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的美丽春天

   
最难忘的是春天英格兰的田园风光。复活节假期,乘着房东老先生的车,游走在英格兰的原野上。所过之处,到处是起伏的绿色小丘陵。草地清新的绿色和丘陵柔和的线条,完全是阴性的。再加上和煦的春风,清甜的空气,英格兰的原野是一种女性化的风景。草地上星星点点地散落着肥大的羊群和牛群。它们全是懒洋洋的样子,仿佛从来就是风景的一部分。农庄的老房子远远地出现在草地的尽头。灰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壁,在绿色原野的背景下,是如此朴实无华。

不过这运河仍是有它的特别之处的,因为流经市内,所以建了很多桥在河上,虽说这里的桥无论从美学还是历史的角度都没有办法和塞纳河上的桥相比,但全部都是拱桥,颜色都被漆成了绿色,不是那种很艳俗的绿,而是略带一些灰色,因此看上去并不刺眼,这曲线与直线的搭配倒也赏心悦目。

   
英格兰的冬雨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绵绵寒雨不断,下得天地一片灰蒙蒙。这时候,我才明白雪莱那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诗中,埋藏着一种真切的渴望。不过,好在英格兰还有那种格外明媚、灿烂的春天。

经过共和国广场(Place de la Republique),沿着rue du faubourg du
temple一直走就来到了Canal Saint
Martin。原来听朋友说起过很多次这条运河,并评价说这是巴黎一个不能不到的地方,所以在想象当中是一个非常美的地方。然而到了这里才发现,其实不过是一条水渠,大约有二三十宽,尽头用水坝拦住了,每隔一段就有一个水坝,人为地让它有了落差,所以应该算是一潭死水吧。不过好在运河的两岸都种了树,天气又十分的好,蓝天、白云、绿树,色彩依然是很让人愉悦的。水当然不是很清澈,所以便只欣赏它在阳光下粼粼的波光吧。

   
英格兰的春天也会下雨。在阴沉的日子里,我更喜欢待在家里。我会和我的房东老夫人一起作些家务。然后,我们会坐下来,喝杯下午茶。喝着香甜而浓郁的英式红茶,随便聊些家常,一个下午就这样被打发过去了。在阴冷多雨的下午,单是那冒着热气的茶杯也能给人温暖。夜晚,房东的老先生—我的那位苏格兰父亲下班回家了。为了驱寒,我们会在饭后点燃壁炉,喝点小酒。听着他用苏格兰腔吹吹牛,喝着他的宝贝威士忌,雨夜变得不再漫长。窗外雨声呖呖,有时,我家的大黑狗莫林会对着屋后狂吠,那多半是狐狸穿过后院……

图片 1

   
英格兰的春天是绵长而和缓的。到了五月,依然没有燥热的迹象。只不过,五月的阳光更加灿烂。那年五月,在去巨石阵路上,我看到了原野上成片、成片盛开的油菜花。在绿色起伏的丘陵上,那一条条金黄色的油菜花田,绚丽而夺目,充满了色彩的激情。这在清丽的英格兰田园风光中,是少有的例外。在五月的下午,走在开满油菜花的原野上,踩着松软的田地,远处的木栅栏后,不时传来牛羊的叫声。

摄于巴黎

   
我的住所附近有一个高尔夫球场,大片的草地覆盖着起伏的小山坡。春日里,总有一家、一家的人们在草地上享受阳光。我也喜欢躺在柔软的绿草上,晒着太阳打瞌睡,或者看着狗儿和它们的主人玩着飞盘游戏。有时,身边会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家伙蹒跚而过。这个“伯明翰小子”在阳光中开心地呼喊,语调中已经带上了浓浓的当地口音。

写完这些,有一对法国情侣恰从我身后经过,莺歌燕语般地用法语絮絮地说着什么,忽然间我才从自己中文编织的梦境中醒来,不由想到:如果这个城市里的人说的不是法语,而是中文,那我还能有这般情绪,写下这般文字吗?哎,这又有谁说得清呢?看来这“哈法族”都是一群带着有色眼镜看世界的人呢!呵呵,今天就写到这儿吧。

图片 2   
最早传达春天气息的是校园和公园里的水仙花。英格兰的树木、草地四季长绿,水仙就扮演了报春花的角色。一场细雨过后,空气中微微有了暖意。不经意间会发现草地上盛开着一排排娇艳的黄色水仙,带着少女一样清新和妩媚。随后,又会发现桃花和各种不知名的野花,也出现在草地上。英格兰的春天就这样悄悄来临。

图片 3

   
太阳终于走出了冬日漫长的阴狸,一露头,就显得格外明媚而温暖。在多雨的英格兰,人们最懂得珍视这种阳光。一有晴朗的天气,草地上就会出现晒太阳人们。在我们校园的图书馆前,阳光下是一群群或躺或坐的学生。我们把课堂和午餐都搬到了草地上。飞翔的云在我们的头顶飘过。蓝天下,红砖的钟楼上传来浑厚的钟声。

图片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