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藏:撵不走的流浪汉

  八、九十年代的时候,为了加强治安,各地曾经流行过一种临时性的治安组织,叫做治安联防队。这种组织的成员不在编,不属于公安系统,充其量也只是从社会上招募的一些闲散人员甚至是不务正业的二流子而已,没受过什么正规训练和教育,所以其素质低下者多,有教养讲规矩者少,说他们良莠不齐,可以说还是好听的。   俗话说“小人得志便猖狂”,这话用到这帮人身上可是非常贴切的。没穿上那身皮之前,这些人往往也都是经常进局阅读更多典藏:撵不走的流浪汉[…]

猛鬼俱乐部之会走的女尸

  接——猛鬼俱乐部之鬼婴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有个三十岁左右面色黝黑的男人,清清嗓子开始了下一个故事……   “咳!故事发生在我租的一座房子里,这座房子很旧、很偏僻,可是有自己独立的大院子,最关键的是价钱便宜,简直和白住相差无几。   我刚搬来没几天就爱上了房子前的大院子,弄一张躺椅放在院子里,既没有喧闹的车声,又没人打扰,在沏上一壶茶,拿本好书,简直太舒服了。   一天,秋风气爽,天气出奇地阅读更多猛鬼俱乐部之会走的女尸[…]

猛鬼俱乐部之鬼婴

正当我坐立不安时,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年轻人迫不及待地说:“接下了我给大家讲讲我的亲身经历吧!故事发生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当时我住学校六人一间的寝室里,晚上无聊我们常讲鬼故事来打发时间。   一到晚上熄灯后,就精神抖擞围在重读生的身边,谁叫他肚子里的鬼故事多得掏也掏不完。他清清喉咙,喝了口水,吊足了我们的胃口才神神秘秘地小声说,“你们知道对面女生宿舍楼曾经有人跳过楼吗?”   我们说:“我们都是新阅读更多猛鬼俱乐部之鬼婴[…]

【梧桐小说】假面人

熊苏苏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哼着自己随口胡编的陕南小调:“我命苦来我命苦,一辈子没嫁个好丈夫。人家的丈夫光光堂堂脸儿白,我的丈夫麻子疙瘩何首乌。……”   “嘿,没想到你也学会在背地里骂人了!”   突然听到丈夫的声音在跟前响起,熊苏苏被吓了一大跳。   丈夫走两年了,总说回来回来,可一直没有回来。是不是今天回来了?   熊苏苏抬头一看,哪里有丈夫的影子?原来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阅读更多【梧桐小说】假面人[…]

463.com【流年·降临】冬夜里的枪声(征文·小说)

一   突入袭来的一场暴雪,席卷了北方平原的蒲河两岸。九曲十八弯的一处河沿儿上,整个蛤蟆塘的村落,如同盖上了一层雪白雪白的棉花被,让人喘不过气来。   傍晚。天空,清冷的阴云,似乎被老北风吹乱了阵脚,扯开了一道道的口子,将那一弯明月明晃晃地袒露出来。大山子打扫完院子里的积雪,天色已晚。东西两院的鸡已上架、猪狗入圈、人也熄灯进了被窝。在这个寒冬腊月的鬼天气里,谁没事还手捂着火盆挨冷受冻啊?热炕头、暖阅读更多463.com【流年·降临】冬夜里的枪声(征文·小说)[…]

【看点】恶(小说)463.com

马菲是个农村出生的女孩子,母亲杨二嫂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喜欢和男人们打情骂俏。由于天生的一副好皮囊,再加上懒惰成性,不干农活,所以皮肤显得比一般的妇女白净,在方圆几里的农村是个出了名的“荡妇”。杨二哥天生憨厚老实,对于杨二嫂的行为不管不问,为了眼不见心不烦,干脆去了城里的工地打工,一年到头很少回家。这可爽了杨二嫂,家里不三不四的男人络绎不绝,就像赶大集一样。马菲从小耳濡目染了母亲的行径,竟然也感觉阅读更多【看点】恶(小说)463.com[…]

463.com【江南】为爱蓄上长发(小说)

  一      五月的雨,像一首离愁的歌,响在失眠的夜晚,一觉醒来,习惯性的摸了摸身旁,仍是冰冰凉凉的。   点亮了一盏台灯,月儿没束的长发散落,瞬间将她大半个脸遮挡,抱着膝,看着手机屏幕上清的相片,眼泪一颗颗滑落…   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月儿总会在午夜梦醒,怔怔的看着清的照片,照片上的清高大威猛,神采飞扬。   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照片上清的脸庞,一下又一下,就像清就在眼前,月儿喃喃自语:清,待阅读更多463.com【江南】为爱蓄上长发(小说)[…]

惨败463.com

463.com,这一拳既没有花俏的招式,也没有复杂的变化,只有速度。惊人的速度,快得令人无法思议,快得可怕。搜魂手倒下去时,嘴里很可能已没有一颗完整的牙齿,碎裂的鼻梁已移动了位置,鲜血从破裂的嘴唇中涌出,就像是被屠刀割开的一一样。速度就是力量。每个人脸上都变了颜色。直到此刻,大家才看出班察巴那的力量。他冷冷地看着搜魂手倒下去后才开口:”我不是名家弟子,也没有学过你们那些高妙的武功,我只阅读更多惨败463.com[…]

