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淅川姚河遗址考古发掘的收获和学术意义

姚河遗址出土陶凿(左)、陶刀(右)

  生产工具分石质和陶质两种,器型有石斧、石铲、石刀、石锛、陶刀、陶凿、陶纺轮等。

  陶质生产工具有刀、凿、纺轮等,其中以陶凿、陶刀最为特别,在新石器时代遗址中极其罕见。

  新石器时代陶器和特殊生产工具

  石斧,长方形,基本保存完整,双面刃,刃部锋利,磨制精致,刃部使用痕迹清晰。

  (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图片 1

  第二,从陶器特征来看,姚河龙山文化遗存可以明显分为两类:一类为河南龙山文化煤山类型,如矮足罐形鼎、浅盘豆、高领瓮、圈足盘等;另一类为江汉地区屈家岭-石家河文化,如长颈壶、厚胎尖底缸、喇叭形红陶杯、小口瓮、陶鸟等。第一类陶器受河南龙山文化煤山类型影响较多,第二类陶器则是从江汉地区屈家岭文化晚期发展而来的。姚河遗址所在的南阳盆地,西接秦川,北连中原,南达鄂渚,地理位置极其显著,通过对姚河遗址新石器材料的整理和研究,不仅能够使我们对豫西南地区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面貌和性质等问题有进一步的认识,而且还能让我们更好的地理解文化过渡区在中华文明演进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和价值。

  姚河遗址西面有一条深沟,东面为姚河,南面为淅水,北面为丘陵,具有较强的封闭性。F1处于遗址中部,主体和月台总面积约841平方米,坐南朝北,方向正南北,从房基形状、规模和建筑特点看,F1很可能为庙宇一类的大型集会场所。关于F1的年代,因打破房基面的灰坑出土较多宋金时期陶瓷片,表明其年代不会晚于宋金时期。

  F1房基填土含有较多不同时期文化遗物。早期遗物有屈家岭-石家河文化的陶片、石器等,晚期遗物有汉代柱础石、圆陶片、板瓦、筒瓦等,据此可知遗址在房基建筑之前为一处新石器至汉代遗址,后被F1破坏。

图片 2

  宋金时期大型房基

  F1位于遗址中部,距地表约10~20厘米,平面基本呈“凸”字型,坐南朝北,方向0°。由于后期人类活动的破坏,F1地上居住面部分已无存,仅剩房基面以下基础(东侧破坏严重,余部完好)和30多个柱洞。房基由主体和月台构成,均为矩形,主体长约32.3米,宽约23.6米;月台残长约12.2米,宽约6.45米。房基的建造程序是先挖一个矩形基槽,然后再填土并夯打成坚硬平坦的基础面。基槽深约0.2~0.5米,填土共分三层,文化遗物因被夯打而较破碎。

  姚河遗址出土陶凿(左)、陶刀(右)

姚河遗址F1平面图(白色部分为柱洞)

  陶刀,泥质灰陶,制法是先由陶胚模制、钻孔,然后经过晾干、抛光,再进行烧制而成。标本T24②:15,泥质灰陶,长方形,残存一半,单面刃,有使用痕迹,中部有一孔。残长约4.1厘米,宽约3.4厘米,厚约0.5厘米。

  新石器时代陶器和特殊生产工具

  自旧石器时代起,南阳盆地的文化面貌就兼具南北特点,至新石器时代晚期这些特点更加凸显。从淅川下王岗、沟湾、邓州八里岗、唐河寨茨冈等遗址可以看出,江汉地区典型屈家岭文化向北推进到南阳盆地后受到中原仰韶文化强烈阻击,致使该地史前文化面貌呈现出多元性特征。中原文化系统和江汉文化系统在南阳盆地长期对峙,从激烈碰撞到渐趋融合,屈家岭文化青龙泉二期类型和煤山文化乱石滩类型即是两大系统在该地区融合后形成的地方类型。若将视野放在整个黄河、长江流域,不难发现这一时期考古学文化大有向中原地区汇聚的趋势,其中尤以东方大汶口文化的西进和江汉屈家岭文化的北渐最为显著。周边文化的渗透、汇聚使得中原文化更具生命力,促进了中华文明和早期国家的加速形成。

  F1房基填土含有较多不同时期文化遗物。早期遗物有屈家岭-石家河文化的陶片、石器等,晚期遗物有汉代柱础石、圆陶片、板瓦、筒瓦等,据此可知遗址在房基建筑之前为一处新石器至汉代遗址,后被F1破坏。

  陶刀,泥质灰陶,制法是先由陶胚模制、钻孔,然后经过晾干、抛光,再进行烧制而成。标本T24②:15,泥质灰陶,长方形,残存一半,单面刃,有使用痕迹,中部有一孔。残长约4.1厘米,宽约3.4厘米,厚约0.5厘米。

  姚河遗址F1平面图(白色部分为柱洞)

  姚河遗址位于河南省淅川县香花镇土门村南约500米,北距淅川县城约38公里。遗址面积约2万平方米。为配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2012年春,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考古学系联合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发掘面积约2600平方米,揭露宋金时期大型房基一座(F1),面积约841平方米,是南水北调期间淅川发现的最大一处单体建筑基址。房基填土中发现的龙山时期陶器、石器等也极具特点。

    
 姚河遗址位于河南省淅川县香花镇土门村南约500米,北距淅川县城约38公里。遗址面积约2万平方米。为配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2012年春,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考古学系联合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发掘面积约2600平方米,揭露宋金时期大型房基一座(F1),面积约841平方米,是南水北调期间淅川发现的最大一处单体建筑基址。房基填土中发现的龙山时期陶器、石器等也极具特点。

  生产工具分石质和陶质两种,器型有石斧、石铲、石刀、石锛、陶刀、陶凿、陶纺轮等。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袁广阔 秦存誉 韩化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