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印度首都新德里(三)

  德里的空气非常清新,到处都是自然生长的树木,看上去比人工的绿化要舒服很多。由于当地人都信奉宗教,喜爱动物,所以城区里到处都是动物,走在街上,不但经常见到各种各样的狗、牛(洗的很干净的宠物),还有松鼠、鹰、獾、各种花花绿绿的鸟,甚至还有孔雀、野猪,可以充分感到人和自然的和谐。昨天我看见几只孔雀在街边觅食,飞走的时候,姿态非常美丽,就像传说中的凤凰一样。要是在中国,早就被人抓来涮火锅了。

 
 说起凶宅,很多人的意识里都是百年老宅,或者很多年没有人居住的房子。而我们镇里的这栋凶宅其实并不是什么老宅,而是2011年的时候才建起来的新房子,到现在这个房子满打满算其实也才盖了五年多,但是住在这个房子里的人却已经死了十七个了,平均每年都有房主会去世,虽然其中的原因到现在也没人能说明白,不过还是有胆子大的人继续住在里面。

  他们的劳动人民也很懒,很多人就在家里呆着,根本不出门,也不知道他们靠什么生存;就是那些最辛苦建筑工人,也懒得很,每天只工作几个小时,而且效率非常低,通常一个施工队盖一幢二层的小楼要盖一年。我就亲眼见到一个刷墙的工人,一整天刷的墙大概只有两只手掌那么大。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德里的建筑这么少,因为盖楼盖的太慢了。

 
 这个房子最开始并不是住宅,而是镇子边上的一片空地,后来从外县来了一个叫郑建国的人,在镇上开了一家饭店,然后就买下了这片空地盖起了三间大瓦房。镇上的人一开始还都比较羡慕郑建国,说他在镇里没少赚钱之类的。没想到郑建国搬到新家里半年之后的一天,发现他老婆跟饭店的厨师有不正当关系,于是就把厨师叫到家里吃饭,在把厨师灌醉之后,用斧头劈死了厨师,然后在家里自杀了。

  第三章 谁剥夺了我们快乐的权力?

 
 到了过年的时候,这几个人又聚在一起打牌,于是趁着过年,他们便来到这里。几个人在这里又是打牌又是喝酒,打了两天一夜的牌,最后所有人都挺不住了,才沉沉睡去。没想到在凌晨的时候,房子就发生了火灾,当村民们发现火灾去救火的时候,火势已经非常大了。

  在这个信奉宗教的国家,人人都相信宿命论:穷人会很安心的世世代代作穷人,不会有什么不平衡的心理,而且也甘心让自己的后代永远做穷人,也不会有什么不平衡的心理。因此,这里的穷人绝不会抢劫、杀人、制假售劣。他们的穷人和富人总可以和平相处,这在中国是无论无何做不到的。

 
 这房子一放就是两年,这两年的时间里,镇子里来了不少的外地人,而经过两年的空闲,这栋房子不吉利的事情也没有人再去提了。不知道那个老板的家人是因为缺钱,还是因为看到真积极来了很多外地人,于是又开始张罗卖房子。这次他们的运气还真不错,没多久就把房子卖掉了,而且还卖了一个不错的价格。

  这里执行12年义务教育,收费几乎为零。不用担心孩子上不起学。

 
 郑建国和厨师死后没几天,他老婆就把饭店出兑了,这栋房子也卖掉了,然后带着钱离开了镇子。虽然这房子是半年前新盖的,毕竟房子刚刚死过人没几天,所以卖价也不高。刚好镇里一个开养牛场的养殖户招聘了几个工人,看这房子有便宜可占,便以非常便宜的价格把房子给买了下来。

  这里手机话费和市话价格差不多,长途和市话的价格也差不多,而且都是单向收费。全国有80几个电信运营商,竞争非常激烈。打破了垄断的电信行业,服务态度非常的好,把顾客象大爷一样伺候着,哪象他妈的中国电信、中国移动那么牛×。手机的价格也不贵,2、3百元就可以买到最流行的机型(比Nokia3310)。

 
 这几个赌徒还以为自己遇到了白痴,每天都乐的合不拢嘴,这价格跟白送基本没什么区别了。

  由于90%的印度人信奉宗教,所以人和人气氛很平和、融洽,不会吵架、更不会动家伙,。当地人也不偷当地人的东西(只偷外国人的),所以穷人的房子没有墙壁(当然也就没有门窗了),也不怕丢东西。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可丢的。

