,从当地报纸上偶然看到一篇针对发表于《自然》杂志的成果的报道。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神经学家Antonello
Bonci和Billy Chen及其同事找到了对抗可卡因成瘾的“钥匙”。

研究人员利用一个关于强迫性使用可卡因的啮齿类动物模型发现,对于那些表现出最想寻找药物的行为的动物来说,其“前边缘皮层”(大脑中被认为与强迫性寻找药物的行为相联系的一个区域)的较深层活动水平会有持续较长时间的降低。

实验显示利用光遗传方法矫正这种“活动减退”现象可防止出现寻找可卡因的行为。另外,对“前边缘”活动的光遗传抑制足以驱动强迫性寻找药物的行为。研究人员表示,“前边缘”刺激对于强迫性吸毒者来说是一种可能的治疗手段。

在报道中,Bonci还解释了经颅磁刺激可能对瘾君子有效。

于是,Rossi的父亲开始“疯狂求助”,并将Rossi送到了意大利著名成瘾医生Luigi
Gallimberti开的玛丽亚别墅诊所。父亲向Gallimberti展示了报纸上的报道,并说“我儿子可卡因成瘾,你能帮助他吗?”

之后数年里,TMS已经吸引了可卡因成瘾领域的更多研究人员和医生的注意,甚至一些怀疑者也“怦然心动”。在对32名瘾君子进行初步研究后得出令人鼓舞的结果后,Gallimberti开始在他的诊所为患者进行治疗。他和同事现在已经治疗了300多名成瘾者。

而且,多个针对TMS削弱可卡因成瘾的更严格实验正在进行中。去年,南卡罗莱纳大学神经生物学家Colleen
Hanlon及同事启动了首个随机双盲试验,以测试该方法的可卡因成瘾疗效。今年5月,美国精神病国立研究所的科学家也启动了另一项试验。NIDA也已完成了前导性研究,决定在明年启动大规模对照实验。

TMS并不是一个新治疗技术,人们已经证明其对抑郁症有疗效。但在应用于药物成瘾治疗时,研究人员正在进入新的领域。尽管在抑郁症中对TMS的使用为后来人提供了线索,但没有人知道如何最好地将其应用于瘾君子的大脑,而且答案可能因人而异。

“关于TMS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如果目前的治疗试验不起作用,我不会感到惊讶。”哈佛大学医学院内科医生、脑网络成像专家Michael
Fox说。Fox使用该技术治疗抑郁症。尽管如此,他相信利用TMS战胜药物成瘾“很有希望”。

Hanlon等人对此也表示同意。“持续了3至5年的药物成瘾基础科学研究告诉我们,‘瞧,这里有个潜在疗法’。”她说。

目前,美国大约有100万人可卡因成瘾,世界其他地区约有1300万人,因此急需有效的疗法。而且,在美国,主要的成瘾药物——尼古丁、酒精、海洛因和合成鸦片类可卡因等——都缺乏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治疗方法。在没有外力帮助的情况下,人们很难戒除毒瘾:1年复发率徘徊在80%左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