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上甘岭:志愿军坑道构筑功不可没

上甘岭战役最紧急时刻,军长秦基伟向军机关和直属队下令……

图片 1

今年,是上甘岭战役爆发65周年。

10月16日,是上甘岭战役爆发65周年。

65年前的硝烟早已散去,但那座高地却永远被敬仰!

65年前的硝烟早已散去,但那座高地却永远被敬仰!

65年前的细节逐渐模糊,但那群英雄却永远被铭记!

65年前的细节逐渐模糊,但那群英雄却永远被铭记!

“打到最后一个人,也要坚守阵地!”这是怎样的一种无畏与坚决?在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又是如何在缺粮、缺水、缺弹药等恶劣条件下做到让敌人“谈坑道色变”的?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去回顾这段历史。

……

打到最后一个人,也要坚守阵地!

你知道吗?在上甘岭作战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坑道工事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作为防御战的“行家里手”,第15军在防御方面有着独到的心得体会,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去了解。

——上甘岭战役的坑道防御

构筑地下长城——

上甘岭战役最紧急的时候,在15军军长秦基伟和45师师长崔建功之间,有了如下的对话:“告诉机关的同志,15军的人流血不流泪。谁也不许哭!……国内像15军这样的部队多得是,但上甘岭只有一个,丢了五圣山,你可不好回来见我喽!”

上甘岭坑道的构筑

“一号,请你放心,打剩一个连,我去当连长,打剩一个班,我去当班长。只要我崔建功在,上甘岭还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

1952年3月,第15军奉命接替第26军,遂行平金淮约30公里正面防御任务。平金淮防线核心,是朝鲜中部地区的最高峰、海拔1061.7米的五圣山和位于它东南约4公里,海拔597.9米的上甘岭及周边散布的537.7高地等。

“阵地不能丢,伤亡也要减下来。在西方山方向虽然没大打,但不能动,那个口子不能松。现在就靠你和张显扬师顶住,我已经向军机关和直属队发出号召,婆娘娃娃一起上。
请转告部队,打到最后一个人,也要坚守阵地!”

上甘岭战役

图片 2

防御战的行家里手

上甘岭志愿军阵地一角。

为了能够完成防御任务,3月26日,在15军发布防御作战命令的第二天,15军军长秦基伟亲自带队,率领军、师前指和排以上干部1200余人,来到26军学习防御作战经验,磋商交接事宜。4月9日,两军开始交接任务,为保万无一失,秦基伟亲自确定了“先二线再一线,从左至右逐团交接”的方针。同时,15军首长们经过反复研究,确定了“积极防御,持久作战,消耗与消灭敌人,保存与提高自己”的战术指导方针,并制定了详细的防御计划。

志愿军的“天王星计划”

作为一支善打防御战的部队,15军在防御方面有着独到的心得体会。例如崔建功的45师,是15军军长秦基伟手下最善于防守的部队。1951年6月的扑达峰阻击战中,45师以134团配属135团一部,与敌苦战7昼夜,共击退敌人40次冲击,毙伤敌2800余人,自身仅伤亡570余人,并涌现了柴云振、刘兴元等一大批英雄模范。

当上甘岭战役进入到关键性阶段,此时,45师已经伤亡3200余人,崔建功几乎拼成了“光杆司令”。而且在反击中,45师的弹药也几乎消耗殆尽。胜负的天平,也许会在瞬间逆转。眼看45师几乎拼到弹尽人绝,崔建功师长在德山师指挥所里仿佛“热油浇心”,从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开始,崔建功七天七夜没离开作战室。45师作战科长宋新安,在向军里报告伤亡情况时,痛哭失声。

在接受防御任务后,崔建功亲自带人勘察地形。他很快发现了上甘岭对整个五圣山防御的重要性。为了向其他人介绍上甘岭和五圣山的关系,崔建功曾打过比方:如果把自己的身体比作五圣山,那么右拳就是597.9高地,右肘就是上甘岭的“零号阵地”。而右拳就是537.7高地。

当战事进行到10月20日,志愿军已经看清了美军的意图,并且判断美军在上甘岭、五圣山一线集结了大量的兵力和物资。由于15军的炮兵主力此前一直在准备西方山方向作战,向上甘岭方向运动需要时间。加之美军具有明显的兵力、技术装备和空中优势。因此志愿军决定,依托坑道,逐渐拖耗敌军,在僵持中调入兵力和技术装备,待敌人师老兵疲之际,对敌人展开决定性反击。从后来的效果来看,15军在上甘岭的精妙指挥,某种程度上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元帅朱可夫最经典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和“天王星计划”相媲美。

既然上甘岭597.9高地和537.7高地的意义如此重大,45师就必须在这两座与敌人几乎是面对面的高地上“扎下根”。扎根的方式很简单,就是野战筑城挖坑道。4月中旬,15军专门召开了筑城会议,各部连以上主要干部全数到会。秦基伟军长在会上专门做了动员,要求各部根据志愿军统一规格,构筑“七防”的地下长城。