 
 郑建国老婆搬走的第二天,四个工人就住进了这栋房子。虽然刚刚才死过人,不过这几个工人都是大小伙子,也没有人相信这些东西,而且还是新盖的大瓦房,四个小伙子还是住的非常舒坦。可惜好景不长,四个小伙子刚住了一个月就出了意外。

  如果出门需要“打车”的话,起车费2元钱人民币。(对外国人他们会狠宰一刀,但有个5、6块钱也足够了)。

 
 这天有一个工人休息,于是就去后山爬山放松,在山上捡了不少的蘑菇,拿回到家里做了蘑菇炒肉,跟同伴们一起分享。没想到这个工人采集的蘑菇里有毒蘑菇,结果四个工人全都中毒了。而他们都不是本地人,也没人去他们住的地方串门,所以他们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去世多时了。第二天因为四个工人都没有去上班,养牛场老板以为四个工人前一天喝多了,于是便来他们住的地方叫他们,结果只见到了四具冰冷的尸体。

  印度的金融系统非常透明,银行里没有什么死帐、坏帐;所以不用担心你的钱在银行里贬值。我们中国人的钱存在银行里,虽然表面上的数字没有减少,可是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房价涨了多少,大家都清楚,可供我们消费的净值是越来越少了。

 
 因为养牛场距离镇子有一段的距离,每天三个工人都是步行去上班的,下班之后也是结伴一起回来住。这三个工人住在这里一直很正常,并没有发生意外,镇子里关于这栋房子不干净的说法也没有人再去提了。

  在如此残乱、破旧而物价奇高的国度,我们一定会以为:当地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然而事实上,无论任何一个国人来到印度,都会产生无限的感慨:感慨我们的生活是如此辛苦,如此麻木。下面,让我们来对比一下。从小我们就知道,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勤劳的民族。到了印度,我对这句话有了充分的体会。当地的有钱人每天在家里睡觉、祈祷、看电视,最多在家里的花园打打球,很少出门;可不像我们国内的有钱人活得那么累,还要天天出去应酬:吃饭、喝酒、过夜生活、打麻将。中产阶级,也就是象我们一样出来打工的,每天9:30上班,工作七小时,几乎从来不加班。而且上班的时间,也基本都在聊天、喝茶,侃大山。印度各种节日加起来至少比中国多三倍;工作轻松的很。这些白领下了班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到了家里就祈祷,念经念到晚上9:00吃饭,吃过饭立刻就睡觉,所以个个都是大肚子。周末也基本不出门,就在家里看电视。

 
 到了过年的时候,因为养牛场离不开人照顾,必须有工人在养牛场值班,于是住在镇里的这三个工人便自告奋勇的留了下来,也是为了多赚点加班费。为了犒劳这三个工人,养牛场老板便在下班后开车拉着这三个工人去城里的饭店大喝了一顿,算是给这三个值班的工人过年了。可是在他们回镇里的路上出了意外,因为在东北的农村,根本没有人清理道路上的积雪,道路非常的滑。那天他们回来的时候天黑路滑,而且所有人都喝了酒,于是在距离镇子还有不到二里路的地方撞到了路边的树上。

  印度人没有户口的概念,想在哪个城市生活就在哪个城市,不需要任何手续,也不需要任何费用;只要是没有人住的地方,都可以去住,没有人管。我就看到很多人住在国会广场(其宏伟规模和政治地位相当于我们的天安门广场),没人管的。印度人一般不需要买房。新德里城区里有大片的空地。需要房子住时,就在城里找一小块地方,找人把房子盖好,就可以住进去了。当地法律规定:在一块土地上,谁在上面盖房子居住谁就是这块土地暂时的主人,如果在这块地上生活了30年,就永久的拥有了这块土地,政府也没有拆迁的权力,所以,整个印度都没有高速公路,因为没办法拆房子。有人一定会想:多占一些地,卖出去行不行?不行!因为到处都是空地,所以土地是不值钱的;另外,印度人也比较懒,他们觉得大小只要够住就可以了,也想不到多占一些土地将来卖掉。

 
 经过村民们的努力,大火被扑灭,可是房子里的人却没能抢救出来,最后大家在灰烬中找到了五具尸体,全都烧成了黑炭,最后经过跟前来认领家属的化验比对,才最终确定了其中四个人的身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