忽必烈所推行的外交政策,忽必烈对基督教实行宽容政策463.com

忽必烈甚至还寻求获得中国数量不多的基督教徒和外国基督教徒的支持和协助。在忽必烈即位以前,基督教使者已经到达蒙古宫廷,例如约翰普兰诺加宾尼和鲁不鲁乞,而且几位工匠例如著名的手工艺人威廉布涉曾为大汗蒙哥服务过。但忽必烈采取更关切的态度邀请和招募外国基督徒。 马可波罗是忽必烈时代中西方交流中的最有名的基督徒。这位威尼斯旅行者声称于1275年到达中国,他的著作是许多年中欧洲人了解中国的惟一渠道。马可波罗告阅读更多忽必烈所推行的外交政策,忽必烈对基督教实行宽容政策463.com[…]

民俗味浓七月节

进入农历七月,将有三个民俗味很浓的佳节接踵而至,依次是:七月初七七夕节,七月十五中元节,七月二十二财神节。 农历七月的第一个七天,便是七夕节。又称乞巧节,俗呼七月七。因其常常下雨,老潍县人还叫它雨节。众所周知,这天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久别来相会,总是离人泪,说到动情处,能不泪飞顿作倾盆雨吗?而今,国人又将其公认为中国情人节,似乎变成了未婚男女谈情说爱的日子,或者是已婚者的结婚纪念日。其实,七阅读更多民俗味浓七月节[…]

秋天里,诗有秋境 文/蒋长华463.com

文/蒋长华走在哪儿秋弥漫于心,与躯体离不开一叶厚点怀抱于自己对秋天的爱启蒙思想的书包在秋雨天,上学入大学的梦深秋绯红的枫叶送了背影走向社会的大殿也正是,秋风落叶归零的红头文件从此我有了自立的眼睛多少年的委屈站立秋收藏谷的美初恋时,约在桂花树林的冷香没有忘记那兴奋的场境每一次,功名成就的喜讯在秋色里揾收获的泪今又秋,年年秋但不同在云烟雾霏中寻觅秋的别样滋味 秋栖霞.2017 秋栖霞.2017 秋栖霞阅读更多秋天里,诗有秋境 文/蒋长华463.com[…]

《朔方》2019年第5期463.com|马金莲:我的母亲喜进花

马金莲,女,回族,1982年生,宁夏西吉人。发表文学作品300余万字,出版小说集八部、长篇小说三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宁夏作家协会副主席,固原市作家协会主席。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茅盾文学新人奖、《民族文学》奖、《朔方》文学奖等;长篇小说《马兰花开》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短篇小说《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一直很想写写关于大舅舅和大舅母的故事,可总觉得过于狗血,狗血阅读更多《朔方》2019年第5期463.com|马金莲:我的母亲喜进花[…]

晨光里的故事

薄雾袅袅,天地清明,刘现庄村醒来了。新民居的一扇扇窗里,儿童欢笑嬉戏,青年人哼着歌曲梳洗打扮,期间伴有老人慈爱的叮咛。白利国则开始了新一天的“暴走”,迈开矫健的双脚,阔步丈量着楼宇、阡陌以及脚下这片高天厚土。在香甜的晨光中,这个热气腾腾的身影,载着全村人的未来,大步迈向清晨的云蒸霞蔚…… 想想看,如果能在繁华的都市里,得见田野拱围,平畴阡陌,享受青帘沽酒,红日赏花,那该是多么惬意。而如今在刘现庄村阅读更多晨光里的故事[…]

463.com彭燕郊:不合时宜的歌者

一 查了一下时间,是2008年3月的最后一天,即31日。这是彭燕郊先生逝世的日子。他是凌晨近四点驾鹤西去的。我接到消息,肯定要晚上一些时间。当时我在伦敦,忽然接到了湖南大学中文系的老师刘涵之博士的一个电话。他告诉我说,彭先生走了。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怎么可能呢?也不知道怎么结束的通话。在异国他乡,我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个突然而至的消息。在长时间的无语中,我想的都还是七八个月前最后见到彭先生阅读更多463.com彭燕郊:不合时宜的歌者[…]

栖居心底的绿色记忆

在人的一生中,有些记忆像一竿青竹,是常绿的,不会因时光荏苒而褪色。譬如,对一见如故,使你心暖者,无论人或者山水,动物以及植物,都不会轻易忘却。就我而言,对于山水以及动植物,记忆尤其深刻、久长。为何如斯?我自己也难以梳理清楚。 一个人,对于所见人与物产生一些好恶感,是很自然的心理现象,而且总是在看第一眼时就会发生。别说人,有时连动物对人也会发生这种现象。譬如,宠物狗。有些女士,牵着狗在遛弯儿,那些狗阅读更多栖居心底的绿色记忆[…]

网站地图xml地图