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担负防守任务的苏联将军朱可夫,最大程度利用了城市的废墟,但他防御的真正法宝,还是不畏牺牲的苏联红军指战员。在上甘岭战役中,45师师长崔建功,也最大程度地发挥了志愿军指战员的英勇顽强和坑道战的力量。在下决心依靠坑道与敌人周旋之前,崔建功首先请来几位在前线坚守的基层指挥员,希望从他们那里了解坑道的真实情况。

修筑坑道

图片 3

在敌人眼前开山打洞

转入坑道坚持战斗的志愿军战士。

但是当135团1连长王福新接收到师部下达的构筑坑道的任务时,却犯了难。他所在的537.7高地,实际上志愿军仅控制了北山,敌我相距不足百米。刚上阵地时,志愿军夜里挖一段堑壕,天一亮,美军看到哪里有新土,就冲这个方向疯狂射击,堑壕很快就被敌人炸平了。

坚守537.7高地的135团一连长王福新就带着满身硝烟味来到德山岘指挥所,这位乐天派的战士见了师长就问有什么任务。崔建功却先请他吃面条。王福新一口气吃了四大碗面条,并且笑谈在坑道里能吃上压缩饼干就不错,吃面条就像过年一样。

后来还是师作战科长用淮海战役近迫作业的例子点拨了王福新。王福新根据淮海战役的经验,预先用石灰画好各班堑壕的大致面貌,然后夜间全连上阵,能把堑壕的大体轮廓挖出来,每一段不要求深,哪怕30厘米也行,然后逐渐加深。美军面对一夜之间漫山遍野的堑壕,再也提不起开炮的兴致。随后,王福新又号召全连搞“冷枪运动”,在上甘岭战役开始前,凭借冷枪,仅1连就消灭了300多敌人。而整个45师在6个月中依靠冷枪歼敌5040人,冷炮歼敌2800余人,击毁敌人坦克18辆。美军无奈地将537.7高地称为“狙击兵岭”。

从王福新以及师侦查参谋卢化义、135团八连长高永祥等人那里,崔建功了解到坑道里的志愿军指战员战斗意志高涨,于是决定坚持坑道斗争,做好大反攻的准备。为了增强坑道的防御能力,崔建功特别要求各部打破番号编制,以坑道为单位成立党支部,后来证明,党支部成为坑道指战员最信任的团结和领导核心。同时,崔建功还命令各部加紧训练新的后备连队,炮兵要及时准确地支援坑道部队,特别是打击破坏坑道的敌人。

上甘岭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高射炮部队在夜间猛烈射击。

让敌人谈坑道色变

应该说,从4月底进入阵地开始,整个15军都认真地贯彻军部提出的“积极防御,持久作战,消耗与消灭敌人,保存与提高自己”的方针。在构筑坑道的过程中,志愿军战士提出“破开山腹筑长城,挖空岭心安我家”的口号,因陋就简,自力更生,收集敌人的弹片和坦克零件,自办铁匠炉。仅45师就自制铁锤1000把,钢钎2200余根。为了满足放炮爆破的需要,战士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将未爆弹收集起来,通过拆卸,获取了3700公斤炸药。经过3个月的艰苦施工,共筑起坑道306条,总长度达8800米,挖堑壕交通壕160条,总长超过5000米,筑掩蔽部2400个,粮食洞库61个,弹药洞库65个。15军政委谷景生在看过45师的坑道后,十分满意,预言:“这项巨大工程,对粉碎敌人随时可能发动的进攻,必将起到重要作用!

从10月21日到10月29日,上甘岭战役进入了第二阶段,也就是最艰苦的坑道战阶段,在这一阶段,敌人千方百计地试图破坏我们的坑道,除了通常的炮火封锁和直接摧毁外,敌人用石头和铁丝网围堵坑道口,用土工作业的方式对坑道进行爆破,用汽油弹、毒气弹、燃烧弹甚至是火焰喷射器以及其他一切卑鄙无耻的手段,对坑道进行破坏。

保存至今的坑道

但是志愿军指战员听过之前的战斗,他们明白,阵地要存,人也要存。为了确保坑道的安全,志愿军指战员在坑道口修筑工事,进行伪装,炮兵对坑道口周边进行测距和试射,由于坑道口已经逐渐与我军的交通壕连通,后勤和补充人员可以冒险进入坑道。

谷政委提到“敌人随时可能发动的进攻”,并不是“空穴来风”。美军炮兵一夜对上甘岭发射500多枚炮弹,并对我后勤运输道路进行不间断封锁射击,甚至以坦克在夜间抵近我前沿,专门对付志愿军灵活地夜间侦察。

图片 4

1952年9月2日,15军便发出了《粉碎敌人秋季攻势作战方案》,指导思想是“坚决固守,寸土必争”。秦基伟军长为此专门到45师视察,叮嘱崔建功师长:“去年敌秋季攻势,兵力使用两个师,战役持续时间两周,最激烈地战斗一周。今年秋季攻势,你要顶住两个师进攻,准备大一个月,最激烈地战斗两周,美国人就是爱成倍增加使用力量。”为此,我军储备了3个月粮食以及大量作战物质和器材。后来的战役走向证明,秦基伟军长的判断完全正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