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对罪人、对国度、对百姓的态度居然是这样的

当年张艺谋导演的电影《英雄》被很多人批得体无完肤,批评者的观点基本集中在该电影美化了秦始皇这项“罪状”之上。不知从何时起,秦始皇的暴君形象似乎已经深入人心,很多人脑海中的秦始皇就是逼迫奴隶修长城、焚书坑儒、死了还要一堆人陪葬的残暴无度、恶贯满盈的大魔王,仿佛一说起秦始皇,大家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哭得死去活来的孟姜女。于是,当张艺谋只是稍稍表现了一下秦始皇的“天下”胸怀和雄才伟略之时,很多人便坐不住了,纷纷暴跳如雷、如丧考妣。

463.com,而在我看来,秦始皇乃千古明君,至少是功大于过。

试想,如果秦始皇真的是那样一个暴戾之徒,为何能统领三军、雄霸四方、引来八方贤士为其效命呢?

先来看看秦始皇的日常生活:

秦始皇爱岗敬业、夙夜在公,年轻时几乎天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即使是把秦始皇描绘得极其不堪的《史记》也从未提过秦始皇贪图享乐。秦始皇每天的工作就是批示公文、谋划统一大业及统一后如何治理国家,这或许才是他还不到50岁就过劳死的真正原因。

在家庭方面,秦始皇对待一众子女均一视同仁,不分长幼,只有能力强者才有资格当皇帝;无论母亲是谁,所有皇子都有权利竞争储君之位。

秦始皇统一六国,除了自己的文治武功了得之外,当然也和一帮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将军是分不开的。

秦始皇对这些功臣爱护有加,统一六国,一直善待他们,执政期间未杀过任何一个功臣

吕不韦后继任丞相二十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王琯带头支持分封制,跟大力倡导郡县制的秦始皇唱对台戏。若秦始皇真是暴君,王琯敢直言不讳吗?若秦始皇真是暴君,王琯还能保住人头吗?可见秦始皇是位胸襟宽广、敢于听取逆耳忠言的明君、仁君。灭六国基本都由王翦父子包办。在灭楚之前,秦始皇因不听王翦意见而惨败,于是又请求王翦出马,王翦对其予以了无情的嘲讽,并要求全权掌握兵权。秦始皇得承受多么大的压力啊?万一王翦谋反怎么办?王翦打楚国玩了几个月的养精蓄锐之术,而这几个月里秦始皇竟完全未干涉过王翦。结果,终于等到王翦凯旋,天下一统。秦始皇对其大加重赏,统一后仍重用王翦父子。若秦始皇真是暴君,能做到这个地步吗?

秦始皇非常器重的一位将军。李信扬言攻楚只需20万秦军足矣,而王翦说要60万,秦始皇当时还嘲笑王翦,结果惨败,使秦始皇颜面扫地、狼狈不堪。按理说,此时他肯定会拿李信出气,甚至砍了李信,而第二次攻楚他竟然仍以李信为副将。若秦始皇真是暴君,能有这样的肚量和气魄吗?

本是韩国派到秦国假装大搞水利工程的奸细,韩国的目的是让郑国把秦国的钱财耗尽,使秦国无力攻打韩国。秦始皇知道真相后,并没有惩罚郑国,而是力排众议,无条件支持郑国继续完成这些工程,他认为郑国渠虽耗费巨大,但用途无可限量。郑国最终被秦始皇的人格魅力所感染,一心修建郑国渠,后来也一直得到秦始皇敬爱和重用。若秦始皇真是暴君,会有这样的胸怀和远见吗?

再来看看秦始皇一统六国之后的表现:

秦始皇统一之后,从未大开杀戒。其实秦始皇灭六国大战的伤亡人数也是春秋战国以来最小的。秦始皇是要建立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而不是只想着屠杀与掠夺。

荆轲刺杀他,他后来攻下燕国,却并没有拿燕国百姓开刀。我们做个比较,项羽火烧阿房宫,大火三月不曾熄灭,却还有人不断为这个“西楚霸王”的残暴行径进行粉饰。若秦始皇真是暴君,能容得下燕国百姓吗?

秦始皇统一后对六国百姓一视同仁,从未让秦国人享受特权。秦始皇统一后,只是把六国的国君在咸阳软禁了起来,并没有杀害任何一位。若秦始皇真是暴君,能有这样的仁慈之心吗?秦始皇对中华后世的贡献更是毋庸置疑。在此,我再来做个简单的概括。秦始皇废除分封制,确立了中央集权的体制,设立了中央直接管理下的郡、县、乡、亭、里等多级管理基层结构,一直延续至今。秦始皇统一文字、货币。秦始皇将各种互不相通的文字强制统一成一种文字,这套文字中国唯一规范的文化一直沿用至今;将货币统一为黄金和外圆内方的铜币,这种俗称“孔方兄”的铜钱一直沿用到了清朝。

统一度量衡。在秦始皇之前,各地的度量衡单位五花八门,这边的一尺跟那边的一尺不一样长,这边的一斤跟那边的一斤不一样重。秦始皇时规定了统一的长度单位、容积单位、重量单位。

修建驰道、疏通河道和渠道。秦始皇时连接了全国各郡县的道路,相当于现在的国道和省道,大大加强了各地间的往来。

修建长城。秦始皇统一后下令把原来各国之间的长城拆除,再把原来秦、赵、燕三国北边的长城连接起来,以防止北方匈奴的侵扰。

开拓边疆。秦始皇统一后,派数十万大军北击匈奴、南攻百越,稳定了北方边疆,也把两广并入到了中国的版图之中。

让我们再说回批评者们集中攻击的“秦始皇是暴君”的问题。其实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孟姜女哭长城只是杜撰;焚书坑儒也经史学家研究并非事实(不然现在我们何以能阅读到这么多儒家经典?);至于秦始皇死后有多少人陪葬,《史记》上只以“死者甚觽”(死亡人数众多)一笔带过,并无实据,再说这也是秦二世的“杰作”,与秦始皇无关。

而从以上秦始皇生前对家庭、对工作、对功臣、对国家、对百姓的种种表现来看,我们看到的却是俨然一位仁君、明君、贤君的完人形象。为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质疑司马迁篡改了历史,也完全有理由怀疑现在一些公知和网络大V极力抹黑秦始皇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