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com 豪格是如何亲手杀死心爱的福晋?

莽古济是努尔哈赤和大福晋叶赫那拉氏所生的女儿,自幼受父母娇纵,桀骜不驯。努尔哈赤把她嫁给了哈达部的武尔古岱,因此她被称为哈达公主或哈达格格。

这场血腥的大屠杀吓坏了豪格,几乎摧毁了豪格的神智,他经不住这炼狱般的折磨,在冥冥中亲手杀死了心爱的福晋。豪格想用爱妻的鲜血,换取自己的平安。

豪格杀妻的义举,果然受到了父汗皇太极的赞赏。他逃过一劫,没有受到株连,确实得到了平安,但是他丧失了做人的尊严,永远洗刷不掉杀妻的遗恨。从此,爱妻妩媚的阴魂总是闯进他的梦中,让他寝食难安,精神恍惚,神不守舍。他仿佛失去了脊梁,再难挺直腰杆做人。

豪格估量,皇太极肯定会震怒。豪格惊魂未定,皇太极便传谕召集诸王会议。在会上,皇太极怒斥莽古济胆大妄为,蛮横无理,犯上作乱。诸王会议决定:革去莽古济的公主名号,贬为庶民,没收她的家奴和赏地。皇太极还降旨:从今尔后,莽古济的所有亲戚,不得和莽古济往来,否则,严惩不贷。

肃亲王豪格,生于1609年(明万历三七年),卒于1648年(顺治五年),一生戎马倥偬,战功显赫,17岁授封贝勒,24岁授封为和硕贝勒,28岁晋封为和硕肃亲王(清初十二等爵位的第一等)。豪格虽然位极人臣,但他短暂的人生旅途并不平坦,充满了艰辛和坎坷。

463.com,豪格见岳母闹事,预感到一场灾难将要临头。和亲大典的短暂欢快,立即烟消云散。盛大豪华的婚宴,被莽古济搅乱了。众人诚惶诚恐,灰头土脸,不知所措。

这场血腥的大屠杀吓坏了豪格,几乎摧毁了豪格的神智,他经不住这炼狱般的折磨,在冥冥中亲手杀死了心爱的福晋。豪格想用爱妻的鲜血,换取自己的平安。

皇太极迎娶美貌超群的林丹汗窦土门福晋,郑亲王济尔哈朗迎娶林丹汗的富有而漂亮的苏泰福晋,礼亲王代善迎娶林丹汗的妹妹泰松格格。林丹汗的另外两位妃子:爽朗的额尔哲图福晋嫁给了努尔哈赤第七子阿巴泰,娴静的伯奇福晋嫁给了皇太极的长子豪格。

豪格事业上的成功,官复原职,是否真的能医好他心灵上由杀妻造成的重创?也许,能减轻某些悲痛?也许,伤痛会像天边的雷声渐渐隐去?这只有苍天和豪格自己知道。

正当豪格和其他新郎及新娘们享受着自己的快乐,陶醉着自己幸福的时刻,席间有一位中年妇人却深陷在自己的愤怒中,她就是豪格的姑母兼岳母莽古济。

豪格估量,皇太极肯定会震怒。豪格惊魂未定,皇太极便传谕召集诸王会议。在会上,皇太极怒斥莽古济胆大妄为,蛮横无理,犯上作乱。诸王会议决定:革去莽古济的公主名号,贬为庶民,没收她的家奴和赏地。皇太极还降旨:从今尔后,莽古济的所有亲戚,不得和莽古济往来,否则,严惩不贷。

莽古济是努尔哈赤和大福晋叶赫那拉氏所生的女儿,自幼受父母娇纵,桀骜不驯。努尔哈赤把她嫁给了哈达部的武尔古岱,因此她被称为“哈达公主”或“哈达格格”。

诸王会议认定豪格与岳托结党,有怨恨大汗之心。有人主张处死豪格和岳托,有人主张把二人永久监禁起来。最后,皇太极降旨,从宽处理豪格,免除死罪,革去亲王爵位,降为贝勒,罚银千两。豪格领受肃亲王爵号仅仅8个月,便被革去。

豪格杀妻的“义举”,果然受到了父汗皇太极的赞赏。他逃过一劫,没有受到株连,确实得到了平安,但是他丧失了做人的尊严,永远洗刷不掉杀妻的遗恨。从此,爱妻妩媚的“阴魂”总是闯进他的梦中,让他寝食难安,精神恍惚,神不守舍。他仿佛失去了脊梁,再难挺直腰杆做人。

莽古济和武尔古岱生有两个女儿,长女嫁给了代善的长子岳托,成为岳托的大福晋,二女儿嫁给了皇太极的长子豪格,成为豪格的大福晋。

莽古济见豪格又迎娶了一位蒙古贵妇做侧福晋,不禁大动肝火。她没有和女婿豪格理论,径直找到弟弟皇太极,当面质问他:“我的女儿还在,豪格为什么又娶一妻?”莽古济的第二任丈夫在一旁佯装酒醉,破口大骂皇太极。其实,莽古济是成心找茬闹事,后金大汗和王爷多半都是妻妾成群,又娶一位侧福晋算得了什么?

在分配莽古尔泰的遗产时,豪格赢得了最大的份额。豪格被授封为和硕贝勒,并被任命为原隶属莽古尔泰的、经过整编的正蓝旗的统领,不久又被晋封为和硕肃亲王。转眼间,豪格变成了拥有一个旗兵力的、荣耀的和硕肃亲王。这显赫的荣华富贵是用他心爱妻子的鲜血换来的!

这场风波除了会给莽古济本人降下大灾大难,莽古济的弟弟德格类、豪格本人和岳托也难免受到株连,理由是他们身为莽古济的近亲,却没能防止不测事件的发生。8天后,德格类暴病而死,年仅40岁。此前3年,他的哥哥莽古尔泰也是暴病而亡,2人的死因属后金一大疑案。皇太极与莽古济失和,豪格夹在两位冤家之间左右为难,行为稍有失当,就可能铸成大祸,甚至性命难保。

这场风波除了会给莽古济本人降下大灾大难,莽古济的弟弟德格类、豪格本人和岳托也难免受到株连,理由是他们身为莽古济的近亲,却没能防止不测事件的发生。8天后,德格类暴病而死,年仅40岁。此前3年,他的哥哥莽古尔泰也是暴病而亡,2人的死因属后金一大疑案。皇太极与莽古济失和,豪格夹在两位冤家之间左右为难,行为稍有失当,就可能铸成大祸,甚至性命难保。

更令豪格意想不到的是,莽古济大闹和亲大典的风波刚刚消散,莽古济家臣告讦莽古尔泰曾与妹妹莽古济、弟弟德格类图谋不轨,在佛像前焚烧誓词谋篡汗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