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内战罪犯,共产党着眼统一 阻挠旧部回台,国民党拒绝接触

特赦内战罪犯,共产党着眼统一 阻挠旧部回台,国民党拒绝接触

1959年12月,对于在解放战争中被俘虏的国民党军事将领,我国开始了陆续进行特赦。当年,共有30名国民党战犯作为第一批特赦人员重获新生,其中包括杜聿明、王耀武、宋希濂、陈长捷等。那么,作为第一批获得特赦的人员,都必须具有什么样的条件呢?

  “特赦战犯”,曾经一度是出现频率较高的名词,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有很高的知名度,引起过巨大反响。到了1975年,所有战犯,包括美蒋特务和特务船船员全部被特赦释放,至此,中国再无战犯。
  “一个不杀,分批释放”
  在新中国成立后,解放战争时期被人民解放军俘虏的国民党战犯,当时在全国各地监狱关押和改造。
  1956年1月30日,周恩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的工作报告中,发出“为争取和平解放台湾,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而奋斗”的号召。当天,他在陆定一起草的《为配合周恩来同志在政协所作的政治报告向台湾展开相应的宣传工作问题给中央的报告》的批示中,最早提出了“政协会后,可放十几个战犯看看”的意见。
  中共中央非常重视周恩来的意见,中央政治局就这个问题进行了专题讨论,并对各方面情况作了分析和研究,认为已经初步具备了释放一批战犯的条件。当时,国内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已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已提前完成,政治、经济出现空前稳定。从战犯本身的情况看,经过几年的关押改造,他们之中的多数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悔改表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释放一批战犯,将有助于孤立、动摇、瓦解境内外反动分子,同时有助于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当时,根据周恩来阐明的对台方针和中央的部署,政府宣布国民党去台人员只要回到祖国,不管什么人,将一律既往不咎。在这种时候,释放一批战犯,将会有利于加强台湾与大陆的联系。
  为了更好地处理战犯问题,中共中央在向党、政、军、群等系统征求意见的同时也向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征求意见,进行政治协商。
  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论十大关系》的报告,进一步就宽大战犯的政策问题作了说明。毛泽东提出:党的政策总的精神是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杀了这些人,一不能增加生产;二不能提高科学水平;三对我们除四害没有帮助;四不能强大国防;五不能收复台湾。如果不杀或许对台湾还会产生影响。
  对释放战犯的时间,毛泽东经过反复考虑后,在5月2日的一次会议上表示:目前马上释放,时机尚不成熟,理由是:“放早了,老百姓不那么清楚,我们也不好向老百姓说明,还要过几年,老百姓的生活更加过得好了,我们再来放。”“不讲清这个道理,一下子把他们放掉了,人家就不了解,也没这个必要。”
  周恩来亲切接见
  特赦战犯重获新生
  1959年9月14日,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认为,在庆祝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对于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宣布实行特赦是适宜的。
  9月17日,全国人大二届九次会议讨论并同意毛泽东主席的建议,作出了《关于特赦确实改恶从善的罪犯的决定》。同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发布特赦令。
  这个消息一公布,立即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特别是在功德林一号关押的战犯,他们无比激动,感谢党和政府的英明决定。10月2日,他们给毛泽东主席写了一封信,以表达他们的兴奋和感激之情。
  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分别在各地的战犯管理所召开了有全体在押战犯参加的特赦释放大会,宣布了特赦释放的战犯名单,发放特赦通知书。在特赦大会上,被特赦的战犯表示非常感谢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使他们改邪归正,从此获得新生,并决心继续改造思想,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一份力量。未被特赦的战犯代表也表示要加速改造,争取早日获得特赦。
  这次宣布的首批特赦战犯共33名,其中国民党战犯30名,在功德林一号战犯管理所的有10名,他们是:杜聿明、王耀武、曾扩情、宋希濂、陈长捷、杨伯涛、郑庭笈、邱行湘、周振强、卢浚泉。
  会后,根据周恩来的指示,这10个人和从抚顺战犯管理所释放的末代皇帝溥仪专门组成一个小组,集中住在北京崇文门内旅馆,由周恩来总理办公室的同志负责他们的学习和生活。
  走出功德林的人们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下一步应该如何走,是每个人不能不考虑的问题。这个问题也同样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关注。12月14日,杜聿明、王耀武、曾扩情、溥仪等11人乘专车驶进中南海西花厅。工作人员和蔼地告诉他们,这里就是周恩来的家。
  周恩来,这是他们非常熟悉的名字。这10名国民党将军中,除陈长捷、卢浚泉外,都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今天,能够见到30多年前的老师,心情格外惊喜,也感到十分的惭愧。周恩来在陈毅、习仲勋以及张治中、邵力子、章士钊等人的陪同下,笑容满面地走进了客厅。大家同时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位当年的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
  周恩来示意大家坐下,亲切地同大家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交谈起来,逐一问起每个人的身体情况和家庭状况。他对曾扩情说:“我在黄埔军校时年龄还不到30岁,当时感到压力特别大。”曾说:“我那时已30开外了,我这个学生比老师还大几岁哩。”
  周恩来又转向杜聿明,询问他的一些情况。杜聿明惭愧地低下头说:“学生对不起老师,没有听老师的话。”周恩来回答说:“这不怪你们,怪我这个当老师的没有教好。”
  张治中指着郑庭笈向周恩来介绍说:“这是郑介民的堂弟。”郑介民在1946年时任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第二厅厅长,是北平军调处执行部国民党政府方面的代表。周恩来说:“我知道。”接着,他问到郑庭笈的家庭情况。郑庭笈告诉周恩来,他原来的妻子叫冯莉娟。1948年郑被俘后,他的朋友为冯莉娟准备好了去台湾的船票。但是,当她听到郑被俘后在哈尔滨发表的一篇讲话后,就决定留下来,在海南岛等候。1954年,她回到北京,因战犯的妻子不

图片 1

第一个条件是关押已满10年,也就是从被俘虏的日子算起,到1959年12月的特赦日期。从解放战争的历程来看,1949年12月就成了一个关键日期,如果在1949年12月之前被俘虏,那就被关押就已经超过10年;如果在1949年12月以后被俘虏,那么关押就未满10年。从这个条件来看,当时被关押的国民党战犯大多数都能达到,因为1949年12月以后的战事已经到了解放战争的大后期,如西南战役、广西战役、海南战役等。

图片 2

第二个条件是确实改恶从善的,也就是在被关押接受改造期间表现良好,思想有了积极转变,已经洗心革面的人员才能获得第一批特赦。这个条件就要看当时国民党战犯们平时的表现了,那些积极接受改造的并确实改恶从善的人,才能列入第一批特赦人员名单;而那些思想顽固,抵触改造的则无法列入第一批特赦人员名单。所以,能够作为第一批获得特赦的人员都是平时表现比较好的。

当时,第一批获得特赦的30名国民党战犯之中,有10人关押于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他们分别是杜聿明、王耀武、曾扩情、郑庭笈、宋希濂、陈长捷、杨伯涛、邱行湘、周振强、卢浚泉。让我们再来看一下这10个人后来的结局如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